(女主角秦汝男主角拂华)快穿之那个拖油瓶全文免费阅读_快穿之那个拖油瓶全集阅读

书名:快穿之那个拖油瓶

作者:玉枝海棠

主角:女主角秦汝男主角拂华

简介: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那时轻絮如雪,那时烟柳垂青,那时小孩轻扯着她的衣角……
目光之处,他的心上人,自远方而来,她踩着细碎的星光,像不食烟火的仙女,让他置于心尖之上,融于灵魂之中……
1V1甜宠,轻松,女主自己就是大腿!

快穿之那个拖油瓶

《快穿之那个拖油瓶》在线阅读

第 5章 人自醉

“好,以后我都为姐姐找来,给姐姐种好多好多花,姐姐喜欢什么样的花?”小孩的眼眸细细的描摹着她的侧脸。

“姐姐说的电……视,那是什么东西,是姐姐那里的玩意儿吗?”

“当然是漂亮的花呀……”她笑了笑,

“电视呀,嗯……就像前天狗蛋叔叔带你去看的皮影戏,不过要比皮影戏更加高级一点……”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很模糊的描述着。

“你们这里的私塾,我们那边称为学校,男孩女孩可以一起上学,有敬业的老师给他们传授知识,老师就是夫子……”

“在我们那个世界,人人平等,没有战乱,没有饥荒,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那里的男性只能娶一位妻子,一夫一妻制,不像你们这里,一个男人有好多老婆……老婆就是妻子……”

“哇,那里是神仙居住的地方吗……我以后娶姐姐,只有姐姐一个人,好不好?”小孩眼里惊羡期待。

“说什么傻话呢,你以后给我养老就行了,若是实在不行,就给我一大笔钱,我自个找个地方逍遥快活去。”

秦汝酒弹了一下他的脑袋,又给他灌输养老精神。

“不要,我就跟着姐姐,姐姐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哼,休想甩开我,”

小孩脸被气的鼓鼓的,不可以丢下他,无论生死,都要和姐姐在一起,小孩执拗的想着。

“生什么气,打个比方而已。”她好笑的说到。

“那也不能说,”

他不喜欢姐姐的规划里没有他,他是如此的想要和仙女一般的姐姐在一起,如此强烈的渴望着,像是要把这种情绪柔杂在一起刻进骨子里。

“好,不说,别气啦,”

她戳了戳小孩气成河豚的脸蛋,见小孩闷闷不乐,她又捏捏他的耳尖,继续哄着。

月光皎洁,天空铺满了细碎的星子,偶有流星飞跃,湮灭在广阔的银空里。

眺望远方星空,秦汝酒又呷了一口酒,思绪微乱。

小孩看着她眉头笼罩的忧郁,嘴唇微启,大概猜到她是思念故乡了。

他心里像是有上千只小蚂蚁在心口乱窜,闷的厉害,他的姐姐,如飞仙般温柔霁月,这世间任何事情都不值得她上心,所有让她不开心的事情都应该被扼杀,所有她想要的东西都应该被双手捧上,她生来合该被置于心尖,捧于手掌,而不是这样,看似温怜热络实则冷情疏离,淡漠孤寂。

她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让他总有种抓不牢握不住的慌乱之意,月光之下,她身披银色羽素,仿佛随时要飘渺消散。

他有些心慌,急切的一把抓住她的袖子,像是要确认她此刻的存在。

“姐姐,姐姐?”他眼角微红,全身渐冷。

“嗯哼,在这呢。”

皎月之下,她转过头望着他,眉眼含笑,他有些恍然,全身仿佛沐浴在温柔的阳光之下,一时叫他忘了反映。

“呆愣着做什么,小拂华,回家咯!”

她手撑着桌子站起身来,可能是喝了点小酒的缘故,有些踉跄,微微退后了一步,倏然,她细白微凉的手被一双温热软嫩的小手扶住。

“姐姐,我扶着你,”

小孩扶着她的胳膊,一手拿着她的酒葫芦,小心的走下小台阶,眼里微嗔,碎碎念道“姐姐以后少喝点酒,对身体不好……”

秦汝酒轻“哼”了一声“酒可是个好玩意,你个小孩子不懂,不懂啊!”

秦汝酒对万事的感情很是淡漠,没有最讨厌的,亦没有最喜欢的人或物,她像一个人间看客,看“世人皆醉我独醒”,喜悲不论,唯有酒,能让她找回一点极淡的情绪和趣意。

“好好好,姐姐说的都对……”

明月之下,一大一小相携的人儿,背影拉的修长,夏夜里暖热的轻风吹起她们的衣角,不一会儿便悄悄的湮灭在这无尽的月色中。

风过无痕,夜色朦胧

隔日,秦汝酒在日上三竿中悠然转醒,她揉了揉宿醉后发疼的脑袋,鸦羽般的青丝垂置身后,随着她的动作,宽敞的袖子从她胳膊肘滑落,瓷白如雪的肌肤在阳光下发着光,玉肌皓腕上青紫色的血管清晰可见,显得苍白娇弱。

“姐姐,你醒了?是头疼吗?”

小孩撩起珠帘,从外面几步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东西,走的有些着急,

“醒酒汤,快喝了,我再给你揉揉,我就说了少喝点酒,你看看头疼了吧……”

小孩指责着她,坐到床边把手上的碗递到她的嘴边,“不烫,姐姐喝吧。”

秦汝酒借着小孩端起来的碗泯了几口,就不肯再喝了。

小孩把碗放置在旁边的桌子上,站起身来,双手按在秦汝酒的太阳穴上轻轻揉着。

小拂华十分懂事,超乎同龄人的老成和懂事,这些日子以来,多亏了小孩的照顾,她才得以活到现在,虽说有点夸张,但事实就是如此,被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从头到脚的照顾着的秦汝酒,有种奴役童工的罪恶感,她感觉自己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人,事事要靠着小拂华。

琢磨了好一会,算了,她就好好当一条咸鱼吧,不然小拖油瓶又得在她耳边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哭着,并且碎碎念不要他什么之类的话了,所以,她纯粹是怕了动不动就哭的小哭包了。

“怎么样,好点了吗,姐姐?”

秦汝酒神色恹恹的,小孩不禁放轻了声音。

“嗯……”她嘴里含糊,唇边吐出来一个字。

小孩看着蔫蔫的秦汝酒,往日温柔巧笑的眸子此时充斥着微凉淡薄和稍稍的烦意,使她整个人凌厉尖锐起来,她唇色浅淡,苍白而又脆弱。

他眼里暗涩,心里钝钝的,颇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她的昳丽的眼角,下次一定要监督姐姐少喝点酒,他这样想着。

过了大半会,秦汝酒才缓过来“好了,小拂华,姐姐不疼了。”

“姐姐等我一下,”

小孩又噔噔噔的跑了出去,一不会儿,他手里拿着一块冒着热气的方帕跑了回来,他跑的很急,带着微微的喘气声。

小孩抬起手欲给她擦脸,秦汝酒微微后仰,直接从他手里取过来自己动手擦了两把脸,然后递给他表示可以了。

小孩撅着嘴,她有些好笑

“姐姐可以自己动手的。”她指尖轻轻弹了弹小孩的脑门,笑意盎然。

屋外阳光明媚,妍丽的蝴蝶振翅欲飞,小燕子也过来凑着热闹,它们站在树梢上啾啾叫着,清浅的夏意就这样被它们带来。

和李明虎他们几人吃过午饭后,秦汝酒把小孩入学的事情拖出来同他们商议,毕竟吃人家的住人家的,虽说平时她也帮忙干活,可大多时候他们叫她回去歇着或者和丽娘她们一起准备吃食,碰农活的机会几乎很少,而且,她也不怎么会做饭,只在一旁打打下手,相当轻松。

原创文章,作者:玉枝海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92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