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红楼:拯救发疯林黛玉》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穿越红楼:拯救发疯林黛玉》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第3章 斗诗(下)

……

“嘶,我的天啊,这句诗包含江、春天、月亮、流水、人生哀愁,集大成者融合,意境超凡,绝对达到了九品诗,甚至远超九品诗。”

“忌哥儿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太厉害了。”

……

一众担忧吴忌的村民邻居对他的印像立发生改观,很是敬佩。

“这句诗绝不止九品,在七品以上,甚至还要更高。”

“这怎么可能?我一生自负诗名,都做不出这样一句诗。”

学富五车中年人有些失魂落魄。

“这!绝对是海市蜃楼?”贾链与贾宝玉不可思议看着吴忌,他们做梦也想不到,吴忌才名会这么厉害。

“哥哥,你好厉害。”林黛玉笑靥如花、喜不自胜,之前对吴忌的一点点不自信与担心。

全部烟消去散。

原来自己这位看起来不成器的表哥,一直都在扮猪吃老虎,直到此刻才展露才华锋芒。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好诗,想不到在这里,还能偶遇这么有才名的少年,平常却声名不显,真是大才隐于野。”

篱笆院墙外,正停放一顶官轿。

数个轿夫与兵丁站着守卫,声音从官轿中传出。

春风乍起,吹皱一卷轿帘,露出一顶乌纱帽一角。

“如何?这句诗达到九品了吧,那给我滚!恕不远送了。”

吴忌走到贾宝玉与贾链面前,不咸不淡作了一个请手势。

贾宝玉与贾链脸涨着通红,只觉无地自容,心中羞辱大了,便将求助的目光看向学富五车的中年人。

中年人情绪已稳固下来,刷!他展开折扇,上面画着一副山水墨画,题着行诗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

可是他此时!

无疑是一个笑话。

“小子,你嚣张过了,刚才是链哥儿答应了你,我可没答应。”

“想让我们走,你须得与我斗诗较量一场。”

“你赢了,我们二话不说,转身就走;你输了,很抱歉,林姑娘我们带走,你去牢狱中好好吃一辈子饭。”

“尔胆可敢?”

……

中年人再一收折扇,眼神锐利直逼视吴忌。

以势压人!

“你是谁?”

“狗竟代主人狐假虎威。”

吴忌前踏一步,如猛虎下山冷视。

“你!”中年人气极,他没想到吴忌言辞如此犀利,称他为“狗”。

贾链走出一步,冷笑:“小子莫要太嚣张,眼前这位是当朝新科进士,乃我金陵有名的才子大诗人,作出过七品诗,上陈,下讳公名。”

贾链停顿一下,打量下吴忌脸色。

“你如果识时务为俊杰,就跪下向我们磕一百个响头,称我们一百声爷爷,让林妹妹跟我们走。”

“或许可饶你一命,不让你去吃一辈子牢饭,可了此残生。”

……

“不错,链二哥说得对,小子妄要不知天高地厚。”

一旁的贾宝玉闻声不屑。

“哥哥。”林黛玉担心上前,拉住吴忌手。

周围村民邻居,有些也动了动嘴,就要劝吴忌!能作出七品诗的进士,当朝俊杰屈指可数。

千万不要以卵击石!

吴忌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说,又伸手轻拍了拍林黛玉的小手,冷冷打量贾宝玉他们:“好,我应诺了。”

“开始斗诗吧。”

……

“好!”贾宝玉与贾链相视一眼,眼中泛起得逞冷意。

“小子,竟妄坐井观天与我一较,我非让你吐血三升不可。”

陈进士折扇张开,院中绕了几圈,指着远处叠叠嶂嶂的群山。

“层层叠叠。”

吴忌轻拥娇弱无比的林黛玉:“莺莺燕燕。”

陈进士又指着紧邻吴忌院子的一座高门庄院:“朱门风流,载歌载舞。”

“寒门仕途,霜炼寒读。”

中年人眼神开始凝重,目视远处烟气茫茫,翠色一片的山峦:“眉如远山翠缀峰。”

“脸似满月花作颜。”

——

“战国西施沉鱼。”

“西汉昭君落雁。”

——

“三国貂蝉闭月。”

“盛唐玉环羞花。”

……

“这怎么可能?他竟能与陈进士斗上这么多的诗?”贾宝玉满眼不可思议。

围观的村民邻居则更对吴忌充满敬佩。

林黛玉则满脸崇拜与自豪,羞红动人无比。

陈进士感到压力大增,没想在这山野之地能遇到如此对手,他院中急绕数圈,最后指着院子一角数株野生玫瑰。

“红玫瑰,白玫瑰,一红一白,各擅胜场。”

“南极星,北极星,一南一北,遥相呼应。”

吴忌淡视天上星宿,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陈进士脸上突一片潮红,难看至极,连连后退几步,背靠一株桃花树,撞落一树桃花。

突眼神一亮,底气十足:“琴瑟琵琶,八大王王王在上。”

“小子,如果你能对出这一绝诗,我就自认输了。”

陈进士巧用汉字部首特点-王,又兼融入琴瑟琵琶两样古典乐器。

堪称绝对!

“好。”

贾宝玉、贾链是识货之人,只是他们“好”字未完,笑意就凝固了。

“魑魅魍魉,四小鬼鬼鬼犯边。”

吴忌同样巧用汉子部首特点-鬼,并讥讽他们妖怪、鬼。

妙对反击。

“噗。”陈进士喷出一口鲜血,倒退几步,撞入贾宝玉、贾链怀中。

吴忌却一脸冷笑,上前逼视:“刚一直是你出题,现由我来出二题,看看你这位当朝新科进士,金陵有名的诗人大才子。”

“是否名副其实?”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

“大江东去,浪淘尽……”

陈进士呆呆回念,冥思苦想半天也答不出,脸色越发潮红苍白。

吴忌指一白发老者,诗芒再盛:“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88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