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抢婚后,脑子又进水了》小说章节目录岑京,郝仁全文免费试读

凌晨时分的海城依然是热闹非凡,灯红酒绿,而安静的高档住宅区内却是一片混乱,人声嘈杂。

“你听说了吗?!顶楼出事了!”

“什么事?我看救护车都停在楼下了,外面还堵着一群记者呢!”

“恐怕是……死人了!”

“不会吧!”

哪怕是高档住宅区的人也依然八卦,这是人类的天性。一群人攒在一起互通有无。

郝仁接到信息后,一边向负责集团事务的阿明交代,一边赶紧打了家庭医生电话,几乎所有人都同时到场,郝仁拨开了人群,屏着呼吸打开了门。

死一般的寂静,死一般的暗。

郝仁摸索着打开了那一盏小灯,所有的人都循着光源看去——

沙发上,一床素白的被子依稀裹着一个人,呼吸声微不可闻。

“岑总?”郝仁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小心地唤道。

没有听到回应,郝仁依然不死心:“老板?”

无人应答。

郝仁从头到尾扫了一遍,生怕惊扰了别人,忽然一下子扑了上去:

“岑总——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您心里有啥事,都不能自杀啊!”

“就算自杀,也犯不着吃减肥药啊!您的身材,您心里没点数儿嘛!”

“啊———我可怜的老板,年纪轻轻婚都没结,也没给我留个后啊!”

郝仁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摇晃着岑京的“尸体”,鬼哭狼嚎。双手乱舞间,就抓到了一张白纸,上面一堆鬼画符,依稀可以辨认出几个大字:

“本人已死,有事烧纸。”给郝仁当头一棒。

周围的人原以为这傻大个能开窍,谁知他又亲昵的蹭着对方,下定决心:“老板,您放心,我把您的财产给您烧下去,一分不剩全都给您捎过去!”

“这位先生,人还没死。”一旁的急救医生看不下去了,扯了扯他的衣袖。

“我不相信,都这样了,人还没死?”郝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我的老板,你怎么能抛下我一个人孤独地走了!”

一旁的急救医生拎着这个看似健硕的人的胳膊,往旁边一丢:“死人自己裹个白布蒙面?”

郝仁一下子愣住了,豆子大的泪珠含在眼眶。

“行了别哭了,别耽误我们工作。”医生似乎有些不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作安慰。

郝仁呆住了,一把抹掉了眼泪:“我没哭。”

私人医生从人群当中挤了进来,抓着郝助理问道:“郝特助,眼下这……”

“走,去医院!”

呼啦啦一群人,带走了岑京。混乱中,暗处一个女人走了出去。

江湖把玩着手里藏着微型摄像头的扣子,不枉费她三百六十度地记录各种角度,截了几张有意思的照片作了模糊处理,提供了相关线索,一窝蜂地群发给了各大不入流八卦杂志,并为岑京亲自拨打了急救电话。

她是破罐子破摔了,但一想到众人对着他的“尸体”叫魂的场景,她就觉得有趣。

三天后,连续发了几日高烧,昏迷不醒的岑京终于醒来。

郝仁坐在旁边惊喜地叫道:“老板,您终于醒了!”

“你怎么在这?”岑京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自己是在医院里。

“老板,我都守了您三天三夜了~…”郝仁有些难过。

老板喝酒胃里穿了孔 他是心里穿了孔啊!

岑京一脸冷漠:“你是想再要一辆自行车换着骑?”

“别!”郝仁连忙打住,有些后怕。

“阿明呢?”

“在公司处理事务。”郝仁徐徐汇报着,“老板您这几天躺在病床上,不知道……”

“怎么了?”岑京似乎有所预料。

“您这几日高烧不醒,外面的人纷纷猜测是您身患重病,股价已经连续几日下跌了。”

“叫阿明过来。”郝仁看着平板上的新闻,冷声吩咐,“你回去吧。”

“岑总!”郝仁心里凉了半截,岑总不会是要炒他的鱿鱼吧!

郝仁凑得更近,想要表明态度。

“你的鼻子是摆设吗?”岑京白了一个眼神制止了他,“身上的臭气都腌入味了!”

郝仁尴尬得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领,好像是有点臭。这不还是衣不解带地伺候您老人家吗?郝特助一脸无辜地看着负心汉•岑京。

“你再不走,是想去非洲了?”糟了糟了就知道岑京心里门清,郝仁直接夺门而出。

医生进来查房,主任语重心长地叮嘱:“岑先生,您喝酒胃穿孔,又服用了一定剂量的清肠药物,有脱水休克的症状,接下来都要好好调养,切记注意饮食清淡。”

“我被人下了药,有问题吗?”

“您服用的清肠药物已经排出了一大部分,并无大碍,现在您的身体早已经代谢完了。”

这还是第一次见人椿药和泻药兑着喝的,秉着专业的精神,医生一脸认真地解释,说完就被赶走了。

没过多久,阿明拿着一叠资料走了进来。

“岑爷。”

岑京翻看着手里的资料,这几天外面可算是风雨大作啊。他不仅身患重病被救护车连夜拉走,而且还是在家里偷吃了大量的减肥药引起了休克。

传闻虽然有假,但架不住网民们的悠悠众口。前阵子的京海医药减肥药的热度还没下去,这下子矛头直指新药,毕竟集团老总也不可能吃别人家的减肥药。

网络上丑闻频发,京海医药全线产品连日滞销,股价连连下跌。

岑京看着数据报表,眉头紧皱。

“岑爷,我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自作主张调查了一下。”阿明拿出了另外一叠资料,上面赫然是江湖的各项资料。

岑京难得赞赏:“你还是比郝仁强多了。”

“我查到的资料显示,网络上您的照片是由江湖假扮的家政阿姨贾春花近距离拍摄,应该是用的微型摄像头。”阿明陈述着调查结果,“媒体和救护车都是她叫过来的,不过用的是公共ip和电话。”

看起来毫无破绽,实际上漏洞百出。阿明对耍小聪明的人很是不屑。

“人在哪里?”

“阿强在跟着。”阿明还是一副冷冷的表情,没什么起伏地说道,“没您的指示,我不敢乱动。”

“先跟着。”岑京盯着那张寸照,露出一抹狞笑,“我要亲自会会她。”

对于猎物,他一直都很有耐心。

原创文章,作者:谢无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