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抢婚后,脑子又进水了》小说章节目录岑京,郝仁全文免费试读

“岑先生,您还好吗?”话里有些关切。

岑京还未来得及开口,“吧唧——”一声,左边脸颊一阵疼。

他被人打了耳光???

“啊~~~岑先生~~”喊声九曲回肠,“您怎么了??”

“天哪!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江湖夹着嗓子,一脸惊恐。

与此同时手里直接左右开弓,不带停歇地扇着岑京的巴掌,嘴里继续含着颤音:“岑先生~~你不要吓春花啊~~”

我左一下右一下,让你的脸蛋肿开花;

我七一下,八一下,让你的屁股火辣辣!

岑京在女人的“提神”服务下艰难地吐着字:“打…电话……!”

“什么?你不要睡啊~~”江湖吧唧一个手掌糊了过去,“您醒醒醒醒!”

“救…护——”岑京被她吊着一口气,狠决地说道,“车!”

“您说什么车?”

江湖反手又要一个巴掌糊过去,男人忽然死死抓住她的胳膊,一脸狠决:“贾——春花!”

“岑先生。”江湖被人死死地掐住,短暂的一蒙。

男人呼吸越来越急促,双目充斥着红色:“是你。”

“你怎么了?”江湖发现男人似乎在极力克制着什么,手心汗淋淋的,这反应不对劲啊,按道理人早就晕了,这会子怎么比头牛还精神?不对,她不会买错药了吧!她买药时特别强调了药效要好,药性温和,持续时间长……完了完了——

她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啊,前阵子恶补的知识竟然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这明明就是被人下了药,而这个人还是自己!

“滚!”

没想到竟然阴沟里翻了船,还是栽在了三十多岁拉了皮的贾春花手里!岑京有些恶心。

“岑先生,是我啊!”江湖干脆装傻充愣,“我是贾春花。”

“我给您倒杯水,醒醒酒。”江湖当着他的面接了杯水,转头哄他喝下。

此时岑京浑身浸湿了,虚弱地瘫软着,没有了刚才的力气。

“您喝醉了,喝点会好受些。”江湖慢慢地蛊惑道,将水送到了唇边,“乖。”

岑京本能地汲取着水源,一饮而尽。

霎那间,岑京一口气血涌了上来,猩红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出。

岑京瞪大了眼睛,咬牙切齿道:“贾春花,你对我做了什么?!胃里一阵翻滚,灼烧的刺痛感不断袭来。

“先生,是不是胃疼了!”江湖死不承认,“您也真是的,空腹饮酒最容易伤胃了……我打扫房间看见了医药箱,我去给您找点胃药!”

说完,神情十分焦急地就要找药。

岑京忍着最后一抹力气抓住她,死死盯住她的眼睛,一双狡黠的眸子发着亮。

“是你,江湖!”他十分肯定,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拥有着同样黑溜溜的眼睛的江湖。

江湖没有被拆穿的惊慌,也不挣脱,一派冷静。

“噗卟——噗——”连串的屁声从屁股底下响起。

岑京脸色大变,推开她就往卫生间飞奔。

“哎呀,岑先生——臭屁不响,响屁不臭的啦~~”江湖嗷着嗓子叫唤,“您也用不着躲进卫生间的啦!”

江湖目送着他夹着双腿,按着肚子极速前进的样子,心里大爽!

过了一会儿,里面的水声依然没有停下,满是关切的江湖晃悠在卫生间门外,冲着里面的人甜甜地问道:“岑先生,您怎么了?怎么满屋子都臭了呀?”

“江湖,你给我——”岑京断断续续地回道,“嗯……等着!”

“妈的,全世界的泻药老子让你吃个够!兑着椿药一起喝!”恶狠狠的声音夹杂着奇怪的异响破门而来。

江湖索性也不装了,直接摊牌:“岑总心宽体胖的,多吃点减肥药,清热去火!这可是你自己家的,不要钱——”没错,她把自己剩下的减肥药加了泻药,黄豆粉搓成了小颗粒,泡在了水里。

岑京坐在马桶上,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他一会冷,一会热,胃里不断地翻腾,灼伤感越来越重了。

岑京正要奋力起身,抽出一旁的卫生纸,转眼一看空空如也!

手里捏着半截卫生纸的岑京控制不住地怒吼道:“江湖,纸呢?!”

“纸?我记得没错在你的左手边啊!”江湖已经泡好了一杯咖啡,端坐在餐桌前慵懒地回道。

岑京掂量了手里那厚厚的一摞报纸,方方正正的,封面上还刊登着最新几期着京海医药系列新型美容塑形产品大获成功的报道。

看来他是引狼入室了,还是一只用草纸的返祖狼。

里面迟迟没有动静,江湖提醒道:“被报纸上的丰功伟绩感动得痛哭流涕了?”

“送纸来!”岑京知道她在外面等着。

江湖笑得前仰后合,恨不能冲进去拍照:“那么厚一摞,你还不够啊?也是一个屁股比脸还大的人,是不够……”

“求我啊!”江湖笑得十分张扬,耀武扬威地想象着,“要不然,你就一辈子蹲着吧!我十分期待哦,站不起来的男人!”

江湖翻看着手机上的新消息,她蹲了局子,连正经的实习工作都找不到,她的一切都毁了,就让你也体会一下蹲着做人的感觉吧!

“我也很期待……”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江湖手里的咖啡一抖,转头就看见了危险的男人。

“你该不会——”江湖捂住口鼻,一脸不可思议。

“小浆糊,我家用的是智能马桶的啦。”学着她的语气,却一字一顿不带情感。

江湖注视着近在眼前的岑京,心里有些发毛了。

“假村花……哼!”岑京直接掐着她的下巴,指腹狠狠地揉搓,一层厚厚的脂粉就掉了下来。

“要不要我帮你拉个皮?”岑京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直截了当,“我让你重返青春,重新投胎做人!”

江湖缩了缩脑袋,立马怂了:“我这脸随便您扒拉,您把我拉成智障都行!”

“这倒是个好——主意……”岑京脸色一变,都已经这么久了,又来?

江湖时刻警惕着对方,自然一眼瞧出了对方的力道松了大半:“我也觉得是个好主意!”

她一脸奸笑:“这药虽然药性温和,但是持续时间很长哦。”

瞧着岑京脑袋一阵昏沉,天助我也!

江湖拖着一下子瘫软下去的岑京躺在了沙发上,弄了一支笔写写画画后,又找来了一张薄被盖在他发寒的身上,最后好心用岑京的手机发送了求救信息。

灯彻底地暗了,空气里安静异常。

原创文章,作者:谢无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