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抢婚后,脑子又进水了》小说章节目录岑京,郝仁全文免费试读

回到出租屋的第一件事,江湖甩开膀子就开始干。

这几天她也没闲着,四处搜集减肥药的相关信息,虽然只让她找到了零星几个体验用户,不过配上这一纸报告单,这新闻的份量就重了……

又是肝稿的一夜,待最后一个字符敲定,一脸油光满面的江湖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编辑很快就过了稿,并且直接推上了热门栏目,一夜间“京海医药减肥药”就受到了广大读者的关注。

而此时,绯色会所内帝尊包厢内,沙发一边端坐着一个男人,栗色的短发在昏暗的光线里熠熠生光,湖蓝色的眼睛却如一潭死水般泛不起一丝涟漪。

躁动的音乐和着台上舞娘热辣的舞蹈,一派声色犬马之中,几个女人贴了过来,

岑京凤眸微微眯起,一个冷眼飞了过去,保镖便把一众人清理了出去。

包厢里立马安静了下来,男人方才有了动作,将一包药扔在了桌上。

岑京一脸桀骜,抬了抬下巴:“怎么?”

“岑京!”男人有些生气了,脊背挺得更直。

“哦……”岑京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狂傲地说,“药效还不错吧!”北洋集团新研发的减肥药,他命人添了些泻药进去,好好泻个够。

“是不错,岑爷怎么知道?”男人讥讽道。

“古德,你的人我送回了。”岑京冷冷地说道,“这份谢礼自然不会让北洲集团失望。”

话落,古德的手下忽然附耳几句,古德的眼神一片阴鸷。

“放心,还没死透。”京海医药旗下的研发部门有内鬼,新研制出的减肥药里含有激素,这事他早在他掌控之中,一招按兵不动,竟然捞出了北洲集团这条大鱼。

他命令手下将人“问候”了几天,该吐的都吐干净了,“原封不动”送到了警局,这下子正热乎,还没死透呢。

岑京理了理衣领,声音里带着愉悦:“不过,等会就说不一定了。”

“岑总不会以为就凭他能威胁到我吧?”

“当然不会。”岑京双手环胸,笑得一脸痞气,“略作提醒而已。”

“尼古拉斯•艾尔登•古德。”

古德冷眼相对,忽然站了起来,一句话没说便走了。

岑京正闭目养神,阿明推开了包厢的门。

“岑爷,那边放人了。”

“嗯。”意料之中的事,岑京随意地问道,“封好口了?”

“岑爷……”阿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岑京锐利的眼眸一盯,阿明只好如实交代:“我们晚了一步,试用的人里有一个是当记者的,已经在网上发了稿子,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关注了。”

“哪家报社的?”

“是北洲集团旗下的壹民报社。”阿明心里也没个底,小心地回道,“要不要?”这件事本来只需要威慑一下报社,撤下稿子,再由公司的人引导一下舆论,不日便可以恢复“清誉”。

“不用管,自然有人帮忙。”

近期北洲的艾尔登家族老国王病危,作为继承人选的拜得公爵极大可能继承王位,而作为公爵之子,在这个时候闹出的任何一点动静,都会成为政客攻击的说辞。古德是艾尔登家族的人,他的身份就注定了他的一生少有自由的选择。

“您是指古德?”阿明有些困惑。

“后花园着了火,自然得由他去灭。”岑京冷笑道,“通知公关部,瞄准时机好好博一番关注。”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他深谙其道。

“我这就通知下去。”

岑京轻轻“嗯”了一声,捏了捏鼻梁,神情有些疲惫。

闷热的出租屋内,江湖一睡不起。

“支付宝到账一个亿支付宝到账一个亿~~”电话铃声嗡嗡嗡地响个不停。

“喂,你好。”声音软绵绵的。

“你好,请问是一枝花吗?”

“嗯嗯……”江湖随意敷衍着。

一枝花!忽然一个鲤鱼打挺,江湖狠狠抓了一把鸡窝头,扒拉着双眼皮不敢置信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壹民报社。

华夏最负盛名的新闻界殿堂,那个她梦想了无数次的地方,她的人生理想,她的谋生行当……江湖狠狠地吞了一口口水。

“喂?还在吗?”那边的人似乎久久没有听到回应,不确定地问道。

江湖捏了捏嗓子,捏着腔调急忙回道:“在的,在的。”

“一枝花女士,由于我们接到投诉,经过调查你的报道存在捏造事实的嫌疑,我们的后台已经将你的文章作删除处理,对你的不便敬请谅解。”

“哪篇文章?”对面的声音温和有礼,但江湖却觉得一阵熟悉的心寒。

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过这种事,但这一次她执著地想要一个解释,哪怕那个解释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托词。

“……全部文章。”上层临时作了指示,他虽然不知缘由,但执行命令就好。

“我明白了。”

“需要告诉你的是,你的一枝花笔名也已经封号。”对方似乎不忍心,又补充道,“祝你再接再厉,再创佳绩!”

“一棵草呢?”这是她的编辑,他们之间除了稿件往来,彼此并不熟悉,只知道对方是个男的,叫“一棵草”。

“他……”对方的声音一顿,复而平缓地回复,“他没事。”

“那没事了。”

对方像是害怕多说什么直接挂了电话。江湖不知心里是何心情了,如果她猜得没错,打电话的男人便是她的编辑“一棵草”吧。

她的稿件发表平台虽然挂靠壹民报社,但却是里面最不起眼但也是最为危险的社会新闻板块,壹民报社删了她的文章,又何须亲自打电话给她通知一声?

江湖想到两年前她死皮赖脸地终于搭上了“一棵草”,就觉得心里有些暖暖的。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查看,果然账号被封了,文章全部被删除,倒像是在掩饰什么……江湖忽然想到什么,迅速搜索了“京海医药”字样。

各大平台一夜之间横生了许多使用过新型减肥药的人……网上争论不休,江湖冷哼了一声,勾起了一抹笑。

去你爸的!去他爹的!

……

九月,海城的天总是晴雨难测。连续下了几天的暴雨,天气终于放晴,江湖却一脸失魂落魄地坐在公交站台,脑子里却不断地回放着老师的话。

“江同学啊,眼下你们正面临着实习的事情吧?”

“每年壹民报社都会招收1—2名学院推荐过去的优秀学生过去实习,壹民报社在我们国内新闻界的地位你也是知道的。”

“你在学校的成绩一直都是学院表率,老师乃至全年级的同学都看在眼里,理应是你去。但这招人啊,也不只是看学校的表现,还得看综合素质……别的就不谈了,最基本的也得遵纪守法。”

“老师知道你一直以来勤工俭学……”

遵纪守法……她蹲了十五天的局子,这是她一辈子都磨灭不了的。

公交车到站,积水四溅。江湖睁开了眼睛,一片清澈。

捡了个靠后的位置坐好,江湖仿佛坦然地接受了一切。

又堵车了。

车窗外,熟悉的粉色小人丢下了小电驴,神色焦急地提着外卖箱往前跑。江湖紧紧地攥住了自己的背包带子,脚步却挪动不了半分。

堵车只是暂时的,公交车很快又没入了一片车海中。一到站,江湖就急匆匆地飞回了家。

几天里她像撒网般投了多家报社、电视台、传媒公司……但均无回信。她的钱交了学年费,所剩无几……她只得再找几份兼职,勉强糊口。

她找了个短活:模特。她本想重出江湖,结果谁知道人家的模特要求都是胸大腰细大长腿,她也就剩个胸大了,还是吃那该死的减肥药添的二两肉!

转头人家叫她去试试大码模特,她为了展现自己丰满的身材,就差去找个童装套上,最后精挑细选挑了一身紧身装穿上,把该有的肉都勒了出来。

江湖只记得面试官时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大龄智障一样的眼神一直盯着她。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只觉得对方反倒是有些精神失常。

“辣眼睛!”对方忽然直接开怼,“就你这点胸?你怕是脑子全是肉膘!”

江湖也不甘示弱:“我看你眼神也好不到哪去,少喝点波霸奶茶,可长点心吧!”

江湖骂完就直接走人,工作自然不了了之。

滚你大爷的去他爹的滚蛋吧去他他爸的波霸……

足足骂了三分钟,江湖提着一口气就栽在了那个小小的木板床上。她足足躺了三天,不吃不喝,没有任何一丝声音,连呼吸都是微弱的,她好像在用自己的方式磨合这个世界。

出租屋里时间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江湖与黑夜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暗色中忽然亮起一双眼睛,一个身体猛地板了起来。

“我要报复!”

“我要报仇!”

此时的女孩不像浴火重生,倒像是误入了什么不良组织,一遍遍地重复着。

干新闻的人执行力都不带弱的,何况像是江湖这样的拼命三娘。江湖直接根据那辆豪车的车牌号买到了车主的信息,结果一查:

京海寰球集团执行长,岑京!

再往下一翻,最近京海医药新研发的一系列美容塑形药物大卖,岑京身价再筑新高,成为华洲首富,欲打破此前与北洲集团两相对峙的局面……

呵呵,江湖在心里冷笑道。

我管你是岑京,还是昨天,我都要让你成为过去式!

仇,我报定了!

原创文章,作者:谢无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