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缠情:总裁深深爱(夏冉冉慕容晨)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夏冉冉慕容晨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小说:蚀骨缠情:总裁深深爱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冉冉

角色:夏冉冉慕容晨

简介:一场变故,夏冉冉一夕之间凤凰落架,短短几个小时,却几乎体会了人世间所有的痛彻心扉……
他说:“求人,就要拿出自己最好的东西来做筹码!”
夏冉冉出卖了尊严,也出卖了身体,只为保住父亲留下的心血,
一次次的挣扎徘徊,却在不知不觉间迷了心,在爱情这场游戏里面,谁先承认,谁就输了
而她,输得一塌糊涂……

评论专区

华尔街纵情年代:废话太多了,文青味有点浓,各种装逼尬的要死,打脸桥段仿佛回到十几年前

小楼传说:从JJ一路追到QD,为了几位主角的经历忍泪不眠有木有?!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记得方轻尘,记得他的笑,记得他的泪,记得他的白衣胜雪,风华绝代……看到HE的那天偶傻笑了一整天啊啊啊啊啊!

变成美少女的我不可能污破天际:蛮可惜的\u002F\u002F\u002F\u002F

蚀骨缠情:总裁深深爱

《蚀骨缠情:总裁深深爱》免费试读

第二十章 继母过分的要求

  夏冉冉睡了一会醒来,就在厨房琢磨着做菜,她想着自己刚才惹怒了厉北冥,应该做几个厉北冥爱吃的菜好好的平复一下他暴怒的心情,毕竟自己可是还要呆在厉北冥身边的。

  她可不想天天盯着厉北冥一张极度阴沉的脸,看的都觉得慎得慌。

  她刚将自己做好的饭菜端出来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夏冉冉在清楚不过,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她能不一眼认出来么,只是夏冉冉没有想到的是继母这么快就把夏颖儿带来了:还真的是恨不得夏颖儿能够立马爬上厉北冥的床,最好是生个孩子在帝国城堡立足。

  夏冉冉见继母正带着夏颖儿朝自己走过来,本来是想着自己赶紧回房间眼不见为净的,可是后又想想,自己这样逃避也逃避不了。

  她了解继母的性格,她带着夏颖儿过来无非是希望自己能够帮着夏颖儿,将夏颖儿和厉北冥撮合在一起,就算现在她回房间不理会,下一次继母依旧会来堵自己要求帮忙。

  “冉冉啊,你妹妹打算在这里住下,你看能不能和那厉总说一说?”

  夏冉冉美眸流转,扫过继母那抓着自己胳膊的手,皱了皱眉,伸手将她那拽着自己的手拿开道:“她要留下来我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
夏冉冉,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厉总了吧?”

  夏颖儿突然说道,一双眼睛盯着夏冉冉,似乎想要从夏冉冉脸上看出点什么,而她这打量的目光让夏冉冉有种莫名的心虚,但是她却没有在意只是认为自己不喜欢被别人打量着而已。

  “你想多了,我对他没有一点兴趣,但是这里不是我的地方,我也没有这个权利能够让谁留下来,你让我去找厉先生是想让我给他吹耳旁风么?”

  她弯了弯唇笑的冷冽,“你们真的是太抬举我了,我还没有那个能力能够吹的懂厉先生的耳旁风。”

  夏冉冉不是傻子,她才不会傻傻的听着继母的话去请求厉北冥把夏颖儿留下来。

  厉北冥的脾气捉摸不透,万一他一个不爽,自己可不就成为了砧板上的肉让人宰割么?
夏冉冉觉得这夏颖儿要是真的想要留在帝国城堡,只能靠她自己的魅力。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我看你就是见不得你妹妹比你好!”

  继母肖亚茹的语气转变的飞快,从刚才的和颜悦色到现在的疾言厉色也就几秒的过渡时间,夏冉冉真的佩服至极。

  “肖亚茹,你把我当什么了?
当你随便使唤的下人么?”

  夏冉冉怒眼看向肖亚茹,她以为自己还是当初那个让她欺负的小白兔么?

  肖亚茹没有想到夏冉冉会这么激烈的反抗自己,愣了一下,一双眼睛转了转,立马又笑着过来拉着夏冉冉的胳膊。

  再次被继母拉住,夏冉冉也没有多少好脾气,直接甩开。

  夏颖儿赶紧将肖亚茹扶好而后扯着夏冉冉的衣服作势要修理夏冉冉,只不过她这样的动作夏冉冉早就预料一般,她美目一愣,抓住夏颖儿抓着自己衣服的手,“夏颖儿,从小到大你除了动手就不能做点有脑子的事情么?”

  见夏颖儿被自己气的小脸涨红,夏冉冉勾唇笑了:以前在家里的时候自己处处忍让,不是因为她夏冉冉怕夏颖儿,而是为了父亲,想要保持一个家庭的和睦。

  直到后来,夏冉冉发现自己错了,软弱只会助长敌人嚣张的气焰,一想着父亲死后她们漠然的嘴脸,夏冉冉内心就一阵刺痛:想着父亲生前可是待她们比自己还要上心几分。

  夏颖儿瞪着眼睛看着夏冉冉,她发觉夏冉冉变了许多,变得比已经还要凌厉了很多,让她有些忌惮。

  “我看那厉总对你挺上心的,所以让你帮衬一下,你说我们好歹也算是一件人,这好水不流外人田,既然你不喜欢厉总,你就让给你妹妹,帮你妹妹牵牵红线。”

  “我帮不了!”

  夏冉冉清冷着声音,直接拒绝。

  父亲的死因还没有找清楚,继母和夏颖儿却一直都在想着怎么攀龙附凤!

  “冉冉,在怎么说她也是你妹妹,你忍心让你妹妹无处可去么?”

  肖亚茹依然不死心,因为她清楚,既然自己能够留下来,那么颖儿相信夏冉冉也会有办法让厉北冥允许留下来的。

  然而她所不知道的是,在夏冉冉心里,母亲,妹妹这两个次根本就不属于她们两个人。

  见夏冉冉依然清冷着一张脸无动于衷,肖亚茹一咬牙,“你爸爸的死因我知道,只要你帮颖儿!”

  “肖亚茹,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拿爸爸的死因威胁我么?
如果你真的知道我劝你还是说出来,你要是有点良心你就告诉我,你和爸爸可是同床共枕的夫妻!”

  夏冉冉越想越生气,自从父亲死了,这两个人完全一点事情都不管也就算了,还拿父亲的死因来威胁自己。

  心凉的感觉继母算是让她体验了一个彻底。

  肖亚茹脸色青白,本来带着虚伪的笑脸也僵住,而一旁的夏颖儿更是气的牙痒痒。

  “你不也是为了爬上厉总的床费尽心思么?
你以为厉总会把你放在心上么?
厉总只不过玩玩而已……”

  “来人!
送客!”

  夏冉冉不容夏颖儿说完,气急的大喝,管家闻声走了过来,他皱了皱眉,“夏小姐怎么了?”

  “管家,我不想看到面前的两人,能不能帮我把他们赶走?”

  管家看着夏冉冉眼眶发红,也没多想,立马派人将肖亚茹和夏颖儿赶走。

  在他心里,夏颖儿是个乖巧的好姑娘,能够把夏冉冉气哭,那两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夏冉冉瘫坐在沙发上,她特别想哭,却倔强的强忍住。

  “夏小姐,你怎么了?
和我说说。”

  管家十分担心夏冉冉,夏冉冉眼神闪动着晶莹,深吸一口气,发红着眼眶看向管家,她嘴角弯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管家,让你看笑话了。”

原创文章,作者:夏冉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9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