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那是齐王二公子齐景,人称小齐王。”

“你兴许没听过他的名号,但他们家的事迹,你肯定听过!”

说到齐王,李泽远知道很多,给李方宁讲了不少的事例,第一代齐王随着南晋先帝开疆扩土,再到这一代齐王。

“刚刚那位小王爷呢?”李方宁想知道的,不是历代齐王的事迹。

她八岁去了北晋,对京城这些世家子弟知道的不多,小齐王她就不知道。

“小齐王小时候就颇有才华,深得先帝喜爱。本来要接进宫住,他对皇宫的朱漆过敏,一入宫就起疹子,后来才不了了之。”

提到这个,李泽远都替他感到遗憾。

“当年,听说先帝还准备收他当义子,就因为过敏的事情,搁置了。”

义子吗?

李方宁心下一动,挂上皇子的头衔,送到其他国家当质子吗?

这个她熟!

李方宁觉得事情不简单,又问,“能让先帝侧目,这小齐王有什么本事?”

“舞文弄墨、骑马射箭,他都非常精通。当初父亲教导我时,还让我多向他学习请教。”说起这些,李泽远内心复杂。

同龄中的佼佼者,先有谢迦叶文采卓绝,后有齐景武艺精通,把华京城贵公子的天花板压得死死的。

“那后来呢,你父王把他请来府邸了?”

李方宁是这样盼着,这样一来,他对齐景就比较熟了,她也更好下手!

“是请了几次,我当时痴迷机关术,父王又拿我和他作比较,我就时常避着他走。”

李方宁:……

这该死的机关术,害人匪浅!

李方宁继续打听,“我听闻,宫里那位陛下赐婚他和华阳长公主,陛下甚至还毁了北晋使者的婚约。”

她消息滞后,有些事情只能从皇族宗亲这里打听,比如说李泽远!

她偏头望着身侧的人,等着他说下去。

“确有其事,是华阳长公主入宫求的婚约。”提到皇室丑闻,李泽远摇摇头。

换做其他人,肯定不愿提及这种丑事,但李泽远是纨绔啊,不是寻常人!

打开了话匣子,李方宁继续问,“这长公主说起来也跋扈,难道就没有人劝说陛下?”

阿盛不懂事,被那个冒牌货蛊惑了,那么多朝臣,应该有人出来劝阻吧!

李泽远望着眼前的人,她那张鹅蛋脸上写着不谙世事,漆黑眸子里映着天真。继续说下去,就是议论朝纲,眼前的人儿只是好奇,也罢……

“有人阻止,但陛下独断专行,谁也不敢在他面前多言。”

说着,他又加上一句,“朝堂的事情还有余地,长公主的事情没有半点商榷的地步!”

“陛下盛宠长公主,祖宗打下的城池都可以割让,何况一道圣旨就能让长公主欢心的婚约!”

专断独行,不容商榷,割让城池……

李方宁眼波闪了闪,这些都不是什么好词语,李泽远是这个看法,其他人是不是也这样看待阿盛?

她状若无意的提起,“小齐王皮相好看,但长公主也不是粗鄙的人,莫非小齐王还有其他的过人之处?”

李方宁觉得,他定有过人之处!

“虽说都在华京,但小齐王不喜欢与人来往,我和他不太相熟,再深就不知道了!”

说到这里,算是终止了话头。

两人比肩走在院子里,男子星眸朗目,翩翩公子足风流;女子清秀娇俏,面若桃李笑如铃。

一路上,两人说了许多,从街上传言讲到细碎小事,沿途的鹅卵石小路上,洒下一串串笑声。

李方宁瞥见一间抱厦,她计上心来,微弓起身子,夹着腿状似窘迫,“三公子,我……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我先去……官房,你在这里等我。”

李泽远反应过来时,被她按在抱厦的石墩上坐着,李方宁沿着来时的路,小跑着走了。

那抹身影消失在花丛间。

约莫一刻钟,听见侍女喊:

“走水了,王妃那边走火了……”

走火的地方,距离抱厦不太远,是王妃住的灵犀院。

王府乱成一团,李方宁找了个小池子,蹲在池子旁,洗干净手上的硝石粉末。

看到王府里侍女乱成一团灭火,她瞅准时机,悄悄潜入了灵犀院旁边的书房。

六皇叔偏爱王妃,书房距离王妃的院子不太远,两人鹣鲽情深,反而方便了她!

原创文章,作者:宴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