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郑夫人狼狈离开。

郑婉蓉脸上挂不住,也跟着离开了,走之前多看了李泽远一眼。

“慢走不送!”

李方宁嘴角扬起,朝着她们挥了挥手。

郑夫人本来就把她当眼中钉,一味退让的下场就和郑幼清一样,被郑夫人算计死,不如揭竿而起反抗她。

郑夫人之前把她当眼中钉,现在也是把她当眼中钉,她又没什么损失。

李泽远看她脸上挂着笑容,挥动小爪子的样子,有些诧异,他这个小未婚妻脾性好,今天有些反常了!

不过……他喜欢!

他拍胸脯保证说,“以后,她们再敢让你委屈,我让她们吃不了兜着走!”

“好,那我以后就报你的名号了!”李方宁重重点头。

旋即,她上挂起淡笑,三月骄阳那般耀目。

摄政王府。

王府门庭很大,匾额上\”摄政王府\”几个字,李方宁一眼就认出是父皇的字迹。

九阶台阶之下,摆着两尊张牙舞爪的麒麟。

拾级而上,朱红铆钉大门洞开,李方宁跟在李泽远身后。

李泽远感觉出她神情飘忽,“以后这里就是你家,你不用拘谨。”

她点头。

这里原本是德亲王府,她小时候来过,遗旨和玉玺若是在六皇叔手上,藏在书房的可能性更大。

李泽远在旁边介绍王府,走过了几个长廊,他忽然停下脚步,李方宁反应慢了半拍,直接撞了上去。

额头撞到他下巴,李方宁吃痛溢出一声痛呼,揉着额头。

“幼清,你有些心不在焉!”李泽远看着她。

她愣了愣,一路上她都在回忆书房的位置,如何撇开王府众人,潜入进去。

李方宁脑海里思绪翻飞,“今天在郑府门口,我那么说了,回去之后肯定会被责罚!”

“晚点我带你去见母妃,她肯定会送几件像样的礼物给你,你拿去傍身。”

今天一整天都没事,他又说,“回去时我送你到院子里,郑夫人必然不敢轻视你!”

“好,你想的这么齐全,我就放心了!”李方宁笑笑,把这份心事往下压,和李泽远并肩走着。

一别八年,从德亲王府到摄政王府,只是变了称号,里子没什么变化。

尽管熟悉,但她装作第一次来的样子,对所见所闻保持新奇。

路上,李泽远给她讲着着王府的景致,还有背后的故事。

“这紫竹林前面有个池塘,池塘里的鲤鱼通灵性,当年先帝微服出宫来摄政王府,池塘里鲤鱼……”

两人绕着一片竹林走,前面有脚步声传来,还伴随讲话的声音传来。

“摄政王荣光无二,怎么王府还是我当年来的样子!”

“这些院子、阁楼,王妃都习惯了,就不大兴土木了。”

……

能辨的出来,声音浑厚的是中年男子,莫非就是摄政王?另一个,清音悦耳声线,大概是一位翩翩才子、俊朗少年。

李方宁猜测着,没走几步路,迎面就撞上了。

中年男人绛紫衣袍在身,宽肩宽背,国字脸上的威严却掩盖不住,还有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

李泽远看见他,拱了拱手,“父王今日没去上朝吗?”

李方宁认出这张和父皇三分相似的脸,张口时,喊得已经不是\”六皇叔\”,而是摄政王。

摄政王从李方宁头顶掠过,略点头,“今日沐休,不用去上朝。”

他指了指身侧的男子,“难得今天有空,约了小齐王来府里走走,说说闲话!”

李泽远打量少年一眼,“我就说嘛,谁家公子长得这么丰神俊朗,原来是小齐王。”

……

两人年纪相仿,撞在一起,身侧又有长辈,说了几句客套的话。

李方宁只听到\”小齐王\”这三个字。

小齐王,这名字有些耳熟,阿盛朝令夕改给她赐婚,赐的就是小齐王齐景,也就是眼前这个少年。

她站在李泽远身侧,不动声色打量起小齐王,身量颀长,玄青这种暗色在他身上穿出眼前一亮的感觉,站的笔挺,劲若松竹。

他这副皮囊属上乘,兰枝玉树,周身散着清贵之气,陌上翩翩公子,入得春闺梦中郎。

齐景感受到一束目光,顺着看去,是李泽远身侧那个姑娘,他面色淡然,只当没瞧见。

离开前,李泽远向摄政王介绍了李方宁,“这是母亲给我定下的儿媳妇。”

李方宁捧着一张笑脸,向摄政王见礼。

摄政王好像有事,略略点头,很快就走了。

等他们人走远后,两人继续在竹林旁边僻静小路散步。李方宁向李泽远打听问,“你父王身侧的人,他是谁啊!”

阿盛给她赐婚的小齐王,就是刚刚那个男子!

她听过齐王的名号,伴随南晋先皇开疆扩土,戎马疆场,为南晋立下了汗马功劳,封了异姓王,世袭罔替。

但齐景此人,她没听过!

原创文章,作者:宴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