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回到那个破院子。

没多久,郑夫人就派人送来一堆烂布。

李方宁一眼就认出来,是她在芳华间挑的那些缎子。

初月看到破成一条条,已经不能再烂的布料,心里一窒,害怕的攀上李方宁的手。

他们把这堆烂布,当成是二小姐来发泄了!

“小姐你还没出阁,不应该忤逆家中主母长辈,不如忍一忍,等嫁到了摄政王,一切就会好起来了!”初月苦口劝说,胳膊始终拧不过大腿!

“天晚了,你去睡吧!”李方宁揉了揉太阳穴,闭目养神。

后宅,说穿了就那么几桩事情,主母巩固地位树立威望,为子女谋福,顺手打压其他子女。

后宅这些阴私,她要是玩不过,在皇宫那个大染缸里,她早就连骨头都不剩了!

次日一早。

李泽远答应带她去摄政王府。

李方宁翻箱倒柜,找出一件像样的衣服,款式旧了些,但已经是郑小姐衣柜里最新的衣裳了。

出了院子,她发现一桩趣事。

府邸这些下人好像看不见她,她在他们面前晃悠,就像是个透明人!

要不是看到地上,还有她的影子,李方宁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死了!

一路,倒是畅通无阻。

走到郑府门口,李方宁一眼就看到府邸前面停靠了一辆马车,是摄政王府的马车。藏蓝色灯笼上写着\”德\”字,六皇叔在册封摄政王之前,一直都是德亲王。

“幼清,你怎么才出来,让你妹妹好等!”

门口,郑夫人携着一个女子站在那里,看到李方宁,两人都笑脸迎上来。

郑夫人脸上友好的笑容,让李方宁想到她昨天挑拨离间,这好像不是同一个人!

而她身边女子是郑府三小姐,郑婉蓉,这是郑夫人的女儿。

李方宁正要马车上,看到这对母女在郑府门口,不明白她们想干嘛。

那辆宽敞马车里,李泽远从车厢走出来,下马车接她。

李方宁心念一转,心里豁然开朗!

——这对母女想攀扯李泽远!

李泽远走下马车,看到旁边的郑夫人,点头喊了声“郑夫人”,只是出于礼仪,没多少尊敬。

“三公子越发俊朗起来了!”郑夫人脸上挂着笑,她向郑婉蓉介绍,“这是你二姐姐的未婚夫,快来见过摄政王府三公子!”

李方宁斜眼看去,郑婉蓉脸上画着精致妆面,发髻、衣裳、配饰每一处都下了心思。

只见郑婉蓉迈着小碎步走上前,杏目在李泽远面庞上流转一圈,垂下眼睑时略显羞涩,盈盈福身“婉蓉见过三公子!”

李泽远不看她,冷冷回了一句,“不认识!”

李泽远手伸过来,把李方宁带上马车。

郑夫人脸上笑容僵住,旁边的郑婉蓉精致面庞上难掩窘迫,紧捏着母亲的手。

李方宁站在旁边,当然是看到了,她没说什么,跟着李泽远走进马车。

这对母女肖想不该妄想的东西,活该自讨苦吃。

郑夫人急了眼,她们在门口站了这么久,吹了那么久的风,可不是来送李方宁去摄政王府。

她扯住李方宁的袖子,“你昨晚不是答应了,带你三妹妹出去走走吗,这才一个晚上,你怎么就忘了!”

蓉儿打扮的这么光鲜亮丽,就是为了跟去摄政王府露露脸,不能白费这份心思!

她答应了?李方宁嘴角抽了抽,郑夫人是昨天晚上做梦,梦见她答应的吧!

她故作恍然大悟,指着郑婉蓉向李泽远介绍,“这是我三妹妹。”

郑婉蓉略垂下头,脸颊含羞。

“我三妹妹早年定了一桩婚事,后来未婚夫在校场被马踩死了,她伤心了好多年,一直都不肯出府,这几天忽然想开,我也欣然答应带她出去走走!”

郑婉蓉站在旁边,满心以为李方宁替她说好话,却听到这番话,小脸发白,指尖忍不住颤抖。

这番话,还不如不说!

“今日出门散心是假,主要也是到了待嫁年华,想要择夫婿了!”李方宁扯了扯李泽远的袖子,提醒他。

“你身边朋友多,你也上上心!”

李泽远点头,“看在你的面子上,这件事我也会上心!”

“有你这话我安心了。”李方宁轻笑,耀若春华,还露出两颗好看的小虎牙。

这下,不仅郑婉蓉,郑夫人脸上也很僵硬。不管怎么说,哪有当面直接揭人的短!

李泽远一个纨绔子弟,他身边都是一群狐朋狗友,根本指望不上!

她看上的是李泽远,或者说摄政王府公子的身份。

郑夫人看他们俩,你一句我一句,恨不得撕烂李方宁那张伪装的面孔。

李方宁嘱咐李泽远,“虽然三妹妹长得丑了些,但胜在抹了水粉很好看,你一定要认真又认真的挑,千万不能怠慢了!”

郑夫人气的满嘴银牙咬碎,脸上只能赔笑,听着李方宁羞辱她的蓉儿!

“三妹妹,你今天穿的花枝招展的正好,比教坊司姑娘还美艳,这样上街走一趟,肯定能让人侧目!”李方宁真心觉得她好看,不吝夸赞。

郑婉蓉小脸窘迫,这个小贱人怎么拿她和勾栏瓦肆的贱人作比较!

郑夫人太阳穴一跳一跳,再也绷不住这张脸,“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你在外面莫玩久了。”

原创文章,作者:宴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