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小姐啊,你别想不开啊!”

初月慌不迭抱住她。

现在,全京城最不能惹的就是华阳长公主,小姐去拦华阳长公主的銮驾,这就是找死啊!

臀.部伤口被初月碰到,李方宁想瘪气的气球。

看眼銮驾走远,李方宁也无奈,转过头去看小丫头,“我知道你救了我一命,也说过会报答你,但你别挡我做事!”

转头,看了一眼那座宅邸,郑府,李方宁心下记住了。

她说完,转身就走,为了摆脱这个小丫头,她往热闹集市方向去,消失在人群中间。

酒馆内。

李方宁点了两个小菜,等上菜的时间里,她单手撑着下巴,听着百姓对她的议论。

准确的来说,是议论华阳长公主。

无非是说阿盛被她蛊惑,说她祸国殃民,长此以往下去,牝鸡司晨,国将不国。

李方宁拉住一个小厮打听问,“这华阳长公主……她最近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吗,怎么都在议论她?”

算起来,十天前她被蒋允川坑杀。听这些人的议论,基本上都是咒骂,巴不得能用唾沫星子淹死她。

真不知道,蒋允川打着她的名号干了什么!

不知,才更让她不安!

田齐正准备去点菜,看到她的样貌,立刻热络起来,热情的喊,“少夫人……不不,郑小姐!”

李方宁不解,眨巴眨巴眼睛。

什么少夫人,郑小姐又是什么鬼?

只记得自己是从郑府走出来,想着应该是被郑家救了,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夫君?

一觉醒来,感觉身边的人都变得奇奇怪怪的!

“二小姐怎么一个人在酒楼里?”

“我家少爷在楼上雅间,一楼嘈杂,小姐不如和我家少爷一同用膳。”田齐发出邀请。

李方宁好像听不见他说话,只看见他嘴巴翕动,脑袋里空白了一瞬间。

……

很多画面,看戏那样一幕一幕在她脑海闪过!

郑幼清,吏部郎中郑晁之女。

母亲早亡,继母是个笑面虎,有继母就有继爹,郑幼清日子过的凄苦,但和摄政王府三公子指腹为婚,算是在郑府唯一的资本了!

看她走神,田齐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二小姐,我带你上去吧!”

李方宁难以消化那些画面,向他要了一面小铜镜。看到铜镜内那张陌生的脸,她心里一震,拿铜镜的手颤抖起来。

她竟然变成了死去的郑幼清?

太不可思议了!

耳边,又响起田齐邀请,“我们去二楼吧,我家公子在楼上。”

李方宁失神的点头,木讷的跟上田齐。

如此看来,她那天在湖心亭是真的被毒死了。郑幼清被打板子打断气了,她借尸还魂成了郑幼清。

“幼清!”

楼上雅间里,李方宁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况,就听到有人喊她。

“属下去点菜时,正好看到了二小姐在一楼用膳,就把二小姐请过来了!”田齐解释着她为何会出现。

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往门口看,脸上挂着纨绔的笑。

泽远堂哥!郑幼清的未婚夫!

李方宁心里惊诧,这是六皇叔的儿子,他们以前还一起玩过!

刚刚那声\”泽远哥\”卡在喉间,差点惊呼出来。

在他注视下,李方宁吸了口气,坐在田齐搬来的椅子上。

她现在是换了身皮,她是郑府的小姐,他认不出来!

不知怎地,李方宁脑袋里鬼使神差想到阿盛。

阿盛说圣旨和玉玺不知所踪,六皇叔是父皇的亲弟弟,也是父皇的左右手,父皇驾崩前还册封摄政王,摄国政大事。

她觉得,那些东西极有可能在摄政王府,在六皇叔手上!

“你……打算何时成婚!”

隔着桌子,李方宁眨巴着双目,眼底含情脉脉的柔情,宛若一汪春水。

有李泽远未婚妻这个身份,她正好可以出入摄政王府,一探虚实!

李泽远挂着不拘笑容的脸上,骤然僵硬住,明显愣了一下,“我知道我风华无二,但也不必这么着急吧!”

幼清在郑府过的不好,他是知道,这么直白的催嫁,还有些适应不过来!

“府里妖怪横行,我一刻也待不下去。要不是想到有你,我早就一根白绫吊死了!”

李方宁说的直白露骨,你就是我的命,没有你,我就活不下去!

她眼角往那边一觑,李泽远僵硬在那里,脸上不知所措。

“现在才国丧第三个月,恐怕要到年底才行!”李泽远说起这个,像溺水的人找到了救命稻草一样。

又想到她在郑府处境,摸出一块令牌给她。

“有这块令牌,你可以在郑府狐假虎威一段时间。”

“还没成亲,不能私相授受。”

李方宁没收令牌,话锋一转,她提议说,“不如这样吧,你带我去你府上,回去之后我就可以狐假虎威了!”

她算准了有国丧横在中间,禁止嫁娶,也是算准了他不会答应。

这才是她想说的,她要去摄政王府!

李方宁望着李泽远,睁着水灵灵眼睛,无辜的眨了两下。

原创文章,作者:宴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