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郑府。

西面偏僻小院里,丫鬟眼角噙泪,哭的梨花带雨。

李方宁趴在床上,感觉臀部有一双手在那里摸来摸去,蹑手蹑脚的生疏的很,很痒,很不舒服!

“滚出去!”

她大吼,气势十足。

趴在床上的李方宁想翻个身,臀部疼的火热,沉重的不听身体支配。

身体传来的痛楚,李方宁刹那间清醒过来,脑袋一歪,把头侧在枕头上,趴着审视起她的处境。

这个地方……不是地狱!

这是间很窄小的院子,一眼就可以看到底,陈设简单,是寻常百姓家用的家具。日头透过窗子照射进来,精致雕花窗子被日光投射,花纹打在地上。

“你救了我?”

她问在哭的小丫头。

这是一间偏僻屋子,看小丫头泪横满面,结合她在给她清理伤口,她大概是被救下来了!

天不亡她,她还活着!

“初月把夫人最后一点陪嫁换了银子,贿赂了杖责小姐的小斯。”

小丫头初月哽咽两下,细心给她上药,“小姐你以后不能擅自出府了!”

“额哈……”

鸡同鸭讲!

萍水相逢,她怎么感觉这丫头有点子——忠心?

换银子,给她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看病?

大可不必吧!

李方宁说话语气软了一点,“你救了我,必有重谢。但你上药的动作麻利点,很痒!”

“这是初月该做的!”小丫头水灵眼睛里很不解,细心给她上药。

李方宁脑袋一歪,把头埋在枕头里面。

盯着昏黄的日头有些出神,她没想到蒋允川会杀她,她一直都很信赖这个把她从永巷救出来的男人。

很多时候,蒋允川都帮过她!

如今,除了心里空了一个窟窿,好像也没特别难过。

此刻,她脑袋里甚至还有心思想别的,李方宁觉得自己有些不真实。她感觉,至少要难过十天半个月,祭奠这份心动。

但没有……

蒋允川杀他,必定和凌云宫内,阿盛和她讲的那番话有关系。

矫诏登基,名不正言不顺;父皇那一纸诏书又下落不明,还有传国玉玺也不知所踪,阿盛皇位危如累卵。

阿盛身边没什么值得信任的人,唯一能说说心里话的姐姐,成了敌人的奸细……

不妙!非常不妙!

“欸,小姐你怎么起来了!”

初月看到床上的人窜起来,手足无措放下药膏。

打了二十板子,尽管她贿赂了人,但板子也是实打实的落在小姐身上,她哪里来的力气起身?

李方宁浑然不知疼,扯了件衣服披上,推门走出小破屋,一副\”任你们谁也拦不住本宫\”的架势。

冲出屋子后,李方宁发现这是一间宅子,不像是寻常百姓家,看来是被有身份的人救了。

身后,初月追出来。

李方宁脚步停了一下,“你家主子是谁,这个恩情我记下了!”

初月疑惑,小姐这是怎么了?

什么主子,小姐不就是她主子吗,还有什么恩情,她听的云里雾里!

“不说就算,我总能知道!”

李方宁迫切想离开这里,想见到阿盛,告诉阿盛这是一个阴谋。

她八岁被送到北晋,寄人篱下让她更善于猜测和察言观色,在北晋多年,她知道有人有兼并天下的野心。

裴允川要称一声主子的人,在北晋,就只有寥寥数人!

看到小姐走出去,偏门的侍卫也不拦一下,初月站在后面着急大喊,“夫人说过,你再出去就要打断你的腿啊!”

……

“起开,敢挡华阳长公主的鸾驾!”

才走上街,李方宁听见粗鲁的一声,顺着声音看见士兵长鞭一甩,中年妇女摔到地上。

弓着身子,一动也不动,连喊疼的声音都没有。

李方宁眼底一闪,华阳长公主,她的鸾驾?

听到她的名号,李方宁顺着街道看过去,士兵已经清完了街道,在一群士兵拱卫下,鸾驾从眼前驭过。

红霞帐内,女子身姿曼妙有致,薄风掠过纱幔,掀起一角,李方宁看清鸾驾里的人。

竟然——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冒牌货就算了,还敢在她前面冒充,李方宁心里怒火中烧。

鸾驾六十四人,府兵一百零八人,还有四十九个是阿盛拨给她的禁军,就不信这个冒牌货有活路!

李方宁牙一咬,头硬冲上去。

原创文章,作者:宴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