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宴轻

简介:当质子公主八年,弟弟登基,李方宁终于熬出头了,却被渣男一杯酒毒死。重生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郑府二小姐,渣爹后娘都算计着让妹妹夺走她的未婚夫,当了八年质子如履薄冰的李方宁表示,这些都是小意思。她只想拿小齐王当跳板,借用一下就抛,这男人总是阴魂不散,算怎么回事?

角色:蒋允川,李方宁

《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小说章节目录蒋允川,李方宁全文免费试读

《报告醋王,王妃又在爬墙》第1章 华阳长公主免费阅读

朱雀大街。

銮驾从承天门走出,偌大的宽敞街道,街边行人被清空,给这辆六十四人抬銮驾让路。

“圣上出宫了?”

“嘘,不是圣上,是华阳长公主。”

“这该死的纯华长公主,陛下居然为了她,割了九座城池!”

“妖女祸国,这仪仗居然和圣上出宫一样!”

……

街道两边,被驱赶的百姓对华阳长公主李方宁议论纷纷。

纯华长公主被送去北晋为质八年,大家快忘了她。

新皇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割让城池,把这亲姐姐接回来,当时百官跪劝,午门外面抄斩了多少人头。

纯华长公主接回来后,看样子,有和陛下平起平坐的样子!

鸾驾上,薄纱曳地,日头照射进来,如烟似霞。

李方宁支着香腮,若有所思,脑子里都在想阿盛和她说的那番话。

街边百姓沸涌的议论声,她充耳不闻,只因为今天知道的消息太劲爆!

凌云宫内,阿盛一把跑过来,抱住她。

含泪的眼眶里,诉说着八年的离别思念之苦。

阿盛这大概是世上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人了!

让李方宁没想到的是,阿盛哭诉和她说,“阿姐,我每夜都梦见父皇,父皇让我把皇位给七弟。”

“其实,父皇病危时,是想废了我,立七弟当皇帝,诏书拟写好了”

但好在,阿盛见了父皇最后一面,这番话只有阿盛和几个内监知道。

后来,就只剩阿盛一个人知道!

听阿盛说,传国玉玺被父皇藏起来,亲笔遗诏不知所踪,李方宁正视起这个问题来。

回府路上,她一路都心不在焉。

府邸,原本是沈园行宫,阿盛觉得新建府邸要太久,太麻烦了,就把她以前喜欢的沈园行宫改了个匾额,成了长公主府。

又是一处逾矩,但李方宁已经无暇去管这些。

“蒋二公子在湖心亭等您,希望您能过去用膳!”

回府后,侍女上前禀告。

“去吧,正好我有件喜事和他说!”想到蒋允川,李方宁眉头松了松。

蒋允川,她一直都很喜欢,在北晋为质子的八年,是他拉她走入光明,离开如履薄冰的永巷。

没他照拂,别说离开北晋,她在北晋早死了十遍八遍!

湖心亭里,男子端坐在桌榻前,静坐等待,举止文雅,处处透着冷贵疏离气息。

他喜欢安静,不喜人多,李方宁让那些侍女在湖边等。

亭子里,支起轻纱薄幔,还立着屏风。

今天也没刮什么风,蒋允川能想到这些,有心了!

李方宁坐在旁边空位上,“三公子,我刚刚入宫把赐婚的事和阿盛说了,他允了!”

蒋允川是肃国公府第三子,她一直都称他三公子。

“以后,你就是我的驸马了!”她眉目带笑,眼底闪着柔光。

在北晋,她是质子公主,尘埃之下的泥垢,只能仰望蒋允川。

现在,李星盛成了皇帝,她自然是南晋的长公主。

“这是天大的好事!”

蒋允川缓缓笑着,笑意不达眼底,拿起酒壶,给她倒了一杯酒递过去。

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玉杯相撞了一下,“喝了这杯,就当是庆祝!”

李方宁不疑有它,昂脖颈就喝下去,豪爽,一饮而尽!

“以后,可能就要委屈……”三公子留在华京了。

“噗……”

李方宁还没说完,就吐了口血雾,整个人脱力,倒在桌案上。

腹内,翻涌作痛,感觉肝肠揪扯在一起,她疼的脸色惨白,翻倒在地上。

“主子需要一个完全受掌控的华阳长公主,只能委屈你下地狱了!”蒋允川居高临下望着她。

温煦脸上,看不见刚才的柔情,相反,很冷静!

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脸,映在她瞳孔里放大,李方宁脑袋轰隆一下。

刹那间,她有些明白了!

蒋允川下毒杀她……偌大承国,只有血脉相连的阿盛在意她,阿盛甚至不顾骂名,诛杀臣子也要把她从北晋接回来。

蒋允川是想用她牵制阿盛!

李方宁死死瞪着他,心里万分不甘心,嘴里想呼喊,却只能发出低低痛呼。

有屏风遮挡,湖边的侍女根本看不见这边的情况,更不会来帮忙!

肚子里,肝脏揪扯成一团,她疼的弓着身子,黑血汩汩从嘴里吐出来,她瞪大杏目瞪着蒋允川。

“噗……你算计的……”

真好,两个字还没说完,她停止了痛苦挣扎的动作。

瞪大眼睛盯着蒋允川刚才的方向,死不瞑目!

“李方宁”从梨花木雕屏风后面走出来,一模一样的脸上挂起得意的笑,踢了一脚地上的死人。

她晦气的捏着鼻子,小指高高翘着,脸上十分嫌弃。

“以后,我就是华阳长公主了!”

原创文章,作者:宴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