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宸窦湘)小说免费阅读-《奸臣正道》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第5章 迎娶窦湘

丁家父子上了马车离开,萍儿忙跑到蔡湘的闺阁,累成一个娇小的美人儿。

“小姐,小姐,我有事……跟你说……”

“萍儿,什么事,看把你着急得。慢慢说。”

“丁宸,不,是丁少爷,萍儿觉得他不但有才华,人也长得十分脱俗,西邑国怕是没几个人与之相比。”

“是吗?”蔡湘忽然脸上泛起了红晕,看来爹爹认定的人果然不是凡人。

“小姐,有口福了。”

“你这臭丫头,这是什么个比喻。”

窦府内,窦国却显得局促不安,他好歹在官场长混了几十年,看人方面还是有些能耐的,只是女狐妖的说法确实荒诞了些。

“女狐妖……哈哈哈,女狐妖…..有趣。”不过窦国换个角度一想,既然这父子俩都极力遮掩,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但无论什么原因,经过刚才的谈话他更确信丁宸前途不可限量。

丁宸,此儿,应变能力强,懂得以退为进,刚柔并行,加上一身才华,在官场必然有一番大作为。

“有此儿,丁兄你却不识,我窦国得之为婿,幸之,幸之。”窦国一阵感叹。

……

丁氏父子离开后,沿途,稳坐马车内,丁守仁终于唏嘘一口气,思量道:“儿子,回去我是不是得把府上知道我儿相貌的人打发掉,免得你这容貌被知道后吓跑新婚妻子。儿啊,为父生你,真的太难了。”

“丁守仁,不得不说你的确适合做一个商人,计划缜密,演戏也是一流。”丁宸道。

“不过说来,儿子,你今天的表演简直让为父也是拍案叫绝。为父发现你还是有经商的潜质的。”

“老奸巨猾,从商,你就别想套路你儿子了。”

“逆子,你说谁老奸巨猾。逆子。”

回府上,丁守仁确实是清理了一遍知道其子相貌侍男侍女,亏得丁宸这些年少在漠城之中混迹,多是在漠岭和玉狸真人修行,漠城里自然也鲜有人知,故而,对于清理那些知道丁宸身份的人也不用大费周章。

丁府上下,除了丁守仁信得过的老管家——老佟,其他人便成了新面孔。

今日来,丁守仁安置好各庄的生意,其余时间多是约见窦国,一是寻友把欢,二者,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操办双方子女的婚事。

好在双方都有意愿,很快就定了日期,发邀请函。一时间漠城里对于富甲丁家公子和城常务窦大人的千金结婚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所婚之日,漠城四方宾客携函来庆。

此时,窦湘也在闺房里打扮得娇美迷人,一身红装增添了整个宅府的喜庆,她想起萍儿说丁宸是个不俗少年,披头之下,窦湘脸上露出了期待和喜悦。

“萍儿,丁……他来了吗?”窦湘朱红的嘴唇里吐着清馨的少女气息,问道。

“小姐,他,他是谁呀?”萍儿挑逗道。

“死丫头,明知故问!”窦湘故作生气的责备道。

“看来小姐是迫不及待了,刚才下人来说,丁公子已经启程,现在怕是到半路了。”萍儿答。

通往窦府的路段,也是围满人,喜乐声悠悠扬扬,车队装扮喜庆。随着几声炮仗响,车队到了窦府。

佟管家靠近马车,喜庆的提醒道:“少爷,到窦大人府前了。”

车内丁宸一身绫罗红装,面带狐容面具,手指微微的挪一下,那把苍穹剑竟然也带了来,好像看着剑就想起一个夺魂的女人玉狸,虽然听说窦湘也是一绝的美人,丁宸却提不起神。

“窦家,窦湘,你不过是我入朝的一个台阶。师父,徒儿一定会为你找出穿越者,替你报仇。”

见车内没有反应,管家再一次提醒道。

此时,丁宸才携剑缓缓下了马车。

佟管家见状,忙提醒丁宸:“少爷,大婚之日,不适合携带锋利的刀具,不吉利。”

丁宸装作没听见般,只顾着大步流星的进了窦府。老佟无奈的摇了摇头。

见到窦府迎接的下人,丁宸问到窦湘的闺阁位置,直奔了去。

一行路人,见状,不免指责了几句:

“大婚之日,蒙面带刀,成何体统;还以为漠城富甲丁家公子是个儒雅的人,现在看来,毫无规矩,有辱斯文。”

“这都是其一,一来直接冲撞向人家姑娘屋子里面去,就连长辈都不去拜见,简直不懂礼节。”

“听说窦家闺女长得还不错,怎么会嫁给这个蛮横小子。”

佟管家也听了只言片语,虽是认为这些人说得有点道理,但还是向着丁宸,怼得众人哑口:“我们家少爷大婚,你们指手画脚就是斯文人的行为了。”

丁宸三五步,便到了窦湘闺阁,见这风风火火的行事,后面一群下人一面跟着,一面着急,一面提醒他,应该先去拜见长辈,直接去小姐闺房不合规。有下人见丁宸又是蒙面,又是带剑,生怕出了事,便火急火燎的去禀告了窦国。

丁宸推门进屋,听到声音,窦湘起了身,由于披头挡住视线,以为是萍儿,道:“你这丫头,做事总是慌慌张张的。”

“你就是窦父之女——窦湘?”丁宸却是直接了当的问道。

听到是一个陌生男子略带磁性的声音,窦湘知道认错了人,故问:“你是?”

“我就是丁宸,你的郎君。”

窦湘的脸上瞬间起了晕,没想到他的声音如此特别有韵。

“你要嫁给我,那就跟我走!”随即,将剑扣在腰间,上前直接搂起窦湘的腰,大步往门外去。

此时,窦湘身子一酥,心脏便跳得剧烈。一想到父亲和萍儿都说这少年的好,不禁靠在他怀中。

窦国听下人描述,慌慌张张的赶到女儿闺阁,正与二人碰着,见丁宸抱着女儿出来,本以为出了意外,这下他便放心了。

“侄儿,你这剑?”窦国朝着丁宸手里的剑道。

“窦父,额,这剑不过是一种寓意,剑本来就是君子的象征,代表正直,一剑一鞘,是想表示是我往后余生,我会像君子磊落、专一的对待湘儿。”丁宸灵机一动道。

“哈哈,侄儿原来剑还有这一种说法。”窦国道。

“窦父,第一次结婚,经验欠缺,望窦父见谅。由于实在是想早点见到湘儿,行为有些失礼了。”丁宸莞尔笑道。

“唉,不拘小节方能成大事。”

叨了半天,丁宸搀扶着窦湘上却是上了马,搂着这个身材纤细的美人,扬长而去,吓开了路人,留下一滚尘烟。

“家主,女儿从来没有骑过马,怕会摔着。再说,那有这样接亲的。”蔡氏道。

“唉,无妨,说不定女儿还高兴着呢!”

一路上,蔡湘依偎在这个男人怀里,从没有骑过马的她竟然没有一丝害怕。

佟管家安排了窦府一行人的行程,随着渐渐消散的灰尘,也跟了上去。

次日,丁府上下歌不停,舞不止,喜庆的的灯火点明半个漠城,过路行人知道是漠城丁家喜事,无不道一句“不愧是漠城第一富商!豪阔!”

美酒佳酿飘香十里,珍馐盈盘从无间断。

入夜时分,丁宸和礼拜完了双方老人,便奔喜屋里去。

窦湘好整以坐婚榻之上,红红的披头盖住头顶,她在等待少年掀开。虽是迫不及待想见到丁宸的容貌,可也不能失了女儿家的矜持。

听到丁宸推门进入的声音,掩不住她心里小鹿乱撞的动静。

可是丁宸进来,只是坐在屋中的金丝楠木椅子上,久久没有动静。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68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