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在下:农门娘子太彪悍》小说章节目录贺迦蓝,贺家蓝全文免费试读

山洞已经有些暗了下来,但是还能看清楚一些,这人明显没醒过来,饼子还放在旁边的石头上没动过,这人也是刚刚她回去时候的样子。

贺迦蓝放下东西就给这人诊脉,这才诊到一半,贺迦蓝只觉得脉搏抖动了一下,地上本来躺着的人右手突然朝自己伸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贺迦蓝以生平最快速度,直接一拳打在这人的胸膛,这人咳嗽一声,直接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贺迦蓝丝毫没有内疚,这人刚刚那架势可是要打她的。

“你有病啊,我救了你,怎么你想杀了你救命恩人?你不怕天打雷劈?”

男子只觉得胸口热血翻涌,多半又内伤了。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大的劲啊,他只不过是要抬手问一句这是哪里。

“咳咳咳……”男人回答不上她的话,只剩下咳嗽,但是还是摆了摆手表示他并没有那个想法。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动我一个手指头,我能救活你,也能弄死你,你信不信。”贺迦蓝手已经开始摸向了砍柴刀,要是这人不是好人,那她绝不心软,她绝对能一刀把这人卸在这儿了。

地上的男子咳嗽了好一会,这才缓慢的说出一个字,“水……”

贺迦蓝这才从背篓里拿出没有盖子的茶壶,男人拿着直接仰头倒进嘴里,灌了好几大口水,他喉咙那股腥甜的味道才散去。

他抬眼打量着眼前的人,头发束起,小脸瘦弱没有二两肉,甚至能看到颧骨,衣服也是破旧得很,估计是周围的村民。

墨君珩心里的戒备卸下不少,“我不是坏人。”

贺迦蓝那是嘴不饶人,“坏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坏人。”

话虽如此,贺迦蓝倒是看出这人不算坏人,他身上衣服布料看着不错,不像他们一样穿着粗布衣服,这人虽然下巴上胡渣冒出,但是难以掩盖身上的气质。

她抬手去给这人诊脉,“名字。”

男人一怔,“墨白。”

贺迦蓝还在把着脉,“墨白?又黑又白?什么名字啊!还不如叫小黑呢!”

墨君珩听着这人吐槽,心里有些懵,他堂堂定北大将军,怎的就成了小黑了?虽然这墨白这名字不常用吧,但是至于这般吗?难道他爹当年取名字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

幸好没多少人知道他这个名字啊,不然那可是贻笑大方了。

看着眼前这人一身布衣,没想到还会诊脉,而他伤口现在没流血,看来也是这姑娘救治的了。

“多谢相救。”他墨白惯来话少,说话也是习惯点到即止,该说的说完就不再废话。

“不用谢,付我诊费就行。”贺迦蓝需要钱,极度需要。

墨白朝着怀里掏去,嘛也没有,估计在打斗和逃跑躲避中掉了吧!

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身无分文,贺迦蓝转身递过去罐子,“喝药。”

“知道你没钱,你不用急,以后给,不过这以后给可就不是这个价了。”

“小黑,以后这诊金你可得十倍奉还。”

墨白闻着这味道怪怪的药,完全不怀疑的就仰头喝完。

“墨白以后一定十倍奉还。”

贺迦蓝伸出手掌,“一言为定,击掌为誓。”

墨白只觉得这人有点傻,难道击个掌就能不违约了?

不过想他堂堂大将军,一点诊金还是付得起的,只是不知道他的人何时能找到他,或许要等他伤好了之后才能回去。

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要是那群人还在追杀他,那他现在受了伤,是不能抵抗的。

或许只能养伤,等伤好后再做打算。

“小黑?小黑?”

贺迦蓝在墨白的眼前晃了晃,“怎么,不想立誓?想赖账?”

墨白回神,眼神一瞬就对上贺迦蓝那明亮闪耀的眼神,心里一颤,呆呆的举起手掌,贺迦蓝抬起手掌和他击掌。

然后就借着洞口的余光看着女子弯腰拿出野果子,转身就递给他,“你自己吃,我要走了,明日你要是还有幸活下去的话,我再来看你。”

看她说完背着小背篓就弯着腰出了山洞,墨白哑着声音问,“姑娘怎么称呼?”

怎么说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他墨白可不是知恩不报的人,贺迦蓝回头,夕阳的余晖把她照得暖洋洋的,侧着的脸上鼻翼小巧,嘴唇上扬,“我叫贺迦蓝,记住别乱出来,这山里有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能带你回去,你最好躲好,不然被村里人发现了,我可要遭殃的。”

贺迦蓝煞有其事的说着,然后拎着砍柴刀就往山下去,

其实并不是贺迦蓝怕村里人说什么,现在她一个天煞孤星,她还真的谁都不怕,不过就是这破庙能遮挡天空的就那么一个角落,要是把这人弄回去,那是不是她要划出一半的位置。

贺迦蓝可不愿意,要是天有不测风雨,突然下起雨来,她不就成了落汤鸡了吗?

夕阳正好,贺迦蓝沿途又遇到一些草药,“这里的人简直暴殄天物啊,你看看,这么多的药材啊,都没人认识,浪费浪费,当初我们调研队可是翻了好几座山才找到的啊。”

她小心的把采药刨出来,沿途遇到村里的人,贺迦蓝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背着小背篓往破庙而去了,村里人不消一顿饭时间就传了。

那贺家难离开贺家后那是过得有滋有味的,看看那头发全部梳起来,人看着也精神了不少,小模样也标致呢,就是太瘦了。

不少人都在说看到她上山去挖野菜了,看到那野菜也不知道会不会吃死人,他们可是从来不吃的。

然而此时的贺迦蓝那是洗好马齿苋,掏出一点大米,准备煮点粥来吃,这点米可是她唯一的口粮了,她要省着吃的。

“人又穷又遇到甲甲虫,真是自己都吃不饱还弄个拖油瓶回来,贺迦蓝,你铁定是屎糊了眼睛了,现在好了,两斤米你都要分给那小黑一半,主要是他还做不了小黑做的活,连个门都不能看。”贺迦蓝看了一眼门外,除了火光照亮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已经漆黑了,看着都渗人。

最后贺迦蓝还是多放了点水, 不管怎样到时候还是要送一碗去山上给那什么又黑又白的人,也不知道这半夜三更的那人会不会死了,要是死了她可就亏大了,那可是可惜了她那些药材了。

——

作者有话说:

小黑表示,现在的我已经不做看门的活了~

原创文章,作者:沐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