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小说《俞珩奚南嘉》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俞生不负嘉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先生今天吃了吗

角色:俞珩奚南嘉

简介:奚南嘉莫名其妙的被“卖”给了俞珩,两年的婚约还要履行婚姻义务?她好想逃!可是俞珩也太会了,撩拨着她的小心脏,她爱上俞珩了!但是俞珩五年前有个白月光,虽然已经死了,但还魂牵梦绕着俞珩,最主要他竟然还有个前妻!还有个儿子!奚南嘉真的好苦恼,但她可不在乎,毕竟她可是奚南嘉呢!
但是从那场意外以后,这一切都变了
俞珩好像不爱她了,还跟着前妻算计得奚南嘉家破人亡,而且怀疑她朝三暮四,怀了别人的孩子……
怀孕的女人总是脆弱的,如果说之前还对俞珩抱着希望,那现在她只想赶快离开他,可一切都那么造化弄人,原来她也失忆过!
原来她就是……
但这一切都太晚了,奚南嘉俯瞰河流奔腾入海的时候,她才明白物是人非的意义
奚南嘉祈求似的看着俞珩,求他放过自己
“太累了,就连为你跳动的心,都停止了

标签: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商战 失忆 前甜后虐 HE
主角:多金忠犬大总裁 俞珩VS反俗开朗小兽医 奚南嘉|配角:水奕珺 牧湛 秦漪舟 祝娅鹤

评论专区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铁子 我喜欢的是一拳干趴对手的武僧 不是奇奇怪怪的语言描述

我有一个祸水群:这个作者的书全都一星伺候,挖坑不填,连续开书,入v三月更一章保v,入v小说坑着开新书,坑了一本又一本,堪称晋江低配版“小雨清晨”,但文笔脑洞离小雨清晨还是有点差距。

静的平行世界:男变女,然后更种撒娇。我的巨毒。

俞生不负嘉人

《俞生不负嘉人》免费试读

第4章 去那个法餐厅

奚南嘉还没有睡醒,她只觉得耳边的声音熟悉得没必要思考,脱口而出,“还去那家法餐厅吧。”

电话另一边的人明显愣了一下,才答应了一声。

奚南嘉感觉做一个梦,梦见自己穿着那条她最喜欢的碎花裙,牵着一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型的手,走在M国的小巷中,在一家法餐厅与男人用餐,梦中她喝了点酒,和那个男人在他们那温暖的小窝里,共度良宵。

她被自己奇奇怪怪的春梦闹醒了,坐在床上拍了拍微微泛红的脸,笑着反思着自己怎么会做这么羞耻的梦。

工作日的宠物医院人还是少的,牧湛下午看着人不多就没有叫奚南嘉,谁知道她这一觉就到了下班的点,牧湛一脸黑线的看着睡眼惺忪的奚南嘉,心里不知骂了几回,不愧是老板,想旷工就旷工!

奚南嘉在楼下溜了一圈,看了看住院的小猫小狗,查了查接诊单,就逛到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从柜子里掏出自己的美瞳,用棕色盖住右边那抹不和谐的青色,换了身干爽舒适的衣服。

廉价的衬衣和高腰牛仔裤穿在身上,显得格外简单完美,她又扎了一个马尾辫,挎着包就要回家。

手机突然响起来,上面跳动着一串陌生的数字。

“喂,您好。”

“出来吧,我就在门口等你了。”

奚南嘉听着声音有点熟悉,“您是?”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不爽,她答应的自己,怎么还不记得了。

“哦哦哦哦!是俞先生啊。您等我干什么?”

“去吃饭。”

“不用了不用了。”

“你答应过我。”

“嗯?什么时候呀?”

坐在车上的男人揉了揉太阳穴,这个人怎么翻脸不认人啊。“和我去吃顿饭,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

奚南嘉完全不想单独面对俞珩,随口就编出了一个理由,“我今晚有事情。”

“你的好朋友牧湛今晚上夜班,不能出来,我想奚家就算是请你你也不会去的吧,难道要去见贺庭玹?”

奚南嘉听着对方井井有条的戳破自己的谎言,不过更震惊的是,他怎么会知道牧湛甚至是贺庭玹?

“贺庭玹今早上刚去M国。”那边男人冷冷的有些酸的说着。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因为这些事情都关于你啊……

俞珩没有说出口,“没理由拒绝了吧。”

奚南嘉顺着楼梯已经到了医院后门对着的停车场,想顺着后门溜走,弯着腰穿梭在车缝中,左右观察着小跑向后门,“俞先生,我真的有事情,而且我现在不在单位!真…”话音还未落,

“啊呀!”头撞到了一个男人硬邦邦的小腹上。

“俞少夫人,原来不在医院啊。”

头顶上那人的声音传来,奚南嘉知道自己跑不掉了,直起腰挂掉了手机。

“俞先生,您不能强迫人对吧。”

“对。”

“那…那我就回家了。”

“但是,你是来为了不被抓对吗?”

奚南嘉没有说话,扣了扣手指,没理可说。

“而且你答应过我。”伸手把手机里的存的录音给她听,“你看,你说要吃法餐的。”

虽然奚南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说的,但这声音确实是她的,回想起梦里吃法餐,又…耳根一下子就红起来了!

“走吧。”俞珩自然的牵起她的手腕,向着那辆棕色保时捷SUV走去。奚南嘉被推进副驾驶,俞珩俯身压过来,胸口贴在奚南嘉的脸上,惹得奚南嘉耳根烧得慌,她不自然的用手推了一下身上的人。

“别乱动。”

俞珩探着身子拉过副驾驶的安全带给身边脸色红润的女孩系好,坐回自己的位置拉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身边的女孩低着头,手里还在玩手指,脸红的厉害,看到奚南嘉都快三十的人了,还那么害羞,俞珩这一天在嘉通的愤懑一下子就消失了,心情大好。

“我们要去哪里啊?”奚南嘉看着俞珩的车开向了高速,向着郊区的方向前行。

“去我家。吃饭。”

“你家不是这个方向啊。”

俞珩歪头看了眼身边的女孩,笑了笑说:“害怕我找个地方把你卖了?”

老娘就是害怕啊!俞珩这个人在外人眼里已经游手好闲很久了吧!太阳都快落山了,把她卖到啥地方都不知道啊。

“没…没有。我就是觉得孤男寡女的去郊外荒凉的地方不好。”

“你是我合法妻子,单独在一起有问题吗?”

俞珩感觉这半个小时说的话比他一个月说的话都多,身边这个小东西还完全在意料之外,想抵抗又不敢的感觉,让俞珩欲罢不能,所以他期待着奚南嘉的下一个问题,可以继续说些让她脸红的话逗逗她,这种乐趣可是他等了五年。

车里安静下来了,奚南嘉头靠着窗户,看着一路的景色,车子没在高速跑多久,就往山林中开了,盘山公路开了没半个小时,就看到藏在森林中的小屋。

奚南嘉刚一下车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望无际的山川,夕阳被眼前的连绵遮住了,只流出来微微余晖,站在天台上向下看,只见哗哗流水潺潺而过。

“好美啊,我从来没有想过藤京市还有这么山清水秀的地方。”

“喜欢的话以后经常带你来。”俞珩胳膊搭在后车门上看着被夕阳映着的人,亲和的说道。

奚南嘉回头望着他温柔的眼神,清爽的笑了笑,“好啊!”

这栋别墅的管家是位上了年纪的老奶奶,头发白花花的,很有精神的站在天台楼梯口,“俞先生,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霍奶,您叫几个人,把东西搬到这里吧。”

霍奶看着这么温柔的俞珩有些惊讶,又慈祥地看了看那个还在看风景的女孩,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去做事了。

不一会饭菜就都被端到天台的野餐桌上,奚南嘉看着满桌的珍馐佳肴胃口大开,很积极的就坐了下来。

“你倒是不客气,擦擦手。”

霍奶看着俞珩将自己用的擦手巾递给那女人,很是诧异,虽然俞珩没有很严重的洁癖,但是自己贴身用的物品是绝对不会分享给别人用的。

她知道这位女士一定不一般,便给服侍周围的几个佣人使了眼色,都退下去了。

奚南嘉看周围的人都离开了,也没有刚刚的拘束了,拿起餐具开始享用美食,她不经常去吃西餐,因为总是觉得外面的西餐味道不好,但是她面前的这几道菜着实符合胃口,而且觉得味道很熟悉,好像在哪里吃到过。

“这些都是你家的厨师做的吗?好好吃啊。我觉得你不应该在俞氏当副总裁,应该开个饭店,绝对比现在挣得多。”

俞珩有些汗颜,他的身份可比俞氏副总裁强的多,每分钟进账就能有个几百万,但是不想和面前的女人有距离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我以后开一家,你当老板娘。”

“哎呀哎呀!不要提这种不开心的事情了。你说咱俩的联姻也只不过是咱们两家公司的合作,顺带上救一下我的命,真正控制俞氏的也不是你,我也不是真的伤人,所以咱俩都是被逼无奈才要结婚的,就算有结婚证,又能怎么样对吧,咱俩就名义上夫妻,你继续过你的风流日子,我继续过我的悠闲生活,没必要这么在意关系!”

奚南嘉很有道理的分析,期间还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食物。

俞珩起身从车里拿出来一个档案袋,往桌子上一倒,滑出一份合约。

奚南嘉直接拿起来翻看起来,什么双方利益啥的几乎都是一略而过,毕竟她并不想知道自己被卖了多少钱,或者自己值多少钱。

“两年,两年的夫妻啊,要同吃同住,要和正常夫妻一样,不得分居,不得形式夫妻。”奚南嘉读着最后一条条目,再看到自己哥哥那大气的签名,直接表演了一个当场气昏。

“有异议吗?”

“有!”

“那也没用,你现在不仅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还是俞氏的俞少夫人。”

“我不同意!我不愿意!”奚南嘉扔下手上的餐具,有些生气的盯着面前的人。

“因为谁?”

“和别人没关系我为什么要和一个我刚认识一天的人结婚啊!”

“你上午在民政局为什么不反抗,现在已经既成事实,你什么都改变不了。而且你现在从俞家走出去,我保证你那个继母会马上报警,你觉得是背负一个故意伤人,被关个几年,还是做自由富有的俞少夫人呢?”

“这两年只做夫妻,我不想发生任何关系。”

“你在为谁保存自己的清白?贺庭玹?”

“你在说什么?我和贺庭玹只是朋友而已啊!”奚南嘉不知道为什么她很想给俞珩解释清楚,自己和贺庭玹之间什么都没有,她反应过来后又狠狠的说到,“你和贺庭玹几乎没有可比性!他不会逼我做任何事情,也不会像你一样,以前有那么多花边新闻!”

俞珩听到后面的那句话以后,就完全忘记前面她说的没有男女之情,心里被扎着疼,刚刚火热的瞳孔也开始冰冷起来,紧锁着眉头说:“奚南嘉。”

“怎么?是想明白了吗?准备离婚吗?”

“哼。”俞珩冷哼着,“我不会同意离婚的。”起身顺着天台的楼梯进了别墅,奚南嘉被晾在天台上,霍奶带着人将天台收拾干净,就没再出来。

俞珩站在书房看着天台上的女人,被风吹着发抖也不愿意敲门进屋,心里的怒火更大了,狠狠的拉上窗帘坐在书桌前召开线上会议。

这次会议对于嘉通集团很重要,白氏集团的最终股份转让,俞珩怕奚南嘉被自己丢在楼下出什么事情,就把天台的监控切屏到了电脑上,开始谈合同。

白家在五年前强行绑走俞珩,进行了俞珩与白诗槿的婚礼,就注定了白家的悲惨未来,仅仅一年的时间,偌大的白家人丁凋零,白家的两位长辈身体不好,与世长辞。

长女白诗槿又因为贪污受贿被判了十年,白家的小儿子白楠还没成年,自然白氏就落到了俞珩手中,他用白氏的力量一举建立了响彻云霄的嘉通集团。

他又用嘉通的金钱与人力吞并掉白氏集团,使白氏彻底成为自己操控的公司。

但这些白氏还有一个即将成年的合法继承人,白楠。

如果白氏总裁交给白楠,俞珩在嘉通集团的威严与权利会大打折扣,而且俞珩也不想就这样原谅白家,毕竟他与那只“小老虎”爱的结晶,就是被他们亲手杀死的,所以白氏的绝对掌控权必须在他手上。

俞珩听着会议中白氏那些股东们争论不休,表情凝重的盯着屏幕,“我说过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白楠不可能回到白氏。”

“俞珩!我生是白氏人,死是白氏鬼!您当时利用我们的时候,是说过白氏还是白氏!等到白少爷成年就还给他!”白氏的一个老股东很气愤俞珩骗他。

兵不厌诈,在商场上俞珩不算好角色,只要合法,只要有利益,什么手段并不重要,俞珩冷笑了一声:“哼,那就把你的股份买下来,你的养老让白楠来吧。”

他关了视频不想再和那些老狐狸争论,他也明白白氏该整顿一遍了。又点开天台的摄像头。

人呢?

俞珩从座子上弹起来跑到窗边,看了一圈也没看到奚南嘉的身影,车也不见了。

“小样儿!以为在山区我就回不去了!想不到老娘我会开车吧!”奚南嘉开心的开着车,想到刚刚俞珩竟然没有拿走车钥匙,就更幸灾乐祸了,“傻子。”

俞珩不知道她会开车,后悔没有把车钥匙也拿上了,打开手机开始给车做定位,然后给她打了个电话。

“今晚上的饭很好吃!谢谢你啊。”

俞珩还没来得及说话,奚南嘉就把电话给挂了,她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直接就钻进被窝里,一夜无梦。

原创文章,作者:沈先生今天吃了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50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