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哥哥八个爹:人参公主五岁半》小说章节目录云妃,龙凤宇全文免费试读

摄政王宴请同僚酒席,深夜才离席。

太后的侄子威武将军,从练兵场出来,带几个下属去了最火的春燕楼。

说起这春燕楼,乃东寻国最大红楼。

楼里的姑娘一个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当兵的狗崽子们最不把女人当人看,只当女子是解决生理的工具。

当兵的狗崽子们不但把女人当玩物还玩的比较疯。

当红的花魁是月娘,人美才艺多,最主要的是有一颗侠义心肠。

新来的妹妹是她手把手带大的,可就在一个月前伺候这威武将军,只因打碎了酒杯,被鞭打三十鞭子,半死不活躺了半月最后还是没挺过来,一卷草席草草下葬。

月娘今日被威武将军招了过去,隔着珠帘,开始弹琴。

屋里有很多女人,几个下属调戏乱摸,威武将军蒙着眼,正跟三四个姑娘捉人游戏。

“将军,奴家在这边啦~”

\”将军,这里,我在这里啦~”

威武将军伸出手往前,高兴的哈哈笑着,趣味调侃:“别急,一个个来。”

“啊呀!”

“哈哈,抓到了。”

威武将军抓到了人,摘掉蒙面的帕子,见是个红脸娇羞的美人。

他哈哈的笑了两声,强势的在美人脸上亲了一口。

“啊呀!将军好坏!奴家要羞死了。”

这时候琴声停止,月娘抱起古琴站起身,她撩起珠帘,走到几个打闹嬉戏的男人女人跟前。

月娘福身告退,这时候威武将军道:“月娘,陪本将军喝一杯。”

月娘自不好拒绝,身在花楼就没理由给自己立牌坊。

于是她嫣然巧笑道:“好啊!”

威武将军一直想得到月娘,这月娘不但长相美还很有心计。

就像一朵带刺的蔷薇花,远看美丽动人,近看扎手。

月娘倒酒,巧笑与威武将军对饮:“奴家敬将军一杯。”

“好!哈哈!”

两人一同饮尽,威武将军再次夸赞:“好酒量。”

“奴家再敬将军一杯。”

“好!哈哈。”

两人心怀鬼胎,都想着将对方灌醉。

你来我往,酒坛子一坛比一坛多。

酒过三巡,威武将军已经被灌醉,一头栽在了桌上。

而月娘却半点醉意都没有,她优雅的放下酒杯,攥住威武将军的发,使劲往后一拉 ,连着脑袋都离了桌面。

月娘超级不屑,呵呵两声道:“跟老娘喝酒?老娘会喝酒的时候,你小子还在娘肚子里。”

一旁的小姐妹们拿帕子偷笑,附和月娘:

“是了,是了,月姐姐多厉害。”

“就是,换做千杯不醉的酒仙跟月姐姐喝酒都得认输。”

月娘被捧,傲娇的哼了哼,手劲一松,轻飘飘道:“把这臭男人扒光衣服丢到皇城门口。”

“好嘞!”

“辛苦姐妹们了,今晚喝水有点多,老娘出去放放水。”

花楼里的姑娘将威武将军扒光衣服,装进麻袋,偷摸从花楼后院运了出去。

到了皇城门口,从马车上踹了下了车。

麻袋滚了了两圈,到了皇城的城门角落。

比起从马车上摔出去的相爷,逼着府上老妈子从了自己的摄政王,被扒光衣服装入麻袋丢到城门角落的威武将军,兵部尚书比三位要体面一些。

兵部尚书例行公务完毕,回到府上。

这兵部尚书没什么臭毛病,就一个毛病惧内。

一天忙碌本就是累的话都不想说了,到了家中还要时时刻刻猜忌自家夫人心思,真是劳心劳力。

今日饭桌上,兵部尚书夫人笑着问:“老爷,可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兵部尚书心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瞅了自家夫人一眼。

他努力想了想,深思了很久。

夫人生辰是在冬天,现在是夏日。

夫人的娘六十岁大寿在二月份,已经过了。

岳父的七十大寿在八岁,八岁不易办生辰宴,移到了九月。

啊啊啊!!!到底什么重要日子啊?

兵部尚书夫人见兵部尚书迟迟不作答,阴了脸道:“老爷不会是忘了吧?”

“怎么会?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忘记。是不是你去寺庙祈福的日子?”

“不是。”

“那就是儿子的生辰。”

“不是。”

“那就是儿媳妇的生辰的日子。”

兵部尚书夫人气的整张脸都黑了,她一肚子火耐着性子道:“妾身劝老爷仔细想想。”

兵部尚书瞬间被逼疯了,一个头两个大,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落。

他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弱弱的说:“还请夫人明示。”

兵部尚书夫人气炸了,愠怒拍桌,气急败坏的问:“你心里还有没有我?你一个秃顶,眼瞎,黑牙,丑不拉几的人,有脸不将我放在首位吗?”

“……”

兵部尚书也生气,自家夫人老拿他的缺点说事。

可他不敢刚,他可受不起自家夫人的一锤一打。

“我,我错了!”

“小樱,抄家法。”

兵部尚书夫人是将门出身,武艺高强,谁都奈何不了她。

拿着家伙就朝着兵部尚书打去,兵部尚书也练就了快跑的本事。

你追我跑,你打我躲,一时间鸡飞狗跳。

最终结果因兵部尚书的反抗闪躲,被打的鼻青脸肿。

兵部尚书被打趴在地上,全身抽搐。

兵部尚书夫人霸气扔掉手中板子,叉腰道:“一天一顿打你才舒坦。你记好了,今日可是我生儿子踏入鬼门关差点回不来的日子。”

“……”

兵部尚书吐血,整个人都不太好。

这么细微的日子,是个男人都记不得。

翌日一早,摄政王搂着一个老妈子醒来,吓得嗷嗷大叫,整个人差点疯掉。

威武将军醒来后,发现自己被一群百姓围观。

他光着身,捂上也不是捂下也不是,赤脚跑回了府。

左丞相更糟糕,回家后一直沐浴沐浴,导致自己全身起皮。

兵部尚书顶着一张猪头脸,被逼去上朝。

东寻国早朝,太后顶着一张被马蜂叮的满面包的脸垂帘听政。

底下黑压压的一片官员,高呼吾皇万岁万岁,太后千岁千千岁。

龙凤宇看到太后那张脸就想笑,从上朝开始一直憋笑。

猪头太后,哇吼吼!

原创文章,作者:樱云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4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