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哥哥八个爹:人参公主五岁半》小说章节目录云妃,龙凤宇全文免费试读

翌日天蒙蒙亮,年轻帝王先斩后奏,颁布两道圣旨。

第一道,天气炎热,皇宫不宜避暑,太上皇迁址避暑山庄,立即启程。

第二道,太上皇寻回了失散多年的私生女,册封为永欢公主。

这两道旨意颁布后,整个朝野哗然。

太后因昨日生辰酒醉未醒,醒来便得知这两件事,当下就沉了脸。

愠怒的太后带着人马找上龙凤宇时,太上皇已经被送出宫避暑。

此刻下了朝的龙凤宇正在清政殿内与钱金一直用早膳。

钱金看着满桌的早膳,流着哈喇子。

她是个没出息,没定力的,看到好吃的就集中不了精神的小吃货!

哇呜~

此刻殿外,尖锐的太监声响起,高呼:“太后驾到!!”

含笑的龙去凤宇立刻阴了脸,一张死气沉沉的脸,宛如一夜间丧父丧母。

钱金瞅了一眼,心下暗暗想:一息变脸,论皇帝的素养重要性,要考!!

太后雍容华贵,服饰艳丽,一点也不似太后本尊。

龙凤宇起身,迎上去,作揖:“儿臣见……”

话还没落下,太后已经愤然抬手一巴掌,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龙凤宇被打了一耳光,低头垂眼,没有任何情绪。

钱金看着,她瞧见了少年皇帝隐忍攥紧拳头的举动。

哥哥怕太后哇?

太后见龙凤宇没有异样举止,气急败坏道:“你好大的胆子!趁着哀家今日没上朝,你私自颁布圣旨,是没将哀家放在眼里吗?别忘了,你能坐稳皇帝这个位置,完靠哀家与哀家的娘家!什么东西。”

这话钱金听不得,哥哥待她非常好,她怎么会让哥哥平白无故的受辱。

她一丢筷子,踩在椅子上站起身,叉腰道:“喂!你怎么开口说话的?你娘没教过你讲礼貌吗?”

太后这才注意到钱金,目光落在钱金身上。

小姑娘长得漂亮,黑漆漆的眼睛很有神,这一副刁蛮作死样着实无感。

她伸手一指钱金,质问道:“她是谁?你册封为公主的小贱人?你说!告诉哀家,是哪个不知死活的贱人敢在哀家眼皮底下生下这么一个野种!!”

龙凤宇微抬眼,他面色苍白,身子也明晃了下。

瞧着一副弱不禁风,风一吹就倒下羸弱样子。

他作揖道:“母后,这事怨不得儿臣,也不能迁怒永欢。昨日父皇突然醒了,连夜召见儿臣,逼着儿臣写下圣旨。”

“什么?”

太后有那么一瞬间认为自己耳背,瘫痪在床只差两腿一蹬的太上皇醒了?

她点的香料毫无作用?

那可是南疆地带的香料啊啊啊啊!!!

“父皇醒了,只说永欢公主是父皇与柳妃所生,让儿臣悉心照顾,好生抚养。儿臣重孝道,被迫接受。儿臣无奈,也请母后息怒。”

龙凤宇恭敬的说,若不是太后大权在握,他不会听之任之。

好在如今寒毒已解,他有时间部署,定让这毒妇尝尝仰人鼻息,受人牵制的滋味。

太后听后更是生气,太上皇醒了已经非常匪夷所思,怎么还跟柳妃生下了个孽种?

当年太上皇就是为了柳妃想散尽后宫,独宠一人。

她巧妙设局才将贱人赶走。

如今自己杀不回来,派个孽种来恶心她?

太后深吸一口气,阴沉着脸道:“这般没教养的孩子留不得,哀家也不想瞧见这孽种,你给哀家打发走。”

龙凤宇立马接话道:“儿臣知母后不喜,准备将永欢交于寒王教养,不日便送去王府,母后莫要担心。”

龙凤宇的态度很好,这一点让太后十分满意。

太后嗯了一声,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

钱金出声打断:“老妖婆,你好讨厌!!钱金一点也不喜欢你。”

太后怒了,准备喊人。

这时候龙凤宇道:“母后息怒,童言无忌,善恶不分。母后先回去,待儿臣安顿好永欢,立马来母后宫中商议父皇避暑之事。”

太后现在急着找回太上皇,生怕用药不够毒不死太上皇。

她要丧偶!!她要丧夫!!

“嗯,哀家等你。”

太后匆匆离开,龙凤宇见人走了,这才松一口气。

钱金已经跳下椅子,两步小跑到了龙凤宇身旁,她攥住他袖子,噘嘴不满:“哥哥,你做什么怕她!!”

龙凤宇无奈一笑,蹲下身子道:“因为太后朝中势力大,哥哥只是个傀儡皇帝,没什么实权。”

“哥哥,她打你巴掌!钱金不高兴,钱金要替哥哥出气!!”

龙凤宇见气呼呼的小钱金,小丫头片子真可爱,也暖心。

他不禁笑了,揉揉她的头顶心的发,柔声道:“你要怎么为我出气?”

钱金敢一个人下山,天不怕地不怕自是有些本事的。

她一身是宝,谁敢招她?

鱼不死但网一定破!!

于是她拿出了她另一件法宝,一支金玉神笔。

她熟络的拿着笔在指尖转悠了一圈,笑着说:“哥哥,知道这是什么吗?”

“笔。”

“对寻常人来说是用来写字的笔,对钱金来说是自保的法器喔~”

“嗯?怎么说?”

龙凤宇很是好奇,钱金太神秘。

他一直不敢询问她,为什么她的头发能治病,她敲打木鱼能醒脑。

钱金想好好表现下,哥哥好似过的很艰难,没关系!!

她来疼!!

于是她拉住龙凤宇的袖子,催促说道:“哥哥!快跟钱金走,钱金想让哥哥乐一乐。”

龙凤宇起身随着钱金出了清政殿,两人没有带太监宫女,偷摸尾随在太后身后。

太后这女人过于优雅散漫,此刻带着一行人去了御花园。

钱金拉着龙凤宇走了假山,两人躲在隐蔽处。

龙凤宇好奇道:“你要做什么?”

钱金张望了下,东瞧瞧,西看看,最终神秘一笑。

她晃动了下手中毛笔,笑嘻嘻的说:“马蜂窝里的马蜂快去御花园叮咬穿朱红衣裳的老妖婆,叮死她!咬她个满头包!”

龙凤宇就瞧着她拿着笔对着空气写了一行字,像模像样,一个字都没错。

最神奇的是对着空气写的字是金色,一段文字写完才消失。

而文字消失后,一阵嗡嗡,一阵嗡嗡,越来越近,越来越响。

龙凤宇惊的目瞪口呆:“!!!”

原创文章,作者:樱云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4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