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中子)婴七白灵津_(婴七白灵津)全文阅读

第七章 河中浮尸

走出密林后婴七三人来到了黑河。

管它叫黑河是因为这条河吞了不少人的命,每逢雨季,总有几个不怕死的城里人喜欢来村里搞什么野泳,结果丧了命。

河道两旁是枯黄的芦苇,只要风吹过就倒了一片。

月亮高高悬挂在空中,一个糙汉的吼声划破了寂静的夜。

“过来搭把手哎。”

“瞧见哩,瞧见哩。”

“要不要报警,村长?”

因为阿贵身体孱弱,所以村长也早已换了人。

孟婶吸了吸鼻子朝婴七的方向看来,白灵津立即将她拉到了芦苇后边。

“看来你奶奶也不是无用之人。”白灵津瞧着婴七红扑扑的脸蛋说。

发现是风在作祟后忙又去看被打捞上来的浮尸。

“报什么警,莫要让外面的东西侵染村子!”孟婶瞪着眼睛说。

捞尸的糙汉挠了挠头不敢再说话,因为村长对孟婶言听计从,点头哈腰。

婴七看到泡发了的尸体,肚皮外翻肿大,看样子喝了不少水。

“河水的味道怎么样?”婴七白了一眼男鬼说。

男鬼的眼睛里流出血泪,婴七蹙眉,不满说:“为什么你们鬼魂哭起来都是流血,真丑!”

白灵津抿着嘴,面露悦色,眼睛却时刻观察着黑河异样。

月光下黑河显得特别平静,像是一面镜子。明明刚刚捞尸的竹筏才靠岸,怎么会一点水波都没有?

忽而,白灵津看到一个身穿碎花衣裳的老妇,她无手无腿,只剩躯干骨在岸边抖动。

明明是没了手臂的,碎花衣裳的袖子却也跟着抖动起来。

老妇似乎也发现了白灵津,正对他咧嘴笑呢。

笑时嘴咧到了耳根处,露出两排牙龈和黄黑黄黑的牙齿。

白灵津急忙捂住了婴七的眼睛,喝声说:“别看!”

那老妇不是别人,正是婴七的奶奶。可真正的孟婶正在一旁做法驱邪。

老妇像孟婶,但又不是孟婶。

“什么邪祟?”婴七忙着扒开白灵津的手。

就在白灵津松手的那一刹那,老妇不见了。婴七翻了个白眼,又继续看着黑河。

她也同白临津一样发现了黑河的异样,于是转头问男鬼,“你为什么会溺水?”

男鬼收起了如猫叫春般的哭声,一脸认真的开始回忆起来。

等了许久男鬼就说了句不记得了,气得婴七想把他灵魂打散的冲动。

“但是…但…”男鬼支支吾吾说,他护着头,怕婴七突然给自己天灵盖一击,“我记得我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落水了,可下了水…就…就没影了!”

婴七倒吸了口凉气,按理说鬼是不能随便害人的,除非他想永不超生!

害他的还是一个小鬼,这就说不通。男人的阳气一般比女人重,再说小鬼的能力最多只能让他呛口水,不至于丧命。

除非…小鬼不止一个,又或是还有更厉害的大鬼?

“狐妖,所以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调查这条河的?”

“夫人。”白灵津立即谄媚一笑,“是的。”,他重重点了头。

河里面,一定有他想要的东西!

但是他不能告诉婴七自己要干什么,若是婴七发现自己被利用了,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虽然不知道白灵津要干什么,婴七暂且认定为他是为了增加功德,好早日飞升成仙。

婴七从不觉得他是神仙,因为他除了给婴七一把驱鬼的匕首之外没做什么实质性的贡献。

孟婶又嗅了嗅,最后才肯收拾东西准备回去。

“这孩子也怪可怜,可是偏偏犯了忌讳!”孟婶叹了口气,将袋子里的香灰拿了出来,“每个人,来取一点点在额头上,所有人,回去的时候都不能回头,听到了吗?”

“听见了。”众人忙应。

原是西村的井与黑河相连,大家连喝了几天腐尸泡水所以才会闹肚子。

可是区区一具腐尸也不至于影响了整个水源啊,孟婶心里也犯怵,她也知道得罪不起河里的东西,只好多撒了些糯米和纸钱。

至于那具腐尸,他们将他埋在了乱葬岗!

“他们犯法了!”男鬼急跺脚,他还想回家呢,“他们侮辱尸体!”

“你信不信我现在也可以侮辱你?”婴七觉得男鬼聒噪,于是呵斥说。

男鬼立即闭嘴,不敢发出声音。

现在最重要的是查清楚河里面究竟有些什么东西!

“你是几点下河的?”

“两点…吧…”男鬼犹豫说。

白临津和婴七相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为了避免孟婶发现自己偷偷跑了出来,婴七不得不在她之前回到家里。

好在孟婶回家之前都有一些程序要走,到了岔路口她用红猫叶扫了众人全身,又冲着路口大喊“回家喽!”,最后才带着大家回了家。

回家之前要先回到英婶的家里,因为他们是从那里出发的。

待他们回来天已经微亮,光亮从黑暗中挤了出来,微弱微弱的。

婴七差使男鬼给他补窗子,自己则和白灵津坐在床上看书。

“你到底能不能帮我嘛。”男鬼委屈的撅着嘴。

婴七真怕他的脸突然破了,流出脓水来。

“你需要他的灵魂吗?”婴七漠然的问了下旁边的白灵津。

白灵津倒是认真的打量起男鬼来,“算了,他执念不太深,不要了。”

婴七倒来了兴趣,“那些东西害死了你,你都不恨的吗?”

男鬼认真的想了想,一脸天真的摇了摇头,“我也是救人嘛。”

“那不是人。”婴七无情说。

“可是我跟他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害我?”男鬼的脸色依旧看不出恨意。

“你觉得我打你需要理由吗?”婴七拿起旁边的梳子砸向了男鬼,梳子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砸到了墙壁,碎成了两段。

男鬼拍了拍胸脯,悻悻的朝婴七笑了笑。

婴七气不过,又拿起匕首在空中比划,眼神尽是威胁之意。

“对不起。”男鬼立即转身糊着窗户。

白灵津看似在看书,其实思绪还游离在黑河上。婴七连叫了他三遍都没有反应。

“七七,出来吃饭了!”

孟婶在外喊。婴七立即收起匕首将它别在了腰间然后走出了屋子。

孟婶警惕的在婴七身上嗅了嗅,然后用红猫叶在她身上扫了扫。

婴七比划:奶奶,我没有出门,为什么要扫。

“别瞎比比,就算你魂出去了也不行。”孟婶用红猫叶扫完之后又用炭火在她额头上点了一黑点。

婴七不解又比手语:怎么不用香灰了?

“香灰除祟,黑炭镇邪。”孟婶解释说,“婴七,记住了,今天可不能跟捞尸的那些糙汉瞎比划。”

婴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就算孟婶不提醒,她也不会跟捞尸的讲话的,而且也没有多少人愿意跟他们讲话。

原创文章,作者:长里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40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