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中子)婴七白灵津_(婴七白灵津)全文阅读

书名:棺中子

简介:民间有七日还魂的说法,人死了七天是要要回家的
就在第七天的时候,西村的村民发现了吊死在家里老梁木上的黑子
他全体通黑,眼睛瞪得极大,眼珠悬悬欲坠
村民在黑子婆娘死的第一天的时候就闻到了腐尸的味道,到了第七天的时候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寻着味道找源头,却发现黑子吊死在自家里
与此同时,西村的神婆孟婶也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去刨了黑子婆娘的墓,竟从里刨出一个天生异瞳的女娃娃
从此,西村便怪事连连…

棺中子

《棺中子》在线阅读

第四章 丑陋的灵魂

被匕首伤了的王富贵跑也跑不了,只好缩到了墙角。

“现在知道害怕了?”婴七以玩弄的口吻说。

王富贵怔然,婴七竟然是会说话的?

王胜夫妇由于实在担忧所以带着自己的儿子去了医院,过于害怕的汪采英说什么也要带上孟婶才走。

一旁的白灵津正擦拭着匕首,他将匕首擦得蹭亮,上面能照映出白灵津俊逸的半张脸。

“婴七,我是你富贵爷爷呀。”王富贵笑呵呵的说,试图让婴七手下留情。

“躺在病床的人才是你的亲孙子!”婴七一怒,抓着王富贵的领子大喊。

连小孩子都不放过,其心可诛!

没想到王富贵做了鬼也如此欺软怕硬,他全身颤抖,双目猩红,两行血泪顺着脸颊落下。

婴七为了避免脏了自己的手忙放开了王富贵,“晦气!”

在婴七审鬼的时候白灵津是不敢打扰的,不然,她也会他当做鬼处理掉。

王富贵摸着脖子,暗自庆幸自己的身首同在。

“你不是要净化这些灵魂吗,还不收吗?”婴七看着白灵津问,她一秒也不想再看见王富贵。

白灵津蹙眉,一脸厌弃的说:“太脏了,净化不了。”

王富贵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也大致听出来他们不会放过自己。

左右都是绝路,倒不如拼一拼。王富贵突然冲向婴七,他斗不过白灵津但未必打不过凡胎肉体汪婴七。

说时迟那时快,婴七连拉着白灵津往后退了一步。

“不自量力。”婴七冷冷说。

白灵津在婴七的脸颊处亲了一口,“那我在外面等你。”

话落,白灵津便消失了。王富贵像是胜利了一般大笑,在他看来汪婴七不足为惧。

一个快步,婴七抓住了王富贵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即使是鬼,被灵力伤到也是会痛的。

“咳咳…”王富贵苦苦挣扎,一个普通的神婆怎么可能会有灵力?

婴七可不能将王富贵灰飞烟灭,否则地府的鬼差会寻她麻烦的。

啪的一声,婴七将王富贵甩到了墙角。王富贵不敢再造次,又一次乖乖的缩在墙角。

没有动静之后白灵津又出现在了婴七旁边,婴七这才慌忙擦了擦脸给了白灵津一记眼光。

王富贵哭得很难听,像是后山的乌鸦嘶叫。

“你是东村的村长,认识叫哑女的女人吗?”婴七坐了下去,一脸严肃的问说。

王富贵的眼神分明在闪躲,但却说:“不,不,不认识!”

“撒谎!”婴七重重的拍了下桌子,手麻了红了也不知觉。

被吓到的不止王富贵,还有一旁悠然自得吃着葡萄的白灵津,他怕王富贵连累到自己,于是也连忙正襟危坐。

王富贵连忙跪在地上磕头认错,“我…我…瞧她漂亮,所以…所以…”

“所以你玷污了她,还砍了她的双腿?”

“那是因为她要逃,她还踢断了我的命根子!”王富贵有些理直气壮。

婴七的眼睛似要冒出火般,她五指攥紧,额头青筋凸起。

眼看婴七就快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白灵津怕她冲动,先一步将王富贵的灵魂打散。

婴七怔然,“你疯了,你不怕地府的人找你吗?”

“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白灵津不以为意的说。

“我们算是帮哑女报仇了吧。”婴七瞧着空无一人的墙角说。

白灵津微微颔首,五指不自然的攥紧。原本冰凉的玉壶却发烫起来,他用灵力压住了女鬼最后的挣扎,直至玉壶发出微弱的光亮,他才露出一丝不明深意的微笑回答说:“嗯。”

每次聊到玉壶,婴七就感觉白灵津比平日里要正经和冷淡,她觉得正经的白灵津令人捉摸不透,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但婴七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王富贵还没有交代出为什么要缠着汪采英不放!

如今全部的线索都在汪采英身上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婴七就被汽车的声音吵醒。

平生没坐过车的孟婶连是吐了几次,最后虚弱得不得不让人背着她先回家。

婴七让人拆了麻绳,她走在前头,抬棺的跟着后面。

汪采英心有余悸,把身子压得很低。其实碰到也没事了,毕竟棺材里只是一副肉身,灵魂都散了。

到了坟地之后婴七拿出鸡蛋走了一遍程序,鸡蛋若是碎了说明死者想在此处立坟,若是不想即使碰到石头也不会碎。

婴七挑了一个土质较硬的地方,鸡蛋碎了,流出蛋液,立即就吸引了很多蚁虫。

由于王富贵的魂已经没了,所以葬在哪里都无所谓了。

婴七看了一眼旁边的坟墓,将袋子里的糯米洒在了他们的坟头上,挨着王富贵坟墓的坟都不能有遗漏。

下完葬,婴七是最后一个人走的。所有的人回去的时候都不能回头。

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旁边的矮坟上坐着一个红衣小女孩朝着婴七摆手,她晃着双腿环视了一圈孤零零的坟墓。

百年了,只有她一个人。

“谢谢,姐姐再见。”

婴七自然听到了,但是不能回头。在世间游荡的,都是没能投胎的。

若不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就是执念太深的。

原创文章,作者:长里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404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