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玄幻,与主角修道成仙》小说章节目录陈锦程,王北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入玄幻,与主角修道成仙

小说:玄幻

作者:保佑耳朵

简介:陈锦程带着‘天道检测修复系统’进入自己写的洪荒玄幻世界中。一步步探索后,本以为如同鸡肋的系统却是有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能力。诊治不治之症,解天下万毒,,,,,,于是陈锦程制定计划,不惜远赴千万里,只为了找到主角邓修临去抱大腿,蹭主角光环。以求在这乱世之中活下去。其后陈锦程与邓修临结为朋友,一路相互扶持成长,揭开各自背后云遮雾绕的秘密。双双在磨砺中目标达成一致,一文一武,联手争霸洪荒。

角色:陈锦程,王北

《我入玄幻,与主角修道成仙》小说章节目录陈锦程,王北全文免费试读

《我入玄幻,与主角修道成仙》第1章 玄幻世界免费阅读

头痛欲裂,犹如被密密麻麻的芒针扎刺一般。

昏迷的陈锦程在剧烈疼痛地刺激下恢复了一些意识,只感觉脑中翻江倒海的难受。他试着挣扎一下,一时竟没有力气完全醒来。

感觉身下坚硬,有些颗粒石子咯的后背难受。他仿佛是躺在地上。

虽闭着眼睛,眼皮下却是红彤彤的一片。凭借经验,陈锦程知道这是太阳在直面照耀的感觉。可是四周吵吵闹闹,时不时有轰隆隆的炸响声,又是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是在家写小说吗?”

“当时只感觉被一只手从背后拖入黑暗之中,,然后就昏迷了,,”

带着疑问,陈锦程挣扎许久,终于眼皮跳动两三下,这才睁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挺拔的身影正屹立在空中。一袭金甲白袍,在背后骄阳的照耀下闪烁熠熠光辉,犹如神明光彩。

周围山树葳蕤,一条蜿蜒道路掩伸其中。

陈锦程挣扎坐起了身子,有些懵逼。这是在哪里?拍电视呢?

他还在思考时候。空中金甲少年手里一把四棱金锏上,便攀附上一道道细密的雷线,冲起闪烁的雷芒,劈里啪啦作响。

随后男子一挥雷锏,带动电芒,自上而下,直直俯冲向前方。

前面一阵黑气滚滚涌动,当中冲出一只狰狞的公鸡。身形竟然与路边树木一样高大,周身铁色斑锈,破破烂烂,一条条腐烂的蛆虫在身上蠕动。看的陈锦程毛骨悚然。

那公鸡扑棱翅膀,张扬锋利的钢钩爪子,携带着腐烂气息在地上轰隆隆向前冲来,伸爪袭上金甲少年的雷锏。

哪知少年手中雷锏威力巨大,虚影笔直划过,直接击断了公鸡的鸡腿。

公鸡受创。嘶鸣一声,似乎感受到危险,携带着黑气一瘸一拐的向后跑去,卷起后面一地尘土。

看到公鸡落入下风,陈锦程身边渐渐有议论声响起。他这才注意到除了金甲少年,他们这边还有十几人,都是裳衣绣袍,冠发簪鬓,似乎古人的打扮。

“太好了,那金甲少年实力强横,就要赢了。”

“谢天谢地。他要是打跑了对面的贼寇,我等就不用被打劫了。”

“对面那胖子当真可恶。修为不高,只凭借着手中的鸡毛令耀武扬威。若无那鸡毛令,我必定挫其灰骨。”

“金陵郡乃是我人族皇朝旧都,六部建制犹在。这里又临近‘药虚宫’,他竟然敢在这里白日打劫。就不怕被满门抄斩吗?”

“回去后,我必定禀告宗门,将之剿个干净。”

陈锦程一直在竖着耳朵听。人族?金陵郡?药虚宫?打劫?这是哪里跟哪里,分明荒谬,但却又有些熟悉。

答案呼之欲出,却偏偏想不起。一口气积压在胸口,这感觉很难受。陈锦程挠了挠胸口的黄色背心。

身边两个白衣女子的谈论声紧接着也传入他的耳中。

“那金甲少年是谁,你知道吗?明明是身道三重,开穴海后期境界,却能够驾驭飞行武技,这是我宗门掌门亲传弟子才有的实力。但看他岁数,却是小得多。”

“那是华卿狂,京城之中,庙堂之上,华太傅的独孙。”

“真的吗?好帅啊,好厉害。太傅之孙,家世又好。如果有可能我要嫁给他。”

“我也是。”

“我先说的,我先嫁,你做小。”

,,,

华卿狂??陈锦程听到这个名字,脑子里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他最近写的小说中,男二号的名字,怎么能忘了?

还有如此狗血的台词,难怪自己这么熟悉。可不就是自己编的嘛。

这个情节,应该是华卿狂在去往药虚宫的路上,遇到了劫匪。他这边的十几个人都是被劫匪挡住了。

陈锦程心脏狂跳起来。难道自己穿越了,来到了自己书中的玄幻洪荒世界?可是怎么这么倒霉,刚来就碰到了打劫的。

穿越来的不都是人上人吗?

前面的一个黑衣胖子,看到脏嗜鸡被雷锏击杀。细小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很是生气。手中一只巴掌大小鸡毛形状,通体铁色的‘鸡毛令’便腾空而起。化作一只矩形令箭。

陈锦程知道,这就是劫匪头头,王北。刚刚那只公鸡就是他用‘鸡毛令’幻化出的脏嗜公鸡的本体。

而此时,王北拿个鸡毛当令箭。霎时从地里招出来一个青面厉鬼。衣着破烂,嘴角涎着口水张牙舞爪的扑向华卿狂。

“厉鬼令。鲜血为祭,脏腑招引。”

随着王北大喝,浓郁的腐朽气机滚动四周,比那公鸡更甚。

陈锦程距离老远,依旧感到腹内五脏涌动,似乎受到厉鬼拉扯,就要从胸腔中翻腾出来。他极力的压制住这种感觉,心脏不由自主摆动难受。暗自大骂。

“该死。太危险了。华卿狂快干死他。”如果华卿狂再不出手,陈锦程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华卿狂目光凌厉。手中金锏四棱上雷线窜动,凝出四条锋利的雷刃,而后左开右合,迎上厉鬼,铿铿锵锵的将之击地步步后退。

阳雷本来克邪煞。

厉鬼四周黑气急速被雷光湮灭。每次受到雷锏一击,就噼哩啪啦的作响,身形仿佛被浇灌热水的雪人一般,急速消散一截。惨叫戚戚。

不多时,那厉鬼退的已经距离王北只有五步距离。再退的话,王北自己就要暴露在雷锏之前,凶多吉少。

王北渐渐面露恐惧之色,慌乱后退。

而对面,华卿狂忽然大力一锏。锏之厚重顿开,承载雷刃之锋芒,一击从上而下,如劈砍之姿,竟然将厉鬼活活劈成两半。

“呜,,,”

厉鬼惨叫,两半身躯流着绿色血液如烂泥倒在地上,手指仍然无方向的乱抓。

在王北惊恐目光中,华卿狂锏尖猛然戳向他胸口膻中位置。

修炼身道以膻中为命穴,联系周身三百六十穴海,容纳灵气。膻中被破,可说身道修为尽丧。华卿狂极度厌恶这胖子打劫行径,所以出手毫不留情。

眼看着华卿狂一锏就要击中王北膻中,被打劫的许多路人此时面色稍稍放松下来。他们以为大局已定,都警惕的看向王北的同伙,防止他们出手帮助王北。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王北的同伙们依旧平静地在一旁观战,并未有丝毫出手的打算。

坐在地上的陈锦程看到这一幕,忽然心中猛地跳动一下,遂即就记起了什么。

书是他写的。他想起这一战,华卿狂是以惨胜收场的。

所以华卿狂这一锏过去,不但没有讨便宜,反而就此中了王北圈套,吃了个大亏。以至于后面,再没能力庇护其他人。所以其余路人最终还是被王北给打劫了。

眼下,陈锦程自己也是被打劫的人。他怎么会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发生?他一定要帮助华卿狂。华卿狂若赢了,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打劫自己?

“小心背后,,雷击雀。”

陈锦程朝着华卿狂大吼一声。没头没尾的一句话,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却都带着满眼的疑惑。

有人略微迟疑,转头又看向华卿狂。

而此时,王北原本充满惧色的眼睛,也一瞬变得狠辣起来,空中鸡毛令箭一闪黑芒。

“扑哧。”

华卿狂背后的地面,忽然伸出四只鬼手,一下抓住他的两只脚踝,将他向后一拖。而后趁着华卿狂动作停滞的一瞬间。一只厉鬼已然从他背后爬了上来,冰冷的鼻息在他耳鬓回荡。厉鬼两只胳膊顺势锁住了他的喉咙,窒息的感觉骤袭而来。

同时另一只厉鬼已然挡在华卿狂的雷锏之前,伸出惨绿的手爪生生抓住了就要击穿王北膻中的雷锏。

长锏攻势凶猛,一直划破厉鬼掌心,而后刺穿厉鬼身躯三尺,径直到达王北膻中一指距离,这才停了下来。

面前被华卿狂雷锏洞穿身体的厉鬼,惨叫一声过后渐渐没了声息。

王北有惊无险。

所有人冷汗从背后流了下来。他们能够预料到,下一瞬,华卿狂必然被身后厉鬼勒断颈项而死。而等待他们的就是劫匪的盘剥的下场,生死难料。

原创文章,作者:保佑耳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3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