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仓鼠挡天灾》小说章节目录李墨,李墨白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变成仓鼠挡天灾

小说:都市

作者:孤独的幸福鱼

简介:“人们只知道凤凰是可以重生的,却忽略了它在烈火炼狱中挣扎的环节。” 李墨白被好兄弟蓝山设计害死,借尸还魂到了仓鼠身上,从而经历了一次匪夷所思的奇遇,其中认识了老鼠大波波,鹰隼第六夜等动物朋友,要想报仇,就先让自己在进化之路上变强吧! 身不苦则福禄不厚,心不苦则智慧不开。所有大彻大悟之人,都曾无药可救过。 心不死则道不生。人的末路就是神的开端。

角色:李墨,李墨白

《变成仓鼠挡天灾》小说章节目录李墨,李墨白全文免费试读

《变成仓鼠挡天灾》第1章 重创免费阅读

马路对面是一家鲜花店,店名“妖娆”,很独特的名字。

三个刚刚放学的高中女生,正对着李墨白那俊朗的外型,和健硕的体型,指指点点。她们眼神中,充满了爱慕的笑意。

不过她们马上就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进了附近的一家快餐店,没有看到接下来的事情。

“嘿嘿——。”李墨白站在斑马线上,嘴角突然上扬,情不自禁的傻笑了起来。一扫刚才被抽烟男子,破坏的不悦情绪。他之所以这么高兴,自然是想到了女朋友孙珂珂。

一想到她甜美的笑容,跟待会一起要做的事情。他的心里,就情不自禁的乐开了花。

可紧接着,他就又想到了母亲,想到母亲拿着孙珂珂的八字,去找人算命的事情。回来就没好气的说,他们俩个不合适,八字不合,还是趁早放弃这段感情——。

想到这里,李墨白渐渐蹙起了眉头,封建迷信那套,他才不信,但他也不想惹母亲不高兴,若仅仅因为所谓的大师,说了几句命格天理的话,就让他放弃这段感情,那也是万万不肯。

就在他还沉浸思考的时候,“哎呀”一声,随着一阵猛烈的刹车声,和人群的尖叫声,他的身体,在毫无防备下,被突然重创了——-。

李墨白飘在空中,对着那个静静躺在地上的‘他’,有些发呆。

看着殷红的鲜血汩汩而出,从‘他’的后脑慢慢扩散开来,像一朵红艳艳的,慢慢绽放的大红花。

惶恐,不安,无助,这些情绪纷纷扑面而来。一时半会儿,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真应了那句老话儿,乐极生悲?又或者,真是应了那几句命格天理?

李墨白赶紧晃晃脑袋,禁止自己在想下去。他在空中昂首闭眼,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三秒后,他睁开眼,抖擞精神,直接往身体的方向俯冲了过去,他努力尝试回到躯壳里,操纵身体重新站起来。他觉得从空中高速俯冲下来,利用这把猛劲儿,有可能做的到!

他果然做到了,居然真的穿进去了,只是下一秒又穿出来了。他又马上尝试着,照躺地下的肉身姿态,一样的躺下,摆出同样的造型,发现也只是貌合神离,甚至操纵不了自己手指头动一动。

他的身体居然在排斥他的灵魂,完全没有相融的迹象!

“我,真的死了?还是,被撞晕了?我现在是谁?躺地上的那个又是谁?有知道的没?”

李墨白哆哆嗦嗦的问自己,也问他周围的人。

他整个人,又渐渐飘到了半空。

这个时候,他才开始害怕,甚至心底升出一丝绝望。

人只有在所有办法都用尽了,然后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才会逐渐走向崩溃的边缘,因为在此之前,还有一个词汇,叫‘希望’。

现在没人告诉他答案。

人群漠视空中的他,或者说,他们根本看不见他,也听不见他。

周围的人越积越多,他们都在看着,那个躺在地上,呈‘大’字型的‘李墨白’,指手画脚,议论纷纷。

李墨白飘在空中,忧伤的看着自己变得几乎透明的身体,和人们脸上不断变换着的表情。

他看到那些面孔,有焦急的,有同情的,有惋惜的—–。咦?居然还看到一个,窃喜的?

这个在偷偷窃喜的人,李墨白不认识。这个人躲在一簇人群中,把头深深隐藏在别人的背后。

可在多的人群,也隐藏不了他那龌龊的神情,和窃喜的表情。

如果现在用航拍镜头,来捕捉此刻画面的话,你就能看到,他在人群中,笑的有多么的猥琐。

那个人在人群中偷偷窃喜了一阵后,忽然一弯身,不见了。如同一只遁地而去的老鼠。

李墨白觉得他肯定是个心理变态的家伙。

肇事司机没有逃走,他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黑黝黝的皮肤,憨厚的面孔。

他大口喘着粗气,哆哆嗦嗦的,打开车门,步履蹒跚的下了他那辆,破破烂烂的银灰色面包车,斜方向站在李墨白的面前,紧张的攥着拳头,面目焦急的看着前方,躺在地上的‘李墨白’。

或者说是,他在努力的看着地上躺的那个‘李墨白’,好似他在努努力,就能把他给看醒过来似的。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交警来回走动着,疏导人群及交通,并时不时的歪头,不断用肩膀上的对讲机说着什么。110也来了,警车上的警灯,红蓝交错的闪烁,格外引人注目。他们下车后,开始拉警戒线,封锁了交通,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而那位肇事的农民,也被为首的警察询问事故的原因,让他指认了事发现场,随后叫手下,把他带上了其中一辆警车,先行带走了。

李墨白的魂魄,缓缓降到他自己身体的旁边,怔怔的看着人头涌动的那群人们,和右边这个表情严肃的警察。

现在的情况不仅仅是严肃,简直是悲惨,毕竟他死了。

现在李墨白除了情绪有点低落外,身体上却并不感到痛苦。身体不痛苦,情绪上倒也好过点儿。加上他刚才一顿操作猛如虎下来,把无可挽回的事情,看开了,心情也就从绝望转成淡然了,不然他能怎么办?

此时此刻他发觉,除了不痛苦以外,他甚至还可以自由自在的,控制这个“身体”的起落。

这种感觉,也挺神奇。

男人至死是少年,如果不是因为,此刻魂魄回不到身体里面去,他甚至还找不到电影大片里,超人飞翔的感觉。

他突然玩性大发,卯足了劲,迎着那群围观的人群,飞了过去—–。毫无疑问,他跟人群对穿了过去。

完事后,他觉得还不过瘾,心里又有了另一种恶作剧的想法。刚想实施,突听人群后面,传来一个女子悲切的声音:“让开,请让开,让我进去。”

人群逐渐被她拨开,他终于在人群中又看到了孙珂珂。

她今天穿了件浅驼色的风衣,没有系扣,里面套一件白色羊绒衫。他看她衣角随风飘摆,有种出尘之态。

她慌慌张张的扒开人群闯了进去,当看到躺地上的‘李墨白’那一霎间,就愣住了。她微微张开嘴,一时间显得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她感觉身体就像抽走了魂儿一样,眼前的场景,击碎了她来之前所有的幻想。

顿时缓缓跪在了地上,呆在了原处。她的眼前逐渐迷糊不清,心里好似压了千斤重的石头,又好像瞬间崩塌了一座城池。

一切都尘土挥扬,一切是灰飞烟灭。

她美丽的双眸里,充满了伤心、惊恐、跟绝望。她虽然拼命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她捂不住自己的泪水。她的泪水,在眼窝里打转,渐渐溢出,然后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轻轻滑落,在水泥地上晕染成花。

看着她悲伤欲绝的眼神,跟无助的哭泣,让飘在空中的李墨白也不好受,赶紧停止了他穷开心的行为。

她的出现,又把李墨白重新拉回到,他此时此刻,应该去考虑的事情上。

他恨恨的打了自己一巴掌,懊恼的心想,李墨白啊李墨白,你这人还真是不着调,现在是你恶作剧的时候吗?

但他的巴掌穿过了自己的脸颊,他的脸也根本没有疼痛感。这让他更清醒的意识到,他现在只是一个虚幻的个体。

而此时,珂珂已经扑到他的肉身上,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医护车,拉着凄厉的警笛,呼啸着从远处赶来。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孤独的幸福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3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