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小说章节目录张伟,毛二丫全文免费试读

夏末满眼怜爱的看着他们:“只要你们乖乖听话,不乱跑我就带你们去。”

“妈我们会听话的!”

“是啊!我们一定乖乖听话,带我们去吧!”

几个孩子争先恐后地表达着心中的喜悦与期待。

跟着大人去城里赶集,几乎是村里所有孩子的期盼。

以前他们这个妈妈只顾自己,从来就没有照顾他们的心思,现在妈妈变好了,还给他们做吃的,他们打心眼里感觉到了妈妈的改变。

对未来的生活更是有了诸多期盼。

夏末喂饱了孩子们,收拾了一下,带着孩子们出门去了。

看到夏末带着三个娃往城镇的方向走,周围的村民在大树下都望了过来。

“嘿!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夏末不是一直都不管娃的,怎么今天还带着娃们出来了?”

“反常太反常哩!她不会想带着娃们卖掉吧?”

“你还别说,她好吃懒做,以前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现在手上估计没钱了,估计是打着把娃们卖了的心思咧。”

“卖了也好,反正她一个人也养不活三娃,天天被老大家的欺负,卖个好人家娃子们也少受罪!”

“还没结婚就被野男人搞大了肚子,真是我们村的耻辱!”

“造孽呀!”

“咱们还是找人去盯着点儿,看她到底去做什么坏事!”

“就是……”

母子四人也听到了周围村民的议论。

小妞也听到了那些话,更紧的抓住了夏末的手指。

心中也七上八下的,妈妈这么好带他们去城里,该不会真的把他们卖掉吧?

别怪她会这么想,之前就有人来问她愿不愿意跟去城里生活,只要她同意,他会跟妈妈商量给妈妈很多的钱。

是她自己不愿意的,所以把这事儿憋在心里,谁也没说,跟妈妈也没有说。

就不知道妈妈听说了这事,会不会同意。

越想越觉得心中恐慌情绪七上八下的乱窜。

二娃也听到他们七嘴八舌的话,疑惑又担忧:“妈妈,你不会真的把我们卖掉吧?”

夏末无可奈何的看着几个孩子,见他们眼底都是浓浓的愁绪,知道几个孩子心中的确也在害怕,伸出手指点了点他们的额头:“小脑瓜子里面一天到晚都在瞎想些什么呢?我要真把你们卖了,我会坐牢的,那是遗弃罪,那是买卖儿童,要把牢底坐穿的。”

也怪不怪他们会这么想,以前估计原主就没有对孩子们有多好。

果然就听到大娃说:“他们说的野种是什么意思啊?以前妈妈也老说我们是拖累她的野种,对我们又打又骂。”

二娃撸起了袖子,上面果然还有青青紫紫的痕迹:“是啊,我们身上都被你掐得又青又紫呢。”

小妞儿也掀起了衣襟,里面也是各种被掐的痕迹。

昨晚上天黑,她竟然没仔细看到这些伤痕。

现在见到那些青紫的伤痕,夏末心中很不是滋味。

这虽然是原主的锅,可现在看到这些,心中仍旧是犹如针扎一般密密麻麻的难受。

夏末本就是一个勇于担当责任的人,不然上辈子也不会一路披荆斩棘,众望所归的当上世界百强企业女总裁。

这些孩子现在成了她的责任,自然也不会推卸,把原主那一份责任也担下了:“对不起,你们受苦了,那是妈妈以前犯的错,以后妈妈会对你们好,再也不会打骂你们了。”

决定到了城里之后,要到药铺里去买点药给他们擦一擦。

也不怪村里那么多人都对她指指点点,指着脊梁骨骂了,对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都能够虐待,可见原主的人品真是堪忧。

安抚好三个娃之后,看着山路弯弯延绵不尽的山间泥巴路,她打算雇一辆牛车去镇上。

走了将近两里路的时候,果然看到有人在套牛车。

连忙奔了过去,对那村民说明了情况,从篮子里拿出了十颗鸡蛋塞到了对方的手里。

村民见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娃要去镇上,这走过去也不知道要走多久,而且看着怀里的鸡蛋,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答应了用牛车带他们去镇上。

一路颠颠簸簸,伴随着赶车村民独特嘹亮的山歌声。

“黄杨扁担软溜溜那么妹哥呀哈里呀,挑一挑白米下九州喂,妹呀妹呀下九州来么哥呀哈里呀,姐呀姐呀,下九州来么哥呀哈里呀。

人说九州的姑娘好那么哥呀哈里呀,九州的姑娘会梳头喂,姐呀姐呀会梳头来么哥呀哈里呀,妹呀妹呀,会梳头来么哥呀哈里呀。”

不多会儿便到了镇上,一到镇上就热闹了很多。

“福叔,多谢了,办完事儿之后我们还在这里汇合,一起回去。”

下了牛车,夏末礼貌地对着村民福叔说。

“行嘞!”福叔挥了挥手很大方的答应了。

夏末带着三个娃到了集市。

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了下来,放下大竹篮,叫卖起鸡蛋。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又大又有营养的野鸡蛋哎!”

“数量不多,卖完为止,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错过悔一年!”

“女人吃了美容,孩子吃了长高,男人吃了有劲儿!”

这别具一格的叫卖声很快便吸引了不少人围了过来。

毕竟这年代的人都含蓄,且刚刚开放改革开放个体经济没几年,少有人叫卖的这么与众不同,颇具特色。

“给我看看鸡蛋。”

“你还别说,这可比咱们家鸡下的蛋要大太多咧。”

“野鸡蛋嘛,就是不一样。”

夏末掀开了罩在篮子上的布,露出了又大又圆的野鸡蛋,笑容满面:“对啊对啊,各位还真是有眼光,瞧瞧!这可是纯野生纯天然的,买都买不到,就比家里的鸡生的更大一些。”

“怎么卖的呀这是?”有人已经开始上来问价格了。

夏末直接说:“五毛一斤。”

“这么贵?家生的鸡蛋都才2毛。”

“凤凰蛋啊你这是?!太贵了吧!”

夏末不慌不忙:“自家生的都是家养的嘛,我这是野鸡蛋,物以稀为贵,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自然就贵了点。”

有人精打细算,扣扣索索:“这么大个,一斤能有几个啊?划不来划不来!”

原创文章,作者:顾琳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2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