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小说章节目录张伟,毛二丫全文免费试读

说着就向他冲了过来,而夏末轻轻抬脚就将对方踹到了一棵树干上。

整个人缩成了一只虾米,蹲在地上哀哀叫唤。

她还没有拿出全力呢,这就受不了了?弱鸡!

夏永平捂着肚子,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却知道眼前这个胖子和以前似乎很不一样了,他不敢再恋战,连忙叫嚣着放下狠话离去:“嗷呜!呜呜呜……我要告诉我妈你打我!你竟然敢打我!我妈不会放过你的!给我等着!”

这个死肥婆是被鬼附身了吗?

战斗力这么强?

不行,他要回去好好跟爸妈商量一下,报复回来。

他砸吧砸吧嘴,那鸡肉也太他妈好吃了,又鲜又香!

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肉,他要把它抢过来。

想到这里他快速的离去,回家就给爹妈告状。

hetui!打都打了,还用挑日子吗?何况她是他长辈,对长辈不敬在先,她打他打的理所应当,天经地义。

不服?来战!

不信上辈子学了十年的功夫,还搞不定几个极品。

夏末一边心里吐槽,一边从善如流将罐子里的肉全都舀出来给三个小家伙:“把肉都吃光!别便宜了外人。”

大娃端着碗一脸崇拜,两眼冒星:“麻麻,你变得好厉害好厉害哟,把坏人都打跑了!”

二娃也笑眯眯:“是呀,妈好厉害好厉害哟!”

小妞吸了吸鼻子:“妈妈当然是最厉害的啦,麻麻会保护我们了,不会再让我们以后受欺负了是吗?”

夏末心疼的看着三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家伙:“不会了,以后都不会让你们受委屈。”

三个小家伙还是瘦了些,好衣服也没几件,都打着补丁,破破烂烂脏兮兮的。

看来得加速赚钱,好好的养胖这几个小家伙了。

她目光望向了远处连绵不绝的高山。

俗话说得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那大山深处虽然里面有不少好东西,可没有几个人敢进去。

富贵险中求,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她握了握手心,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

看着三个单薄瘦弱的小奶团,蹙眉。

她也是有娃当妈的人了,再怎么难以置信也是事实,要去深山里搞山货赚钱,孩子们肯定不能跟着去,得找人托付才行。

还有这三个娃的来历也是不明。

原主的记忆中也没有孩子生父的线索。

不过没关系,孩子的生父是谁,对她而言根本就不重要,上辈子她一个人也过得风生水起,现在不过是多了三个人罢了。

小妞喝完最后一口鸡汤,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小嘴儿:“妈妈,太好吃了,我们以后还能抓到这么肥美的鸡吗?”

“唔,应该吧。”

她有些不太确定,毕竟今天碰到这野鸡,也是让她感到很诡异,好像那只野鸡就是专门往她面前扑,主动送上门的一样。

真是细思极恐。

越想越深思,越觉得不对劲儿。

那眼睛似乎就是上门来给她抓的一样。

怎么会有如此离奇的事情?

她连忙摇摇头,甩开了脑子里越想越玄乎的思绪。

夏末想到之前夏永平刚刚说的话,微微蹙了蹙眉头:“又有麻烦要来了,你们乖乖在家在屋子里呆着,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真是想不到她刚穿越过来,就这一茬接一茬儿,遇到了这么多的奇葩。

虽然这些奇葩像苍蝇一样讨厌,但对她而言是轻轻松松都能解决的事情,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小妞儿软乎乎的小肉手勾了勾她的衣袖:“妈妈,我们会保护你的,别怕噢!”

夏末看着小萌宝这么可爱的模样,心中一片暖意:“应该我保护你们才对哦。”

大娃抿着一张小嘴,一副稳重的样子,拉着小宝进了屋子,暗搓搓的进了房间,在床底下鼓捣了一阵,也不知道在鼓捣啥。

大娃挥了挥手中的东西,古灵精怪的咧嘴一笑:“别怕,我们可是有武器的,忘了吗?”

果然不多会儿门外就响起了乍乍呼呼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来了。

“夏末你个不要脸的贱皮子给我滚出来!”

人未至,声先到,那中气十足的刻薄嗓音,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人的耳膜。

夏末很烦这个撒泼的女人。

许翠花挥舞着拳头冲了进来:“你个贱蹄子竟然敢偷吃我的鸡,你这个好吃懒做的混账!”

夏末不慌不忙的一只腿放在了碾道场的石碾上,一只手搭在膝盖上晃啊晃,笑意不达眼底:“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你鸡了?”

许翠花看着她这个漫不经心的模样,更来气,对方高高在上睥睨天下的气势将她死死的压制住:“我乖儿说的还有错?他从不撒谎,他说是你偷我家的鸡就是你偷的!”

“ 偷?”夏末气定神闲地掏了掏耳朵,眼底满是讽刺:“论偷论抢,哪有你们干的理直气壮?”

“我还没上门追究你们抢我家东西的罪,你们竟然敢倒打一耙!既然你们上门,那就好好算算账!”

话落,抬步向前,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直接往不远处她家里拖!

“干什么?放开我!”

许翠花万万没想到这个平时傻里傻气的丫头片子,竟然有朝一日敢跟她叫板!

把对方揪到了门口,重重的丢在了地上,推起墙边唯一值钱的破旧二八大杠自行车,作势就要往水塘里丢,冷哼:“把我家的地契还给我!不然这玩意儿就要洗澡了!”

自从原主家里的父母坠崖之后,大伯大伯娘家就想要吞没他们家的财产,地契也被他们抢走了。

“不许动的自行车!那可是我唯一的陪嫁!”许翠花看到心爱的自行车就要被丢水塘,又急又气:“老二家都死绝嘞,儿子都没留一个,都是绝户嘞,还想要什么地契?赶紧从房子里滚出去!这是我们老夏家的房子,跟你这个下贱赔钱货没有半毛钱关系!”

夏末冷笑,这么恶毒刻薄的人,要什么自行车!

手一松……

“哗啦!”

原创文章,作者:顾琳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2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