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小说章节目录张伟,毛二丫全文免费试读

一人嘴里的瓜子都掉了:“何止被赶出来嘞,许翠花这个刻薄恶毒的老娘们还是鼻青脸肿出来嘚,被打得不轻哪!”

“发生啥事了?”

“活该,夏家老大两口子又去老二家抢东西了,昨天抢了块手表,金贵着呢,那就不是一般人能戴的,夏家大丫头不还病着吗?夏老大真缺德冒烟咧!”

“可不是嘛,这去的是第几趟咧?夏老二和他老婆坠崖死了之后,就留下大丫头和她三个父不祥的小野种,现在成了绝户,还老被夏老大欺负,造孽喲!”

“可怜个屁!夏老二不是打算给她大闺女夏末招个上门女婿吗?正打算撮合他们,夏末不同意啊,可劲儿作,把那么壮实男人作到深山老林去了,自然就只能一个人拉扯三个奶娃了。”

“我听人说,夏末喜欢的是隔壁村的后生,看不上她爹夏老二救了一命的男人,天天作闹,现在好了,姓楚的被她作跑了,看她一个人拉扯三个娃怎么活!”

“也是,本来就是死了爹妈的绝户,这要是没个男人镇宅,可不得日子不好过嘛。”

山下村里,村里人都知道,夏家老二夫妇生了夏末一个女儿,可惜大闺女命不好,十八岁那年出远门走亲戚回来就怀孕了,孩子生父都不知道是谁,都猜夏末生的如花似玉,肯定是被人糟蹋了,一年后,生了二儿一女,个个长得雪玉可爱,水灵标志,可惜半年前,夏老二夫妇去山里打猎采药,被野猪追下山崖而亡,现在留下夏末孤儿寡母,受尽欺凌。

说起夏末众人又是一阵摇头。

“夏末之前看着还挺漂亮懂事啊,怎么现在变得又刻薄又邋遢,好吃懒做又丑又胖不说,还爱贪小便宜。”

“谁知道呢,不能嫁给邻村的心上人,破罐破摔了呗!”

“我倒觉得那姓楚的外乡人不错啊,成家不就是搭伙过日子嘛,喜不喜欢有屁用咧!”

“许翠花被打出来你们怎么看?我看就是夏末干的?夏老二家就一个闺女了,除了她,谁能奈何得了许翠花这毒嘴泼妇?”

“不可能!夏末一直被欺负不敢吭声,还病恹恹的呢。”

“别忘了夏老二家还有个后生,是回来啦?”

“没见他回来啊。真是奇了怪咧!”

“难道是闹鬼了?夏老二两口子看不惯老大家欺负他们闺女。出来报仇哩?”

“别吓人,青天白日的,瘆得慌!”

“怕了?怕了就好,看你们这些杀千刀嘞,还敢不敢来打秋风吃绝户!”

“哼。你搞封建迷信,信不信把你抓去批斗啊?”

看着天色越来越黑,众人才陆续离去。

夏末将大门敞开一条缝隙,看到不远处嚼舌根的村民都各回各家,这才关上门。

“咕噜……”

五脏庙响了。

抬脚走向厨房,打开米缸木盖子,里面一粒米都没有。

碗柜几个缺口的瓷碗,里面空荡荡。

大娃走过来,揪着衣摆神色黯然:“都被大伯娘抢走了。”

夏末正在想办法怎么弄来吃的,二娃喘着气跑了过来,语气焦急:“麻麻,小妹还没回来。”

“知道她会去哪吗?”

兄弟俩比她更了解小妞。

“这……”大娃抿唇摇摇头。

“麻麻,别担心,小妹一会儿就会回来了……”大娃一脸懵懂纠结,因为平时都是这样的,小妹晚上都会在夜幕降临时回来。

夏末眯起眼,打量着两奶娃神色,一眼就能洞察他们支支吾吾。

有事!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她一手一个摁住两奶娃的肩膀,面色冷然的逼问:“说清楚,她到底去哪了?”

既来之则安之,接手了这具身体,那身体的家人就是她的责任,她会保护她们。

两个五岁的奶娃娃都被夏末这突如其来的一手给镇住,面色微微发白。

从来没见过麻麻面色这么可怕。

夏末眼见自己的本性吓着了兄弟俩,连忙放轻了语气:“别怕,我也是为了小妹的安全着想。快告诉我,她到底去哪了?”

大娃想到了什么,俏脸越发白,眼神惶恐:“这,这几天,三队的杨麻子总是缠着小妹,小妹不理他,他也老纠缠……”

二娃也揪着衣摆点头:“是啊,那个杨麻子每次对我们笑得很恶心。”

笑得很恶心?

夏末心中一紧。

下一秒,人已经转身快步出门。

俩奶娃连忙屁颠颠跟上:“麻麻,去哪啊?”

——

一个全身臭烘烘,长相猥琐,尖嘴猴腮,满脸麻子的男人,眼底带着毫不掩饰的淫邪笑容,一步步向缩到墙角小女娃靠近。

“嘿嘿嘿,妞儿,别怕,叔叔给你糖吃,来,来叔叔身边。”

瑟瑟发抖的小团子蜷缩一团,身后就是墙角,退无可退,咬着红润的小嘴,眼底都是惊恐的水光:“你,你别过来!”

杨麻子搓着手,脏兮兮的手向她探去,猥琐至极:“乖乖从了我,以后还有你的好日子。过来,我摸摸!看着就嫩!啧啧!”

小妞吓得眼眶中的泪水扑簌簌的掉了下来,抓着地上的尘土,就往杨麻子身上砸:“啊!你别过来!别过来啊!呜呜呜……”

她才五岁,的确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之前哥哥们告诉她,以后看到这个人绕道走,没想到妈妈刚病倒,就被这个坏人抓到机会,抓到这里来。

她好怕,呜呜呜,谁来救救她?

“呸呸呸!”杨麻子被洒了一脸尘土,气急败坏,一把抓住她衣领,丢到破床上,“嘿!老子还治不了你个赔钱货了!”

小妞被粗鲁摔疼,哇哇大哭起来:“哇呜呜呜!”

“啪!”一巴掌甩上她的身上,魔爪也伸来!

“砰——”

一道破门声响起,紧随其后的是后脑勺一阵剧痛传来,伴随着杨麻子的闷哼,倒在了床下!

“嗝……”奶团子震惊的打了一个哭嗝,泪雨蒙蒙的吸着鼻子,“麻,麻麻?!”

看着软萌可爱的小团子楚楚可怜的样子,夏末更是怒不可遏,一把抱住小女娃,衣袖拭去脸上的泪珠,检查着她身体:“这个禽兽怎么你了?碰了你哪儿?”

欺辱女娃!

麻蛋!竟然被她刚穿越就遇到了,真是禽兽不如!

小女娃小胖手摸着被打得红彤彤的肚子,抽噎着叫疼:“他没碰我,打我肚肚了,肚肚好痛!”

杨麻子摸着疼痛的后脑勺挣扎爬起,凶狠的瞪着夏末:“死胖子!敢打我,找死!”

不就是个死了爹妈的绝户?

他才不怕!

他手中拿了一块腻子土砖,就向夏末砸来。

夏末一手抱紧奶娃,一手轻轻松松抓住对方手腕,让对方动弹不得,脚一伸,将其踹到墙角。

邪笑着颠了颠手里的土砖,放下奶娃,对她嘱咐:“乖,到门口等我,转过身捂住耳朵,不管听到啥都不要动。”

原创文章,作者:顾琳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2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