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小说章节目录张伟,毛二丫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

小说:年代

作者:顾琳琅

简介:一朝重生父母双亡,成了三个崽的妈,崽他爹也未知,她成为全村的笑话,被大伯家天天欺负吃绝户。忍不了无需再忍!上手直接教做人!她要顶门立户,把三崽儿养成才,把家支棱起来。开局地狱模式,却五步一只鸡,十步一只兔,八里内有野猪,轻松成万元户,十里八乡酸得眼红病都犯了,媒婆也纷至沓来。“不嫁,我要自立门户,招上门女婿!”媒婆嘲讽她痴人说梦。下一刻就被啪啪打脸。

角色:张伟,毛二丫

《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小说章节目录张伟,毛二丫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八零:福运妈咪养崽崽》第1章 吃绝户免费阅读

山下村,四周都是老旧的黑瓦白墙土胚房,墙壁一片斑驳,被岁月侵蚀看不出原来颜色。

屋内,夏末迷迷瞪瞪的躺在脏兮兮的床上,听着窗外树上的蝉鸣,村民大嗓门的议论,散发着霉味儿的空气刺激着她的嗅觉。

小时候经常见到的场景,现在竟然又听到了。那时邻里关系相当好,一家做事多家帮忙。

她夏末,竟然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目光注意到墙上颇具年代感的美女挂历上的日期——1980年3月20日

再看一眼,那挂历美女不是这个年代最流行的朱琳吗?

这时,两个小小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进门,手里颤颤悠悠的端着个缺了口子的破碗:“妈,吃点东西吧。这糙米是我们偷偷藏起来的,快吃。”

这就是原主的两个娃?

看着碗里照得见人影,没几粒米的米汤,夏末听到了娃们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应该是最后的粮食,他们明明饥肠辘辘,却还先紧着她吃。

“砰!”

愣神间,一声门被粗鲁踹开的声响传来。

“敢偷米吃,打死你个野杂种!”一个五大三粗,穿着粗布褂子的中年妇女抄着一口浓重的乡下人口音,叉着腰冲了进来。

说着,对两个瘦骨嶙峋的奶娃娃挥起巴掌,啪啪啪打在他们身上,“叫你偷!粥给我!”

“不,妈生病了,给妈吃。”大娃忍受着疼痛,手里的破碗死死地护在怀里,二娃也上来保护最后的食物,兄弟合力之下,糙米粥一滴都没洒。

夏末还没正式进入魂穿的角色,就见俩无辜的孩子被这么粗暴对待,冷冷出声:“住手!”

许翠花一听,这个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傻侄女竟然敢跟她呛声,怒目而视:“叫魂哩?反了天啦,敢对我大呼小叫!打不死你个贱蹄子嘞!”

说着,抄起门边扫帚就向夏末挥了过去——

“妈,小心啊!”

“别打我妈!”

“妈,快跑!”

俩个小萝卜头心急如焚,冲上来帮忙阻拦。

“滚开,俩狗杂种!”许翠花肥胖的身子一扭,手一挥,眼看就要将其中一个奶娃推倒在尖锐的桌角。

夏末心中一凝!

快速溜下床,捡起地上的臭布鞋就往许翠花的脸上扇去。

顺势将奶娃娃拉到了自己身后。

“啪啪啪!!!”

左右开弓,带着一层厚泥的鞋底与许翠花满是横肉的脸进行了亲密接触。

许翠花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肿了起来,痛得嗷嗷直叫:“啊啊啊!疼死我了!你这个贱……”

她不得不向站在一旁,已经被侄女战斗力震惊的丈夫求救:“死鬼,还不来帮忙!我要被你的好侄女打死嘞!”

夏大根一看老婆被打,神色焦急,跃跃欲试的撸袖子要上前。

夏末冷笑一声,薅起女人的衣领,拿起桌上的剪刀,抵在她的脖子上,语气中满是威胁:“你敢上前一步试试?我这手一抖,哼哼……”

她夏末什么都不怕,对这所谓的大伯大伯母一点感情都没有,她向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在她面前撒野?

也得看命硬不硬!

“啊,你你别乱来嘞……”夏大根吓了一跳,看了她刚才打人的凶猛,毫不怀疑她说的话。

瞬间止住了上前的脚步,“你,你想干啥子?”

夏末一脚狠厉的踢在许翠花屁股上,直接将人踹到了夏大根怀里。

语气凶狠:“带着你婆娘滚!再敢出现在我面前,弄死你们!”

许翠花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气的破口大骂,“死赔钱货咧,你凭啥敢这么对我们?我们是长辈,你大逆不道哎!”

“跟我倚老卖老?走你!”

夏末一脚一个将二人踹出门,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义愤填膺的声音余音绕耳:“长辈?我呸!打着长辈的幌子,上门抢掠兄弟的遗产,欺辱兄弟的孩子,狼子野心!见一次,我打一次!”

俩个小团子难掩震惊又崇拜的眼神,仰望着夏末。

天呐!麻麻变得好不一样啊!

反正说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就是好厉害嗷!

“你们还好吧?那个臭婆娘……”夏末意识到面前只有她膝盖高的俩小只,还是个纯洁的孩子,控制了一下措辞:“咳咳,有没有伤到你们?”

俩小只摇摇头,善解人意的安抚起她来。

大娃乖顺隐忍:“不疼,我们不怕疼。妈,快喝粥。”

二娃泪水盈盈:“妈。你身体好了吗?”

“我没事。”面对她们的关心,沉浸在意外穿越到这种情况下,迷惘不安的夏末,心逐渐温暖,看着落了灰的糙米粥,仰头喝了,抹了一把嘴:“记得我怎么昏迷的吗?”

大娃高高举起小手:“我知道!是被邻村毛二丫给推倒撞到石头的!”

“毛二丫?”夏末疑惑不已。

大娃反问:“你不记得毛二丫了吗?就是整天追着张伟哥哥后面跑的那个女人啊。”

她若有所思摸着下颚:“张伟?”

原主喜欢的那个邻村男?毛二丫又喜欢张伟?

真是狗血的三角恋啊。

二娃跟着点头:“是啊,妈最喜欢张伟哥哥了啊。”

“我不喜欢他。”夏末面色一沉,神情肃穆:“张伟这个人以后不许再提。”

奶团子们面对面懵逼。

妈不是天天追着张伟哥哥跑吗?

还天天念叨非张伟不嫁。

现在,不但说不喜欢张伟了,还把大伯大娘打出门……

妈她……变了。

许翠花被打出门,气的叉腰瞪着夏末大门,骂骂咧咧:“你这个被野男人搞大肚子生了野种的贱货嘞,老娘跟你没完,hetui!”

“该死的野种哎!奸夫淫妇啊呸!”

一群村民坐在树下唠嗑,三三两两或穿着自制的草鞋,或一双解放鞋,男的打着赤膊,小孩则穿着打补丁的褂子蹲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家禽捉虫吃。

看到夏老大夫妇鼻青脸肿,满脸不岔的被赶出来,都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天呐!快看,夏老大两口子被赶出来哩?!”有人惊讶的揉着双眼,不敢置信。

——

作者有话说:

开新书啦!加入书架哟,不然就找不见啦!爱你们!

原创文章,作者:顾琳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2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