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佛》小说章节目录魏员外,魏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有劳两位国师了,事情做得怎么样了?都办妥了吗?”许敬宗向俩人打听道:“武后有没有察觉出什么问题?”

其中一人回答道:“许相放心,一切都在计划当中;小人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

“嘘!…小心隔墙有耳。”许敬宗打断了他的话。

两国师对许敬宗的话点头示意知情。

突然,落尘脚下一滑,搞出来的动静声立即传到了国师的耳朵里,刹那间,一国师直接冲破房顶上的瓦片飞到落尘跟前,对着落尘说道:

“你是何人,鬼鬼祟祟地偷听我们的谈话,有何目的?”

落尘一个翻身,跳出三米远之后,“你们这群奸臣贼子,想要密谋造反?”

还没有等落尘反应过来,屋内另一人也穿墙揭瓦飞了上来,“师兄!无需跟他多言,他知晓我们的计划了;宰了他,以绝后患。”

随后,两人同时从左右两边杀了过来。落尘单脚踏瓦,飞到了半空。瓦上的两人也立即飞了上去,对着落尘就是拳脚相加;落尘左躲右闪,跳于地面之上。

两道气功随即袭来,落尘又一个侧身躲过。俩人不依不饶,从地面又追到了房顶,从房顶又打到了地面。

过了一会,落尘一看时机成熟,反手就是一招“万念掌”,两国师也毫不费力地躲过。落尘见状后,又快速打出“万佛归一”,那两人也轻松躲了过去,几百上千的拳头狠狠地打在房壁上,糊纸满天飞。

打斗声引来了越来越多的官兵,落尘迅速腾空而起,落到屋顶上。身上开始散发出一道道黄光,紧接着对前来增援的官兵使出“一指弹”,打出的真气在众士兵身边炸起一团团烟尘;士兵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纷纷倒下。

就在他打得不亦乐乎之时,许敬宗命弓箭手向落尘射去,飞箭及身前的瞬间,落尘又使出“金钟罩”,无数飞箭被挡于罩外。

俩国师见飞箭近不了落尘之身,便各自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为师兄的人使出来的是:捆筋绳。

只见他十指并拢于口前,口中念念有词。一根金绳子从他袖口中缓缓而出,一眨眼的功夫,就把落尘幻出来的罩捆得严严实实。

捆绑严实后,一声“收!”,落尘就被绑了起来而不能动弹。

同时,师弟也使出:霸刀斩。

他双手合十,往外伸。全身上下真气汇集于十指端,幻化一把大长刀悬停于眼前。随后,一声“去”,大刀就以雷霆万钧之势冲上落尘。

就在大刀即将刺入落尘的身体之时,他想起了他师傅曾经说过:练成九式就可以幻化为气。

于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在脑海中念叨:

“变!”

一股全真气流挣脱绳子束缚,缓缓飘出;飞驰而来的大刀也扑了个空。

气流飘出众人的包围圈后,落尘立即现真身。此时他心里感觉有些压力:这俩国师,何许人也?竟然如此厉害;看来,日后想取许贼项上人头恐怕也不易了。

落尘跑开不远,大批官兵又追了上来。好汉不吃眼前亏,他迅速撤离。

他逃到一处酒馆门口,发现酒馆还在营业。他看了看门牌,上写着:好在来酒馆。

走入酒馆内,寻一桌而坐,“小二,上酒。”

柜台上一伙计迷迷糊糊回道:“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等店小二上了酒,落尘酒都不倒碗,直接就对着酒壶口喝起了酒。一壶,两壶……直至八壶过后,便醉猩猩地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店小二也没有叫醒他,只是轻轻地收走了桌子上的空酒壶。

等到落尘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早上。他浑浑噩噩的起身,掏出一些银两放在桌上,便晃晃悠悠地走出酒馆。

当他走出酒馆门外不远,一女子骑着马从他身边飞驰而过,差点就撞倒了他。

落尘定睛一看,是一个穿紫色衣服的姑娘,他大喊道:“骑慢点不行吗?这都要撞人了。”

骑马的女子回头望了一眼落尘,而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落尘看到女子回眸一笑,惊讶地说道:“这世间竟还有如此美丽的姑娘。”

不过一会,他又想起:我在想些什么?纵然再美丽也比不上我的汐儿。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女子竟是仇人许敬宗之女,许慧。

此时的落尘突然清醒了过来,他想去拜拜自己的父母。他买些祭品,来到曾经的家。大门上贴有封条,上上下下都挂满了蜘蛛网。

他叹了叹气,纵身一跃。走到他父母坟前,坟头上长满了杂草。他轻轻地扒掉木牌前的杂草,摆上祭品,跪了下去。心中的伤痛在此刻迸发,他流下了久违的泪珠,失声痛哭了起来。

拜祭父母后,他来到门前,撕下封条,用手轻轻搽拭着内上的“魏府”二字,心中下起了狠心:若不能手刃仇人,我魏落尘愧对父母;愧对魏府上下所有人。

然后转身离去。他又一次走到大街上,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蹿,没有目地,也没有去处。此时的落尘,只有一个孤独的影子和他相伴。

这时,他想起了许敬宗要密谋造反之事。他决定潜入皇宫,将这件事告诉皇帝。

可奈何自己只是一介草民,皇帝怎能召见他?但是一想到大仇人、大奸臣许敬宗,他就气不打一处。经过深思熟虑后,落尘还是选择面见皇帝。要面见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深夜拜访。

又一个深夜,落尘穿上黑衣服,来到了大明宫。宫内宫外满是巡逻的士兵,为了不被发现,落尘便跃上屋顶。然后又是好几次轻功,终于来到太宗寝室屋顶。

屋檐底下,到处可见巡逻的士兵队伍;而周围布满了站岗。此时若想进里屋,而不被人发现,绝非易事。

但对于落尘来说,没有他去不了的地方。

就在巡逻队伍换岗之时,落尘瞬间即逝,幻化成一股气,缓缓地从窗缝隙中进入太宗寝室内,而周围守卫的人却浑然不觉。

原创文章,作者:文少三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