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佛》小说章节目录魏员外,魏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不知几许,落尘走到山脚,他望了望,昨晚来时的路已经找不到;他像一只无头苍蝇在树林里乱窜。

走着走着,突然一棵巨大的桃树挡住了他的去路。

落尘围着偌大的树干转了一圈,发现这棵桃树不仅大,而且有些诡异。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间,树干中间缓缓地开出了一个洞。它不停地吸入周围的阳光,使得洞口表面光亮如镜。落尘见状,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但出于好奇,他又慢慢地靠了过去。

刚要伸手进去,“嗖”的一声,落尘被吸进了洞内。

里面真是别有洞天。桃林遍野,桃花飘满地,蝶舞蜂飞,鸟语花香,俨然是一处人间仙境。

落尘欢快的捧着地上的桃花扔向半空中,一片片桃花瓣飘落了下来,落尘仰天长叹:“世间竟还有如此美丽之地,奇妙,真奇妙。”

忽然,一长者突然来到落尘身旁,“公子好面生,请问从何来?”

落尘定晴一看,“我从长安而来,初入贵地,请多多包涵。”

长者知道落尘是凡人以后,有些想不通:为何这凡人能入我狐界,而我却不能察?”

接着气愤地说道:“胡扯!凡人焉能入我狐界。”

落尘一听,“什么?狐界?”

长者又道:“此地有狐、狼,猴三族,各居一方,常年互不干涉。”“桃林属狐界,我乃狐族王。”

“你是妖人,我入妖界了?”落尘惊讶道:“难道那棵树……”

狐王手一挥,落尘就晕了过去。等他再次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处狐族王宫。

他走出房间,来到一处空草地,竟惊奇地发现语汐也在这里。她坐在亭台里,并没有发现落尘在身后。

“难道语汐也是狐妖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落尘自言自语。

他走到语汐身后,“语汐姑娘,是我,我!我们在茅草屋见过。”

语汐回头一看,果真是他。

“那天晚上太过匆忙,我都忘了介绍我自己了。”落尘说道:“我叫魏落尘,以后叫我落尘就好。”

语汐说道:“让我叫你落尘可以,那你也得叫我语汐,或者汐儿。”

落尘嘴角微微上扬笑了笑,“好,我们一言为定。”

话音未落,就轻轻地在语汐旁边坐了下来。谈聊期间,他们互述身世,语汐把自己的身世和狐族的事都告诉了落尘,而落尘却没有把最重要的复仇之事告诉语汐。

他们俩聊了好长时间,双方都彼此产生了好感。

一狐族丫鬟前来,“公主殿下,狐王找你有事。”

“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语汐挥手道别落尘,就向王宫走去。

“汐儿,孤叫你别到处乱跑,你看这?人是你引来的吧!他是凡人,不能久留妖界,要不然日后必将会给狐族带来危险。”狐王对着语汐说道。

语汐没有回话,低着头想了一会儿。她觉得她父王说得对,落尘是人,她是妖,人妖殊途,她决定将落尘带离妖界。

语汐再次来到落尘跟前,看起来面色有些深沉。没说上一句话,右手一挥,使出了狐族绝技:幻影术。一瞬间,就带着落尘回到了茅草屋内。

落尘巡视了一下之前留下的玉佩,发现不见了,他很着急;又在周围找了一圈,依然没有找到。这时语汐过来了,

“落尘,你在找玉佩吗?玉佩在我这,还给你。”

落尘接过玉佩,“不,你拿着它,帮我保管好,放在你那里有才有念想。”说完转身离去,语汐看着落尘走远了些,就回了狐族。

玉佩对落尘来说之所以很重要,主要是落尘的娘亲生前拿给他的,戴上玉佩就仿佛看到了他娘亲。

这次下山,落尘比之前轻车熟路多了。不一会的功夫,就来到了当初被追杀而逃跑的那条路上。

他决定入城,去查一查许敬宗是何人,又因何故非斩草除根不可?

深夜里,长安城门外,一张诛杀令画像被贴于城墙壁上。忽然一个人影一闪而过,几个守卫的士兵被清醒。他们起身拿起身旁的武器,各自散开,全神贯注地盯着门外的动静。这时,一个黑影若隐若现。

一守卫说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落尘从黑暗中缓缓走出,“爷就是画上所画之人。”

顿时,几个守卫变得精神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杀戮的气息。说时迟,那时快。几个守卫一拥而上,把落尘围困于几人的可攻范围之内;落尘也迅速地摆出防御姿势。

气氛又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紧接着一守卫伸出长矛向落尘刺了过去;落尘纵身一跃,跳出几人的包围圈;然后使出万念掌,三下五除二之后,几个守卫便纷纷倒地。

“一群不自量力的废物也敢挡爷的去路”落尘傲气的说道。

收拾完了守卫,落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入城内。

长安城内集市道上一片寂静,两旁的店铺依稀可见几处亮光。落尘不顾被人发现的危险,直奔一官府豪宅而去。

而在此官宅住的不是别人,正是长孙无忌的府邸。他可是落尘的仇人许敬宗的死对头。

落尘悄悄地来到府邸门口,纵身跃下上去,便跳到了房顶上,小心翼翼地从瓦片上经过。

因为魏员外与长孙无忌平日里也有些交情,落尘也曾随父来过此府邸,自然知道长孙无忌住在哪个房间。

越过几间房,落尘来到长孙无忌的寝室房顶上。他揭开一块瓦片,窥见长孙无忌与其夫人已经入睡。他来时见门外又有守卫把守,落尘不敢轻举妄动。

他一跃而下,小心翼翼地撬开窗户,轻轻地跳了进去。可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落尘不小心碰到了桌边的凳子。“噔嘡”的一声,清醒了长孙无忌及夫人。

“来人,来人啊,有刺客,有刺客。”长孙无忌大喊道。

话音刚落,守卫从门口冲了进来;一人迅速点着蜡烛,一人跑到长孙无忌跟前,“大人莫怕,我等前来护卫。”

随着屋内的烛光渐渐变明亮,角落里的落尘也被照亮,长孙无忌一眼就认出了落尘,“你是魏员外之子魏落尘。”

落尘走到桌边,给长孙无忌鞠了躬,“大人,正是小侄,深夜乱闯惊扰到大人,请大人恕罪。”

长孙无忌说道:“你家发生的事我都知道,许敬宗下令对你进行追捕,你是如何来此?又有何事啊?”

落尘回答道:“小侄只想请教大人,许敬宗是何人?

长孙无忌回答道:“此人是朝廷命官,武后心腹,你惹不起的,趁别人还没发现你,赶快走吧!”

连长孙无忌都对许敬宗惧怕三分,落尘心想这个许敬宗果真不是一般人。但此时他又不想再打扰长孙无忌,于是便离开了。

街道上偶尔看到有官兵在巡逻,落尘只好再去禅经寺,等天明再作打算。

原创文章,作者:文少三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