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佛》小说章节目录魏员外,魏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落尘化气进去太宗寝室后,又不能直接叫醒,也不能直接面圣。他思来想去,脑海又浮现出他师傅的话,“貌可化人间物”。

于是他灵机一动,心中念想,随即一声“变!”伪太宗即现。

落尘变化出来的皇帝身跟太宗长得一模一样。他点上屋内的灯笼,亮光清醒了太宗。

太宗起身看见眼前之人竟然与自己长相十分相似。他不慌不忙地开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来此?容貌竟与朕如此之像?”

“我是你心中的二心,我出现在这里是有事与你相谈。”落尘一本正经地说道:“你不必在意我的容貌,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把你的二心除去,我便会消失。”

太宗不解,正想叫唤门外侍卫进来,却被落尘打断,“皇上,我不是来害你的,我是有事告知你,可否容我讲几句话后再让人来抓我,可行?

太宗点头允诺:“暂且说来,降罪之事等你说完再定夺。”

“昨夜,我经过许敬宗府前时,发现两个黑衣人偷偷摸摸地潜入进去;我当时想这两人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于是就跟了过去;后来…你猜,我看到了什么?”落尘还卖着关子说道。

太宗觉得落尘有些大惊小怪,又有点啰嗦,不耐烦的对他说道:“别跟朕卖关子,速速道来,你看到了什么?”

落尘知自己已经吊起太宗的胃口,于是说道“我在门窗外听见许敬宗与那俩人正密谋要造反……”

“什么,造反?你别糊弄朕,要不,朕决不轻饶。”太宗一脸诧异。

落尘继续说道:“我可是亲耳听到,你不信也罢,反正我提醒你了,该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说完,落尘手一挥,太宗就在床上躺着了,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次日,太宗醒来,大喊道:“来人,诏许敬宗。

许敬宗慌慌忙忙跑到皇宫大殿,见龙椅上只有太宗一人,旁边和周围并无其他人,心就放了下来。

“皇上万岁,万万岁!”许敬宗双膝跪地说道:“皇上急诏老臣觐见,所谓何事?”

“你是不是在密谋造反啊!说,快说。”太宗大怒道:“有人已经向朕告密,你作何解释?”

许敬宗想起落尘昨晚去他府上闹事,想到告密之人定是他。越想心里越慌,满头大汗地辩解道:“冤枉啊!陛下!老臣对朝庭忠心耿耿,对陛下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又何来造反之意;定是有人诬陷老臣,还望陛下明鉴。”

太宗有所收敛,“没有造反之意甚好,你先起来说话。”

“绝无此事!”许敬宗起身说道。

……

许敬宗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周密的计划,竟然被人告发,想想都来气。随后,他找来国师两人商量,让他们务必除掉落尘,否则后患无穷。

随即,国师俩人就带人搜查全长安城。

可是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落尘此刻并不在长安城内,而是去了之前他练功的山洞。因为他还不解他师傅说的“可上天入地”之法子。

落尘再次进入洞中,向深处走去,却发现洞壁上的字画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一行字:元寂元灭皆重生,意化清气任我行。

他思索了半天仍然领悟不出半点信息来。他又看着那行字,盯着盯着,头一晕,竟然入睡了……

睡梦中听到有人与他说话,“你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一菩提一世界,一燃灯一重生;世间本无你,你却人间来;切记!元寂元灭皆重生,意化清气任我行。”

落尘从睡梦中醒来,“谁?谁在说话?”

洞中除了回音,一片寂静。落尘回想:难道说,我不是凡人?不可能啊!我有爹有娘,况且我是从娘胎里生出来的,怎么可能不是凡人……哎呀!想得我头都要快爆炸了,谁能告诉我,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不对啊!为什么我会问‘我是谁?’呢?”落尘清醒后,自言自语说道:“为什么老是做这些奇奇怪怪的梦?真是想不通?”

突然,他心里迸发出了一个想法:向洞内深处一探。

落尘拿出火折子,吹出星火,就往洞中深处走去。

就要走到洞底的时候,落尘发现眼前有一道屏障挡住了他的去路,不管他用什么法子都无法穿越过去。

这道屏障用手去触碰才能感觉它的存在,肉眼根本看不到。落尘捡起一块石子往里丢去,石子刚接触屏障就瞬间融化掉。

“这么神奇,我用手去触摸为什么没有事?”落尘一脸茫然地说道:“里面肯定有未知之物或隐世高人。

落尘心想:反正进不去,那就回去吧!

正当他转身离开的刹那间,一个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传来,“我已经在这里等你千年万年,你终于来了,哈哈哈!哈哈哈!……”随即声音渐渐消逝。

“谁?又是谁在说话,出来,出来让我看清你的真面目。”落尘转身大喊道。

可洞里依旧无人应答,但此时已无回声。

这个洞接二连三的发出怪音,让本来就胆大心细的落尘感到后背发凉,他不得不退出洞外,暂且回避;但他发誓以后还会再来探个明白。

(或许这个洞里什么也没有,又或许连洞也都不存在。)

落尘本想来寻找“破解上天入地的法子”,结果不但找不到,反而又多了几个“为什么”。

就在他出洞后不久,发现身后竟然又有追兵,落尘一边跑一边叫嚷着:“这群人真是阴魂不散呀!去哪跟到哪,真烦人?”

说完,一个箭步后加一个瞬移才摆脱追兵,正当他想要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俩国师出现在他身后。

落尘知这仗是非打不可了,他伸手示意:一起上吧!

俩国师并不着急,其中一人对落尘说道,“看你年纪轻轻,武功如此之高,不如归顺许相,保你日后尽享尽荣华富贵,怎么样?”

落尘反驳道:“许敬宗就是个杀人狂魔,想让我归顺他,做梦去吧!”

“好!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们手下不留情了。”

“打就打快点,废话真多!”

说完,周围的空气像凝固了一样,只见……

>>>点此阅读《大唐神佛》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文少三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