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佛》小说章节目录魏员外,魏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大唐神佛

小说:玄幻

作者:文少三笔

简介:佛亦非佛,爱似非爱。佛若渡我,我便成佛;佛若不渡我,我便成魔。男主落尘,女主语汐,邀您一起遨游诸天万界,领略至死不渝的爱情。平妖界、定人间,闹天仙、战如来,一切只因“情仇”二字。

角色:魏员外,魏夫人

《大唐神佛》小说章节目录魏员外,魏夫人全文免费试读

《大唐神佛》第1章 人间转世免费阅读

西牛贺洲,灵山之上,大地初开,芳华无限。一股全清之气萦绕于群山之巅。

正在讲经的如来突然停了下来,对着禅台之下的众僧说到:“本座知灵山有真气,久转不能去,若入凡人间,恐将三界乱!”

众僧半知半解,如来又徐徐道来:“此气非三界之物,又因三界而生,不知何处来,只知其不生不灭永长存,元寂元灭皆重生;本座终有劫,但唤人归途,众生皆安呼!”

等如来刚道完,那股全清之气已消失于灵山,飘向何方无人知晓。

太乙山下,长安城内人声鼎沸。集市里商品琳琅满目,酒馆门前酒气飘香。一位老者和两个丫鬟急匆匆地奔走在行人之中,他们以争分夺秒之势往一处大户人家赶去,因为这户人家有位娘子正在分娩,而那位老者就是大夫。

魏员外是长安城内为数不多的富商巨贾。而正在分娩的夫人就是他的娘子。他着急地在产房门外来回骚动。

“这大夫怎么还没到?快!快点再派人去请。”魏员外慌忙道。

一旁的管家踮起脚尖向府门望去,“老爷,老爷,大夫来了。”

“快…快!叫他们快点进来。”魏员外急忙说道。

大夫和俩丫鬟刚进大门口,魏员外就迫不及待地迎了过去,“大夫帮帮忙!我夫人她……”

大夫不慌不忙地说道:“魏员外不要担心,这种事情急不得。”

说完,大夫就匆匆进入产房,他转身示意魏员外一行人在外面等候,“有我和产婆在,你们就在门外守着吧!”

魏员外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不过,为了他娘子的安危,还是和管家走出了房门。

过了一会,产妇的叫声由小渐大,门外的魏员外听着更着急了,手足无措地像只无头苍蝇,到处碰壁。

此时,产房内的人也都是满头大汗,任凭他们怎么折腾,肚子里的小家伙就是不愿出来。

幸运的是,就在所有人都忙得筋疲力尽了的时候,从窗外飘入一股气,缓缓地流入产妇的鼻孔……之后,婴儿便出世了。

产妇吸入的气正是徘徊灵灵山之巅的那股全清之气。

“恭喜员外,贺喜员外,夫人生的是个男婴。”产婆抱着婴儿从产房门走出来,欢喜地喊道。

听到产婆报喜的话后,魏员外双膝跪地,抬头望着天,“感谢上苍,赐我魏家男丁…”

说完之后又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突然,一团乌云横空出现在魏府之上,把整个魏府都笼罩在黑暗之中;随后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看着让人瘆得慌。

魏府的下人们听到打雷声后,都纷纷走出房间,都想探一探发生了什么事?前脚刚踏出门槛,就又被管家责令回了屋内。

然而还没等管家把话说完,伴随着男婴突然间的哭啼声越来越大,乌云也渐渐消逝。

魏员外接过产婆手中的男婴,小心翼翼的抱入了自己的怀里。

而一旁的管家趁机说道:“老爷,趁现在是吉时,不如给少爷起个名字吧!”

魏员外冥思苦想了一番之后,高兴地说道:“我的儿,我的宝呀!爹现在就给你取个名儿…落尘!你以后就叫魏落尘,哈哈哈!我的尘儿……”

过了一会,大夫和产婆相继离开,魏员外就抱着落尘放回魏夫人的身旁,并轻抚了她的额头,“我刚刚给我们的孩子取了个名,叫落尘,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魏夫人慢慢地侧着身子,轻轻地吻着落尘那稚嫩的小脸,然后说道:“落尘?落尘?仙人落凡尘,不知祸福焉!”

……

落尘八个月大时就能直立行走,十个月大时就能与人交流,常人与之比,无过而不能及。

随着落尘日渐成长,童颜之肌就慢慢转变为一个容貌俊俏、身高六尺的少年。由于年少的落尘天资聪颖,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诗词歌赋张口就来,以至于在这偌大的长安城内,落尘早已名声雀跃,就连李太白都称赞道:“此人天赋异禀,吾与之比,略逊,略逊!”

落尘由于名声大噪,曾被达官贵人相邀共饮,可谓是风光无限呀!

可好景不长,长安城内便频发命案,而死者多为文人墨客。魏员外得知后,甚是为落尘担忧。

这天夜里,三个黑衣人以神不知鬼不觉之势潜入魏府。三人像是事先早已预谋好了一样,很快就摸到落尘的房间外,其中为首的黑衣说道:“绝不能留活口。”

说完,就一同跳入房内。落尘睁眼一看,立马起了身,问道:“汝等是何人,为何半夜闯我房?”

三个黑衣人并不打算回话,便拔刀相向。落尘见状立即躲闪,然后纵身一跃,从窗户逃了出来。幸运地是正在巡逻的家丁发现了他,于是前来护主。

不曾想,黑衣人与家丁的打斗声惊醒了魏府上下,一眨眼的功夫,三个黑衣人便被前来支援的魏府家丁给团团围住了。

魏员外对着黑衣人说道:“尔等因何刺杀我儿,速速招来,否则定斩不饶。”

黑衣人深知魏家人多势众,再战定吃亏。便纷纷以轻功跳上了房顶逃离,为首的黑衣人临走还不忘对落尘说道:“今日我等虽不能取你性命,他日必将再取之。”随后便迅速地消失于黑夜之中。

魏夫人慌忙地跑到落尘身旁,“尘儿,他们没伤着你吧,刚才可把娘吓坏了。”

落尘回答道:“没事的,娘!尘儿可是福大命大之人,几个小毛贼哪能伤到我。”

落尘说完了话,魏员外便示意下人们都散了去。

随后父子三就进了落尘的房间,魏员外说道:“尘儿,要不去外面躲些时日吧!为父怕那伙刺客不甘心,还会再来啊!”

魏夫人紧接着说道:“你爹说得对,尘儿!出去避一避,等安全了我跟你爹再把你接回来。”

落尘回道:“爹,娘!你们不必为我担心,我知道该怎么去应对,再说尘儿只想呆在你们身边。”

魏员外又说道:“不行,你得听我们的,明天早上我会让管家送你去禅经寺,你就在那里避些时日吧!”

落尘看到其父、其母坚定的神情后,便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天微亮,魏府门前人头骚动。落尘挥手告别父母,转身走就上了马车。这是他第一次离开家,他有些依依不舍。

驾车几许后,管家把落尘送进禅经寺内,临走时还不忘叮嘱道:“少爷,东西都给您收拾好了,您以后可多加防范,多加小心呀呀…要不我给您留一个下人吧!出了事可以互相照应。”

落尘拒绝了管家的好意,“你们都走吧,我一个人反而可以清净些。”

随后,管家一行人便乘架马车原路返回了。

原创文章,作者:文少三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9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