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欢欢徐颜芝《偏执林少,情谋已深》_(柴欢欢徐颜芝)全章节阅读

第5章 分手快乐

丘地,军事基地内

秦少秦一阵部署后便下令开始出击,艾露带着一支军队从基地出发。

柴欢欢在一旁看着,“司长,那我要做些什么?”

“你在这里看着大屏幕就行了,有任何异常随时告诉我。”

“好。”

柴欢欢目不转睛的盯着大屏幕看,刚开始军演倒是一切正常,照目前来看并没有出现任何异常情况。

秦少秦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连逸林打来的。

他犹豫了一会便按下接听键,“逸林。”

“表哥,听说你在和水星军演呢?怎么也不叫上老弟我呢?”

秦少秦视线看向柴欢欢,只见柴欢欢一脸认真的看着大屏幕,脸色丝毫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

“此次和水星军演,上级比较重视,所以我就没和你说。

你和水星的谈判,到时候我会出面帮你的!”

“既然表哥这么帮我,我也得帮帮表哥才是,我快到军事基地了,表哥准备开门吧!”

还未等秦少秦反应过来,连逸林便挂了电话。

秦少秦从抽屉拿出两个口罩,一个递给柴欢欢,一个自己戴上,“欢欢,把口罩戴上,连逸林要来基地。”

柴欢欢接过口罩,戴上后,“司长,你怎么也戴了口罩呀?”

秦少秦微微一笑,“我不戴,光你戴,岂不是很怪异?

我那表弟可精着呢!对了,连逸林要来基地你丝毫不惊讶?”

“不惊讶,毕竟他和水星不对付,如今有对付水星的机会他自然是要掺合上一手。

再说了,有司长在,我才不怕他呢!”

秦少秦一听这话,满脸笑意,“你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柴欢欢看向大屏幕,“他来了,那我放行了?”

“放吧!”

三分钟后,连逸林和陈少司走进基地。

柴欢欢立即站到机器人的身后。

连逸林一见秦少秦戴着口罩,一脸疑惑,“表哥,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戴着口罩啊?”

“这里灰尘大,我劝你也戴上吧!”

说着,秦少秦又从抽屉里拿出两个口罩递给连逸林和陈少司。

连逸林将口罩放在桌上,原本他是没有注意到机器人身后有人的。

就这么一个角度,刚好他就看到了。

“她来多久了?怎么感觉好像见过,又好像没见过?”

柴欢欢一听这话,顿时紧张了起来,心想:“他不会将我认出来了吧?”

秦少秦立即说道:“哦,刚出来实习的小姑娘。

说吧,大老远跑我这,是有什么好法子对付水星?”

连逸林环顾四周,陈少司见连逸林没有将口罩戴上,他将手中的口罩打开后给连逸林戴上,随后,自己拿起桌上那个口罩,迅速戴上去。

“林少,这灰尘还真是大,我们还是把口罩戴上吧!”

连逸林扫了一眼陈少司,“刚才在路上你可是说得天花乱坠的,如今到了表哥这,你倒是再说一遍啊!”

陈少司尴尬一笑,“我哪敢在秦司长面前班门弄斧呀!

我不过是想从边界进攻,让林言州永无翻身的可能!”

秦少秦目光朝着陈少司看去,刚想开口,却被连逸林打断。

“表哥,我们也不指望你出手,就是希望你别阻拦。此次不给水星一点教训,难解我心头之恨!”

“逸林!”

连逸林转身便走出基地,陈少司紧跟其后。

柴欢欢看着连逸林和陈少司走后,才松了一口气。

秦少秦越想越不对劲,他可不能由着连逸林胡闹。

“欢欢,你在这里继续看着大屏幕,有什么事和旁边的01,02机器人说,我去去就回!”

说完,便匆匆跑出基地。

“司长!”

这基地突然间就剩下柴欢欢和两个机器人,这秦少秦也不说他去哪里的,万一发生一些机器人都无法解决的事情,那该如何是好?

柴欢欢又继续认真的盯着大屏幕看,此时,有一个人正走在战火两地边界间。

只见那人想跑开却没有勇气跑出去,一直来来回回的,看得柴欢欢实在是忍不住了。

“01,02你们继续监测,我去去就回!”

“收到!”

柴欢欢跑到战火两地边界间将那男子一把拉开,而此时那枪正好打在柴欢欢的旁边。

此刻的她完全已将害怕抛之脑后,一见前方停住开火,便又拉起那男人的手一直往前跑,待到安全的地方时,这才将那男人松开。

柴欢欢此刻气喘吁吁的,那男人竟然将她的口罩扯下来,“大嫂,是你啊!”

“连逸祁?怎么是你?”

连逸祁嬉皮笑脸的说道:“大嫂不也在这里嘛!”

呵呵呵,柴欢欢现在才想起来这连逸祁可是幕后大佬,他出现在这并不奇怪。

“我不是你的大嫂,我叫柴欢欢。”

连逸林眉头一皱,“这么快就和我大哥分手了啊?

不错不错,我大哥可不是什么好人。

柴柴,分手分得好!祝你分手快乐!”

“等等,柴柴?你叫我呢?”

“是啊!叫你呢!谢谢柴柴救了我,我连逸祁向来知恩图报,往后就由我罩着你!”

“别别别,我可不想和你们连氏扯上关系。

还有,你要么叫我欢欢,别搞特殊叫什么柴柴!”

“我这人呢,喜欢和别人不一样。

这样吧,柴柴你不喜欢,那就叫你木木怎么样?”

“木木?”

柴欢欢翻了翻白眼,“懒得和你扯,我为了救你可是偷偷溜出来的,我得赶紧回去!”

说完,柴欢欢麻溜的跑回了基地。

还好基地内一切正常,柴欢欢又继续盯着大屏幕看。

十五分钟后,大屏幕上出现一条讯息,【连逸林军队被困于瘴气圈,请速去援救。】

“天啊!难道秦少秦没有找到连逸林?

这连逸林怎么会跑去瘴气圈呢?

柴欢欢努力的回忆着小说中的情节,可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一段。

权衡之下,柴欢欢决定再次跑出基地。

“01,02你们继续监测,有任何异常请联系秦司长和艾姐。我去瘴气圈支援,一小时后回来。”

“收到!”

柴欢欢坐上飞船后,对着导航说道:“去瘴气圈。”

“收到指令,请系好安全带,飞船准备启动。”

柴欢欢系好安全带后,那飞船便开始起飞,飞向瘴气圈。

一到瘴气圈,柴欢欢解开安全带,准备下飞船时,一旁的导航又说着,“请将防毒面具戴上。”

对哦!

柴欢欢将防毒面具戴上后,又对着导航说道:“谢谢你!”

“不客气,检测到外面瘴气很严重,请尽快回飞船。”

“好!”

柴欢欢迅速跑下飞船,只见瘴气圈内只有连逸林倒在里面,并未见到其他人。

“奇怪,陈少司上哪去了?”

柴欢欢将连逸林扶起,只见他已经昏迷不醒,而嘴角还发黑了。

看来是中毒了,这瘴气越来越多,若再吸进体内,恐怕命不久矣。

柴欢欢将自己的防毒面具摘下后给连逸林戴上。

由于柴欢欢力气很小,费了很大的劲才将连逸林拖上飞船。

“去军医院。”

“收到指令,请系好安全带,飞船准备启动。”

柴欢欢将连逸林送到军营医院后,便匆匆忙忙离开了。

她坐上飞船,准备飞回基地,飞到一半时,竟被对面的战机击落。

再次醒来时,柴欢欢已在水星。

林言州打量着柴欢欢,“为什么要救连逸林?”

柴欢欢一阵咳嗽,“你是谁?”

林言州拿着一杯水,和一颗药,放在桌上,“我叫林言州,你体内有瘴毒,把药吃了会好些。”

眼前这位星目剑眉,脸庞精致的男人就是水星的林少,林言州。

柴欢欢愣了许久才说道:“我叫柴欢欢,是边防司的人,救连逸林是我的职责所在。”

“那把药吃了吧!”

柴欢欢摇摇头,小说中没有明确林言州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可不敢乱吃药。

林言州嘴角一扬,“那随便你,瘴毒不清,以后可有你好受的。”

柴欢欢不以为然,“那个,林总,既然这样,你就放我回去吧!”

“原本连逸林可以死的。

现在因你将他救了,我全盘皆输,这个责任,你得负。

但是,依我看,你也负不起,那就只能和你们秦司长谈了。”

柴欢欢暗忖,“听这话的意思,是要秦少秦来赎自己的意思?”

林言州见柴欢欢不讲话,他又转过身,继续看着桌上的电脑。

次日,军医院。

连逸林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尤俊赫去瘴气圈调监控。

监控中清楚拍到了是柴欢欢将他送到军医院的。

“林少,这女人不是被你送去空间站了吗?怎么还能来救你啊?”

连逸林一阵冷笑,“连东安排在我身边的人,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进空间站!”

尤俊赫一听这话,连连点头,“那就对了!

若非连董的人,怎么可能会将防毒面具摘下来给你用?

林少,连董对你是真的好,你就别和他呕气了!”

“少司呢?”

尤俊赫摆摆手,“可别提了,那家伙被炸成了猪头,还好秦少秦赶到,将他救了。

不然啊,他肯定没命了!”

“那秦少秦现在在哪里?”

“去跟水星谈判了。

水星一口咬定边防司违约,要求赔偿呢!”

连逸林摇摇头,“看来我这次连累秦少秦了。”

“林少,你可别这么说,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不能让林言州得逞,我这就去替你们报仇!”

“俊赫!”

连逸林见尤俊赫转身就走,根本不理会他,他准备下床时,连逸祁连忙将他按住。

“大哥,你这是干嘛?快躺下!”

连逸祁话音一落,连东就带着程一晨和程紫玉走进病房。

连东一见连逸林身上插满管子,顿时一阵心疼,“阿林,你感觉怎么样?”

连逸林漫不经心的说道:“放心,死不了。”

程一晨将手中东西放在桌上后,又抬头看了看连逸林的输液瓶,“林少这是中了毒?呵,那林言州还挺狠的!”

连东一听林言州,脸色大变,“林言州怎么敢动我的儿子?”

程紫玉扶着连东坐下,“连伯伯,您消消气,等逸林哥哥好些了,我们再去找林言州算账。”

连逸林一脸不屑,“我这病房小,容不得那么多人,你们看也看了,没什么事就请回吧!”

连逸祁笑道:“我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呀!”

程紫玉看了看四周,“逸林哥哥,听说你交女朋友了,你女朋友怎么没来呀?”

还未等连逸林开口,连逸祁就替他回答了,“哦,分手了!紫玉,你又有机会了!”

程紫玉脸一红,“逸祁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连东一听连逸林和柴欢欢分手了,他连忙问道:“好好的,怎么就分手了?”

连逸林一听连东这话,连连冷笑,“怎么?你很惊讶?”

“不是,我是看欢欢那孩子挺好的…你们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哼,但凡你觉得好的,我都不要!”

连东一听这话,好像明白了连逸林为什么要和柴欢欢分手了。

原来,这兔崽子是想和自己对着干!

连东缓缓起身,“我们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连逸祁见连东已经走出了病房,他赶紧追出去。

程一晨见连东和连逸祁都走了,便拉着程紫玉,“林少,我们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程紫玉不情不愿的看着程一晨。

连逸林摆摆手,“拜拜。”

程紫玉见连逸林丝毫没有挽留她的意思,只好说道:“逸林哥哥,再见。”

走出病房后,程一晨一脸严肃,“连逸林根本就不喜欢你,下次不许来找他了!”

“我不管!我喜欢他就行,他喜不喜欢我,不重要。”

程一晨一脸无奈,“要不是还要和他合作,就他那拽样,给我一百万我都不会和他说话。

我真不知道你到底喜欢他什么?”

程紫玉嘴角微微勾起,“自然是他的能力。

我相信,他一定能拿下河星。

我要让他把河星当聘礼送给我!”

程一晨伸手摸了摸程紫玉的额头,“妹,你没发烧啊!做什么大梦呢?”

程紫玉踩了程一晨一脚,“咱们走着瞧!”

车窗缓缓而下,风呼呼的吹进来。

连逸祁时不时看向后座。

“专心开车,不要偷看我。”

连东这么一说,连逸祁又将视线看向前方。

“爸,你别生气,大哥他说的都是气话。”

“气话?”

连东看向窗外,“他还在记恨我在华倩忌日的时候娶了阿蔷。”

连逸祁毫不留情面的说道:“这事你确实做得很过分!”

连东没想到连逸祁会这么直白的说他,他停顿了一下。

“那,你,恨我让你当老三吗?本来,你才是连家二少爷。”

连逸祁噗嗤一笑,“爸爸,不管我是老二还是老三,大哥都不会认我的不是吗?

难道我说恨你,你就会把真相说出来吗?

不,你不会。

说出来,整个王氏集团估计都地震了!

所以啊,我亲爱的爸爸,我不恨你,因为恨你也没用。”

连东倒吸一口气,“没想到你平时吊儿郎当的,心思却如此缜密。”

“心思缜密?不敢当不敢当,比起大哥,逸阳和逸心,你有空多关注关注他们吧!

逸阳的妈妈和逸心的妈妈是亲姐妹呢!你连姐妹花都能搞得定,爸爸,你的心思不知缜密了多少呢!”

连东一怔,“臭小子,敢编排起你老爸来了!

等你有喜欢的人了,就能理解我了。”

“理解你?”

连逸祁连连摇头,“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理解你这种爱情观。

我这辈子就喜欢一个人,就对她一个人好,绝不辜负她。”

“哼,那她要是不喜欢你呢?”

连逸祁被连东这么一说,脑海里闪现出柴欢欢的模样,他嘴角缓缓勾起,“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她。”

连东听连逸祁这口气,莫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臭小子,你看上哪个姑娘了?”

连逸祁笑道:“等追上了再带回家给你看!”

说完,他又将车开到连苑门口,“爸爸,到了。”

连东看了看手表,“今晚就在家里住下吧!”

连逸祁摇摇头,“不了,这里的床我可睡不惯。”

“行吧!”

连东轻叹一声便下了车,他看着连逸祁开车远去,又是一阵摇头。

他的几个儿子都不与他亲近,唯一和他亲近的小女儿却整天窝在家中,不愿出去见人。

连东以前从不相信报应,没想到上了年纪,反而就信了。

他走进客厅,一见逸心和逸阳总是形影不离,他一丝怒意顿时涌上心头。

“逸心!”

连东突然一阵大喊,吓得连逸心赶紧起身,“爸爸,你回来了。”

连逸阳也连忙说道:“爸爸。”

“你们整日这样无所事事,成何体统?”

连逸阳一脸尴尬,“爸爸…我们…”

连逸心不满的说道:“爸爸,我们哪里无所事事了?哥哥打团可厉害了!”

连东一直瞪着连逸阳,“逸阳,明天你就去集团报到吧!你也长大了,是时候进集团了。”

连逸阳没想到连东会突然叫他进集团,他既兴奋又意外,连连点头,“好,我明天一早就去。”

一旁的连逸心一脸气愤,“干嘛要我哥去集团,那么辛苦。

哥,你就在家陪我不行吗?为什么非要去集团?”

连逸阳将连逸心拉到一旁,安抚道:“好妹妹,哥哥一下班就回家了,到时候给你带好吃的,好吗?”

连逸心嘟嘟嘴,“那好吧,你要早点回来!”

“好!”

连东在一旁看得是火冒三丈,扭头便走进书房。

连逸心见连东回到书房后,一脸鄙夷的说道:“不耍点手段,你还进不了集团呢!”

连逸阳冷哼一声,“我可不像连逸祁那么好忽悠!连逸林和连逸南有的,我统统都要!”

林言州将柴欢欢带到交界线上等着秦少秦来谈判。

艾露只身一人闯了进来却被周南轩给抓住。

柴欢欢一见艾露被抓住,心急如焚,“艾姐,你没事吧?”

艾露一见柴欢欢欣喜若狂,“欢欢,太好了,你还活着!”

周南轩一脸嫌弃,“都跟你说了她没事,你还不信!”

艾露甩开周南轩的手,“你们阴险狡诈,我哪知道你们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你……”

要不是与艾露交手多年,知道她有口无心,周南轩早就一枪打下去了。

林言州看着秦少秦的飞船逐渐靠近,而那飞船后面好像跟着什么东西。

柴欢欢扭头看向林言州,只见远处一支箭直对着林言州飞来。

柴欢欢一把将林言州推开,那箭便射在了她的身上。

艾露大喊,“欢欢。”

林言州见状,立即下令飞船起飞回水星。

周南轩看清了射箭那人,“是尤俊赫!”

艾露一听是尤俊赫射的箭,心中早已问候了他祖宗十八代。

林言州将柴欢欢送到医院,艾露看着柴欢欢被推入抢救室,她着急得走过来走过去。

周南轩一把将艾露拉住,“歇一会吧!她会没事的!”

艾露气急败坏,“放开我!”

周南轩将艾露松开,“她救了林少,林少不会让她死的。”

林言州确实是不会让柴欢欢死。

可他想不通柴欢欢为什么要救自己。

难道柴欢欢很喜欢救人?

一个小时后,医生终于从抢救室里走出来。

艾露连忙问道:“医生,欢欢怎么样了?”

“我们建议还是把她送回冥王星,她本就身中瘴毒,再加上中的箭上有百毒。

冥王星内有排毒基地,将她送到那里,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周南轩对着林言州说道:“看来,那尤俊赫是要至你于死地啊!”

艾露扭头看向林言州,“林少,欢欢是因你而受伤,麻烦你现在将我们二人送回冥王星!”

林言州一口应承,“好!”

艾露没想到林言州会这么痛快的答应了。

林言州将柴欢欢和艾露送到冥王星后,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亲眼看到柴欢欢被送进排毒基地后才悄然离去。

艾露一脸忧心忡忡,“欢欢这傻孩子,怎么能去替林言州挡箭呢?”

秦少秦拉着艾露坐下来,“尤俊赫是怎么知道我要与水星谈判的?”

“不是我说的啊!我一听说欢欢有危险就跑去水星了。”

秦少秦一阵沉思,“看来,边防司里有内鬼。”

艾露一怔,“谁会是内鬼啊?”

“我会去散布我正和你在偷偷交往的消息,然后密切关注边防司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谁将此事透露给尤俊赫,谁就是内鬼。”

艾露双眼瞪大,“我们什么时候交往了?”

秦少秦漫不经心的说道:“这肯定是假的啊!”

艾露心里清楚,秦少秦不会喜欢上她的。

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秦少秦光顾着回信息,丝毫没有发现艾露神色异样。

艾露起身站在基地门口,她时不时将头往里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8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