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矢》小说章节目录李道,都郁郁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渊矢

小说:玄幻

作者:缘有

简介:天陷以来,山上山下,阴阳清浊自分,山上人修得清灵气,不食人间五谷,漫山之间皆是空灵,而山下幽瘴之气蔓延,又天降横祸,所处皆是深渊,人间遍地疾苦。一个浑浑噩噩,不明尘生的小道士,静静处观中柳树下,忽有一日顿开人间疾苦。他要亲自去见一见,观一观,论一论“何以叫天下清安,了无趣事”。

角色:李道,都郁郁

《渊矢》小说章节目录李道,都郁郁全文免费试读

《渊矢》第1章 山上花开免费阅读

“师傅,可还有气,徒儿快坚持不住了,再不停下歇会儿,徒儿可就要归天见我那可怜父母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身着云案无底的质朴道袍,散散搭搭,有气无力地一步接着一步。

前方不远处,一个头戴柳冠,身着法衣的老道士,支手拂尘,背着一柄桃木剑,正相端庄威严,一幅活脱脱的道家老仙人模样。

老道士熟知自家徒儿脾性,半句不接,依旧提着拂尘,轻轻慢慢地在前面走着,背着零零散散的破碎日光,直往前方的幽寂而去。

“老头儿,再不管我,可就要在这片林子里安生了”小道童见前面老道士无半分儿回旋的余地,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泼地打滚,时不时挑弄两根泛着猩红色泽的野草,挑刷袍子上的灰尘。

“你这娃儿,为师如何教导你的,咱们道家仙师,一辈子兴许修不出个道真,但也要有些许憧憬的意味,过往论你童真,批戒的少了,如今下山入凡尘,体会渊内长史之人的疾苦。正所谓,入道修心,讲究一个识人识己识天地,如今不过几步路,就叫苦叫累,若是惹恼了老道,把你丢在这,此地暗晦无光,定有鬼饕,它们扒皮饮血的行当,啧啧啧”老道士摇了摇头,不再续说。

如今道士不如往常,下山便是一场寄予生死的赌注,命里有此好,便是顺风顺水,若是无常,血肉都随那黄皮紫袍一并扒了去。老道士如今也就这么个徒儿,虽说顽劣,却也有些许真性,即使平淡无常,生得一个真性情也好,想到这里也便不在多言,默默看了看后面的小道士。

正值响午时分,浸润了些许阳光的树林显得格外阴森,暗晦的气氛充斥着整片大地,连空气中都弥漫的丝丝恶腐的气味,草木长势不如常态,弯曲扭捏各有所异,顺着微弱的光亮。

小道士揉了揉眼,细细看了看,本是苍翠的绿叶似乎染了些许红潮,随着阵阵阴风摇摆,上下浮动。原本涣散疲惫的眼神也惊醒了几分。

“道离,此径通幽,白日不见阳,过往还有些人影,泛着些生气,如今也仅仅是留给那些生死往复的鬼饕了,他们生不见得活出了多少人样,便是做鬼也是苟延残喘。你这生得皮白肉嫩,正是那些半死之物尤为钟意的,细细想想你道游师兄的叮嘱,扒皮饮血,摧骨断筋,一口口生生嫩嫩的鲜肉,可真是赛的活神仙了。”

老道士不急不慢,缓缓道来,期间也夹杂着些许狠厉,惊得小道童缩着脖子,直挺挺地跟上去。

小道士字李,名道离,正值舞勺之年,却也是生得红白粉嫩,加上那大半身拖沓在地上的道袍,显得格外瘦小。只是常时见惯了老道士哄人的把戏,虽然紧紧跟着,但嘴角却撇个大弯,半分不乐意。

如老道所言,此径居于苍胥与龟垤两山之间,沉于陆间不下数百尺,两道尽是阴森不见明的密林,以及泛着血渍的岩壁,也不见其他活物,一老一少,前后话语不间断,时不时挑弄些火气。

“那日上山,如今却也下山,你跟着我这样浑浑噩噩也不知何时!徒儿,可还记得几时上山?”老道士看着后面打气的徒弟,轻述了几句,上了意头,便提了些声。

…………

时间随着老道士的声音慢慢回到了几年之前。

那时尚处在韶年之纪的李道离,倒在了家门口的血泊之中,那一刻气若游丝的他见到了这个往后一生都期许依靠的老道士,涣散的眼神里泛出微弱的光芒。

本是眉头紧皱的老道士在这一瞬转了脸色,咧起嘴,顶着皱纹笑了笑,做出个憨态可掬的慈祥样子,一如当年山上逍遥,今日老道士再度清风满面,只是脸上的春意布满了凛历。

李道离绢白的小脸上浸满了血渍,一双小手紧紧抱住老道士的胳膊,生怕这个看着和蔼的老人跟他的父母一样,倒在他的面前,嘴里不停呼喊着,只是没有多少气力,声音也就显得格外的低微,老道士一手环抱,一手凝印,身后所经之处,处处是青紫色的雷霆,状若游龙,不停地荡涤村中的厉鬼、恶殍。

一路御风逍遥过径,抱着幼童的老道士,看着眼前的幼童生气渐渐低微,便着实犯了难,叫我仗剑除奸佞,荡涤恶鬼,我熟门熟路,可如今观中早已破落,哪还有剩余的灵丹妙药,纵是有,也早已被那群小道士给套了去,老道士生性备懒,常年不开炉炼丹,便是有人所求,也以“真武不于丹中求,精意真驻己房中”胡乱搪塞了去,如今这幅局面,着实意料不到。

思来想去,论及观历久远而又精于护佑神魂,荡涤真意的唯有苍胥山那一座屹立千百年而不倒的纯阳观,只是常年不走动,也不知那位低了一个辈分的年轻观主是否活络,只是常常听观中小道士传来的流言,那位天生道胎的年轻观主,以一己之力,落得真意于那洞冥渊内,整整百日硕阳而不散,好嘛,有我年轻时那会的味了。不待多思,便提意而去

苍胥山有一池两谭四深涧八峰十六岩,岩石水涧落山观,八峰独照纯阳前。以蔚然峰之上的纯阳观为中心,八峰八宫围绕此观形成内势外圆的卦守朴印之相,千百年来无数求仙求道者慕名而登山,却都郁郁而归,无他,终是这偏隅于一方的道观,入道之则太严,每年登观者仅仅数位,甚至连年不见一位可入观之人。

老道士绕过了鸣测峰上的景枢宫,径直飞入蔚然峰后面的一座小道观中,此观不如外峰之上的那些道宫那般青砖碧瓦,更不如坐落于蔚然峰之上的纯阳观金碧辉煌,但就在这么一个有些陈旧道观前,只手抱着面色苍白的幼童的老道士,坐在观前一个平坦的岩石之上,缓缓诵起了经文。

…………

小道士正值气头,也不搭理,就挺个小脸,硬硬回了老道士着意的憨态样子。随后算了算时辰,便盘坐于地静静沉息。

随后双脚并点地起以半蹲状,掌起绵延之势,携卷落叶随风而动,开合之间圆润自如,形而绵绵弱弱,但气息绵长且动至意处时如波涛叠浪入千钧,掌劲所至处,有潮浪簌簌,迭荡起伏,有若神意傍身。

老道士在旁边默默看着,眉角时不时挑弄几下,看到拳势至高点时深深捏了把汗,生怕落不下那份气息,反而伤了身子,当初教《落潮》一拳时虽说认认真真指引气息,但身子骨终归还是太薄弱。

自天陷以来,山上山下,阴阳清浊自分,山上人修得清灵气,不食人间五谷,漫山之间皆是空灵,而山下幽瘴之气蔓延,又天降横祸,所处皆是深渊,人间遍地疾苦。

…………

“师傅,一路上都是阴森寂寂的槐树,了无生趣啊”,一旁打完了拳的李道离,定了定神,朝着老道士叹息道

“可知这漫漫山脚下曾经沾染过多少人的血液?你在那山上整日漫游嬉戏,我也不曾管你,可如今下山,你也该看看这世道了”老道士看了看徒弟,无奈道。

当初领上山入得自家道观时,老道士本也不想让他入得道途,只是希望这个娃娃能够平平安安开开心心的度过这一辈子,或许不如山上人那般活的长久,但胜在一个安稳。

初入得老道士的逍遥观时,宛若新生的李道离懵懵懂懂,浑浑噩噩,每天不过所做也就是吃睡淘三字,观中规则一概不认,也少与人说话,只是偶尔碰到那个老道士时,才上前问候几句。观中那些青袍道士看见地惯了,也就不会多语,况且整日做功常态如一,甚是枯燥乏味,多出这么不知何时会被收观的未来小师弟,那就又多了一份生气。

观中仙鹤每日一鸣啼,观中讲义晨时便更替,李道离有时跟做在边上旁听,有时就莽着劲力追那仙鹤。一日日混混沌沌;一日日不明尘生,连记忆似乎都有所缺漏。就在这样的每日的生活气中,蒙昧的眼中逐渐开了些光。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春夏交替之际,李道离独坐在一棵柳树下,默默念起了曾经村中玩伴的名字,悻悻呆坐了一会儿,“我好像记起了什么”

那一日头顶之上的柳枝再开新芽,观中默默观看着的老道士泪流满面。

原创文章,作者:缘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5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