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后,墨总弄丢了他的小青梅完整版笔趣阁墨池寒沈知意

《复仇后,墨总弄丢了他的小青梅》中的人物墨池寒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乔暮雨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复仇后,墨总弄丢了他的小青梅》内容概括:十六年前,A城首富府邸旁新搬来一户人家,从此沈家大小姐多了一个最好的玩伴和护花使者
  十六年后,A城盛传着一段佳话,沫南风 & 沈知意,自幼交好,男才女貌,家世相当,是整个A城最看好的金童玉女
  直至,沫南风让沈知意家破人亡……
  阳光帅气的青梅竹马摇身一变成了隐忍复仇的冷峻总裁, “沫南风” 这三个字终不过是营造的假象
  世人都说墨池寒是沈知意的劫,沈知意生命中所有的黑暗都是墨池寒带来的
  可谁是谁的劫,谁又能说的清?
  “你是墨太太”
  “对不起,我失忆了”
  “当初是你先缠着我的,难道不需要负责?”
  “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复仇后,墨总弄丢了他的小青梅

《复仇后,墨总弄丢了他的小青梅》在线阅读

第3章,我对仇人并没有什么耐心

沈知意拿着手机的手一颤,快速按断了电话。

“别打了,此时的唐家孙少爷应该躺在病床上”“噢,对,这还要拜墨太太你所赐。” 墨池寒阴冷的说着,顺便瞟了一眼旁边的小黎。

小黎吓得想解释,可又结巴的说不出话来 “先生…..”.

“你别怪她,是我威胁她。”

“希希,你越来越不乖了。”墨池寒抚着沈知意披散下来的秀发,深吸一口她发间的清香,似用情至深的瘾君子。可说话的腔调却让人毛骨悚然,“别惹我。”

他努力控制心中升起的暴虐,转移注意力,指着小桌上自己刚带进来的食盒,“吃饭。”

“我没胃口” 沈知意对吃饭并不感兴趣,她只想离墨池寒远远的。

“是没胃口,还是不想和我待在一起,不想吃我带来的饭?”

沈知意不搭理他,径直躺了下去翻身背对着墨池寒。

从见面到现在不是捏下巴就是掐脖子,难道还指望她笑脸相迎。

“希希,你应该知道我对仇人并没有什么耐心”。

既然是仇人那她吃不吃饭又与他何干,难不成吃饱了好虐吗。沈知意闭上眼睛,忽略掉男人的话。

被无视的墨池寒火冒三丈,猛的上前掀开被子,“起来”,他不想再说第二次。

“怎么,下午没把我掐死,墨总是想继续掐吗?”沈知意也火了,咻的坐起,双眸怒视墨池寒。

看着女人脖间尚未消散的红印,男人清醒了很多,“下午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吃饭,吃完再睡。”

“打一巴掌给颗甜枣,这就是墨总的行事作风?”

“希希,我虽向你道歉,可不代表你就可以一直闹。”

“到底是谁闹?墨池寒,你为什么要找我,我吃不吃饭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不是仇人吗?”沈知意恨恨地吼叫。

呵,是啊,仇人,墨池寒刚升起的那点歉意顿时消散,“既然是仇人,又怎么可以放你在外潇洒自在,仇人不都该互相折磨,至死方休吗。”

“墨池寒,你可真是让人倒尽了胃口。我得庆幸我们是仇人,否则如果你告诉我我们夫妻恩爱,我估计要恶心死。”

“你这么想最好了。”墨池寒无所谓的冷笑,也不再管沈知意吃不吃饭,径直走了出去。

第二天,在佣人的陪伴下,沈知意做了一连串的身体检查,从头到脚,几乎将所有能做的检查都做了个遍。

做完检查后,保镖又将他带回了水墨华府,别墅二楼的那间主卧便是她的活动范围。

沈知意在床上躺了三天,她知道她哪儿也去不了,甚至与外界联系都是奢望。自从上次找小黎借过手机后,别墅的佣人似乎更躲着她了,都是到饭点时将饭菜端进来,便匆匆离去,就好像她是瘟神一样。

这几天沈知意也没怎么吃饭,被囚禁的她痛恨,委屈,却又无能为力。她为自己担心,也为唐睿轩担心。唐睿轩身体不好,又对她极其爱护,平时哪怕她有个什么咳嗽感冒,他就会紧张的睡不着觉。如今她被墨池寒强行带来了这里,他会怎么样,他的身体能否受得了?

墨池寒这几天没有出现在沈知意面前,应该说他没有来过水墨华府别墅。

当他再次强约着几个狐朋狗友出现在某私人会所,疯狂给自己灌酒时,桀骜不驯的某富二代公子终于开口了“我说墨大总裁,小公主不是回来了吗?你怎么还总压着我们在这喝酒。况且,酒是你这样喝的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酒都堵不住你的嘴?”

笑话,他安景龙缺酒吗,他若不是碍于某人的威逼利诱他会出来?

“小公主不在的时候,你一幅不人不鬼的样子。现在小公主回来了,你又天天在这儿买醉。我是真得看不懂你,你到底是想怎样?”

是啊,他到底想怎样,墨池寒很多时候也这样问自己。

“她失忆了。”

检查结果出来了,全身骨头多处拼接,身上疤痕无数,最严重的是头部,受过强烈的撞击,脑中还滞留着血块,这也是导致她失忆的原因。身体上的一切都显示着当时落海后的惨烈,沈知意为了逃离他当真是下了血本。

“我靠,失忆,这么狗血” 安景龙不可置信。“所以,她忘记你了,忘记了他的南风哥哥,也忘记了墨池寒?”安景龙觉得沈知意真得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既然忘了,你何不给她一个机会,放过她,好歹你们也有过十六年的感情,算给那段感情一个善终。”说话的是墨池寒另一位朋友,他与墨池寒从小长到大,也与沈知意从小长到大。

“伪装的感情,算什么感情。”墨池寒清冷的开口。

“真得一切都是伪装吗?”

这个问题,谁也回答不了。

次日,墨池寒接到水墨华府的电话,佣人战战兢兢的汇报说太太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虽然她们不好判断先生对太太的态度,可太太若真得出了什么事,她们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墨池寒捏了捏眉心。

傍晚,墨池寒回到别墅时,沈知意躺在床上已进入半昏睡半醒的状态。几天不见,又清瘦了很多,他想起了订婚礼上她灿烂璀然的样子,而现在就像一朵娇艳的鲜花离开了阳光,蔫蔫的失了颜色,毫无生气。

“叫林络过来”,墨池寒对一边的管家吩咐。

随后,他走到阳台,点燃一根烟,给他的特助张璟打了一个电话“去把李婶找回来”。

李婶,沈家旧人,沈知意父母结婚时沈母从娘家带过来的人。对沈家极其衷心,与沈知意如同亲人。

沈家变故,沈知意被迫与墨池寒结婚,沈知意将李婶带来了水墨华府,可李婶却一直坚持称呼沈知意为“大小姐”,不肯改口“太太”,因此惹怒了墨池寒被赶了出去。

林络在催促之下很快赶到,给沈知意做了简单的检查,然后挂了营养液。

“大哥,人是铁,饭是钢,这样天天不吃饭,人怎么可能受得了。总不能以后就靠营养液来养着吧。”“还有,心情很重要,墨太太天天被关在卧室里,与世隔绝,又忧虑过重,就算是一个好人都能被关出病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乔暮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13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