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娇娇媳:嫡女她又美又辣》小说章节目录亮亮,花嬷嬷全文免费试读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转眼竟是入秋了。

这换了季,体质不好的人,总是不由生出些毛病来,这不,秋意还未阑珊呢,这二房那边,便是有人病倒了。

生病的是燕君楚的小妾苏氏,也不知到底是犯了什么症,突然之间便一病不起了,二姨娘向来对这个没什么身份地位的妾氏煞是不满意,这会儿也没有当回事儿,连个大夫都不请,只叫人随意弄了个什么水给她喝下,说是她们家乡的秘方,喝了便药到病除,之后就没有再管了。

这药并没有什么用,喝了几天之后,总还是不见好,而且人好像还越来越虚了,之前还能起来跟她们一起用膳,到后边,也没有再出来,直接叫人将东西送进房了。

“小门小户出身,那身子倒是矫情得很。”对于苏氏的缺席,二姨娘只是给了这么一个评价。

褚离听着有几分不悦,明明自己也比她们的出身高贵不了多少,而且她也同样是给人做了妾室,最后却对自己儿子这个小妾是如此的不尊重,几次三番恶言相向。

她本不想惹事的,但到底没有忍住,出了声。

“这苏氏向来不会这样的,想来情况是真的不好,不如请个大夫过府来看看吧?”

此话一出,饭桌上众人皆是将目光看向了她,神态各异。

燕君碧和二姨娘那边多是不屑,燕君碧还阴阳怪气的嘲讽道:“果然是同样的出身,才知道心疼于人。”

“弟妹这莫不是在怪我母亲她未尽好责任?”燕君希的妻子刘氏接着燕君碧后边也怼了她。

这个女人虽然出身也不高,但到底是在官家长大的,在身份上这么被她压着一头,一直不忿得紧,寻了机会便会来找她麻烦,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加上有嫡子正妻这么个身份在,总是不会吃亏,因而更是惹人不快了。

此刻故意将话头引到长辈身上,就是要故意借刀杀人,用长辈的锐气来“杀”她。

“嫂子这话从何说起?这是与不是,不是你一句话或者我一句话便能够定性的,这府里百来人,谁都有眼睛会看,而我不过是就事论事,针对苏氏的病而已。”

“再说了,这请大夫不过是求一个安心,若是大夫也无法,那看了也算咱们燕家对得起她了,若是大夫治好了,这不是皆大欢喜吗?就算人只是一个妾氏,但到底也是二哥求回来的,如果她出了事,二哥回来问起,你该如何回答他?说她入秋得了病,燕家有钱却请不起一个大夫,只用偏方给她看着,人没用,挨不过去就没了吗?那二哥会怎么想,大哥又会怎么想,伤了兄弟的和气,他们对于二姨娘你。。。。。。又会怎么想?”褚离说到最后的话时,故意将目光向二姨娘那边投了过去,果然她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煞是“好看”。

“这家宅安才能万事安。”燕君南说道,“这娘子说的,极有道理,请个大夫,到底也算不得什么事儿,实没必要为此,闹了兄弟间的和气。”

嫡子的优势大概就在于此了,虽然这桌子上,除了廖夫人,大部分对燕君南不一定是真心服气,可是这开口就是不一样,谁也没有敢再多说一个不字。

廖夫人见儿子媳妇都这么说了,也没有再反对,拍板定了下来,道:“这一直病着,总归不是个事儿,就请人过来看看吧,这个费用,若是你们二房不愿意出,那就从家用支出里来拿,不管如何,先叫人过来看一看再说。”

二姨娘死命瞪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说道:“这哪敢麻烦夫人,我们二房这边的事儿,自然会解决的。”

说着她对刘氏吩咐道:“若云啊,待会用完膳,去叫人请个大夫过来。”

“是,母亲。”

最后几个人看向褚离的眼神让她知道,这个仇怨呀,算是结下了。

不过也无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做事儿但求问心无愧便好。

快午时的时候,大夫被请了过来,二姨娘那边本来就不情愿的,请人来已经是莫大的让步了,所以吩咐了管家之后便也没有再管。

褚离从廖夫人处出来时,正碰上了刚请来的大夫,思忱片刻,还是跟人踏入了二房这边的门。

他们进来的时候,苏氏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看上去煞是虚弱,但是见到她们进门,还是强撑起身,准备向人行礼。

“你既是身体不舒服,还是躺着吧。”她说道,看向一旁的大夫,“大夫,麻烦您了。”

大夫坐下,从他随身带的箱子中取出一条红绳,交于她,“少夫人,还麻烦您帮我系到病人的手上。”

“好的。”

她接过绳子,走了进去,将它系在了人白皙秀气的手腕上。

苏氏呆呆的看了她好一会儿,许是不信她会这般好心吧。

也是,这近三个月来,她与这苏氏的交集并不深,多是在晨间问安和晚间问礼时才见过,她安静乖巧,不爱说话,每次都是怯生生的躲在二房人的身后,很少发言,有时候这刘氏言语间过分了些,她才反驳一句,说完人就涨红了脸。

她未嫁进来前,听说这燕府二房之间妯娌不和,说到底不过是单方面不和而已,那些出身官家的,不论自己身份多低,总是瞧不上她们这样的。

“你勿要担心,我若真心想害你,也不会惹这一出。”她宽慰人道。

那人被她说中了心思,又是瞬间红了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对不起,少夫人,我。。。。。。”

“无事。”她拍了拍人的手,叫人宽心,随即便退到了一旁去。

那红绳微微动了几下,好一会儿,隔着屏风,她听到大夫说道:“小人先恭喜了。”

“恭喜?”

两人皆被这话给弄愣了,却又听人道:“这位夫人不是生病,而是有喜了。”

有喜?

这是褚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这个事儿,只觉得脑子被当头一棒,闷闷的,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儿。

这些日子,除了劝燕君南从仕以外,廖夫人说得最多的,便是叫她早日生下燕家的嫡子嫡孙。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自新婚那一夜她说自己怕之后,两人至今未曾真正的同房,更别说是生下什么嫡长孙了。

原创文章,作者:暖暖如风y,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