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门娇娇媳:嫡女她又美又辣》小说章节目录亮亮,花嬷嬷全文免费试读

燕抚台没有等到房子修葺完就走了,离开那天,全家都出门送了,家里的女眷都哭得不成样子,就是廖夫人这样个性中带着点骄傲倔强的,也红了眼。

褚离跟这个公公相交不深,甚至可以说没什么感情,对于他的离开,半点感觉都没有,还暗自窃喜。

虽说这样算不得君子所为,可她确实暗自窃喜。

他在的这些日子,燕府倒是很和平,和平得极为压抑,每个人都要顾及着这个一家之主的感受,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尽心费力的去讨好他,可他却没什么反应,大部分时候是沉着脸的,他一个抬眼,现在哭哭啼啼的这群人,连个大气都不敢出了。

这种表面和平的安宁,叫人心里委实的烦闷。

不过到今日,算是结束了。

二姨娘哭得跟个泪人似的,一把年纪了,也不顾什么形象,倒在人怀里抽泣着,燕抚台面无表情的安慰着人,说出来的话,不算中听,但是却叫三人都暗起心思,廖夫人一脸鄙夷的看着二姨娘,手指在下边活动着,手绢都要被她给撕裂了,三姨娘哭得很是含蓄,用手绢掩住了泪,不过偏低头的这一瞬间,褚离看到人翻了个白眼,当时心下一惊,只以为自己看错了,毕竟三姨娘在她这里,总是一副乖巧听话,逆来顺受的模样,仿佛完全没有脾气。

许是自己看错了吧?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那要分别的几人身上,没人会去在意这些,褚离也强迫自己从刚才那份震惊中回了神来。

送走了燕抚台,大家各自回了各自的地方。

这家里成年的男丁一下子走了大半,燕君南又是嫡子,廖夫人身份又高,他们这一支,似乎煞为得意了,不过这只是表面,得意的同时,也隐藏了不少的危机。

燕抚台走了,廖夫人的重心又给放到了燕君南的身上,开始关注起她劝人从仕的进展来。

“母亲也知道,这相公生性自由惯了,这一时之间,叫他忽然转变,那是不可能的,这事儿只能慢慢来。”

“我也清楚,可是你应该也看到了,如今老爷对于二房三房的态度,若是他长此以往。。。。。。”

她没有再说下去,只是抽了抽鼻子,福若忙扶住了人,轻轻的顺拍着她的背。

褚离也被吓了一跳,忙起身,走到人身旁,安抚着,待人缓过口气来,才安慰道:“母亲勿要担心,相公机敏,做事儿也有分寸,只要他有心,定不成问题。”

廖夫人撑着福若的手,虚声道:“我自己的儿子,他如何,我自然清楚,所以才叫你多加督促嘛。”

“是。”褚离长呼吸了一口气,温顺的回了人道。

“我也知道这有点为难你了,但没办法,要稳住地位,总要牺牲些东西的。”

“母亲说得对,媳妇明白了。”

得到保证,她也不再留着人,摆手叫她退了出去。

走出门,褚离只觉得松了一口气,抬眼看了看天空,夏日天气极好,多是晴空万里,干净得湛蓝,犹如用水洗过一般。

“少夫人好。”

“少夫人好。”

。。。。。。

回院子的这一路上,到处可见那请来修缮房子的人,他们一声声的称呼着她,可褚离却只觉得心情沉重无比,这个称呼好像一把枷锁,将她整个人,将她所有的思想,全部困在了这四四方方的院落里。

她父亲。。。。。。为她择的道,真的对了吗?

“小姐你怎么了?”她的陪嫁丫头小梅没忍住问了一句。

“无事。”

她不是不想说,只是有些事情,说了旁人也不一定能懂,即使是这个从娘家带过来的人。

她能够事无巨细的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却不能真的与她在心灵上共鸣。

回到院子的时候,燕君南已经从外头回来了,拿着他们那一伙人新作的诗歌兴致勃勃的与她说着,她也不想扫人的兴,只是真的没那个心情,便拒绝了。

褚离能想象他那失望的脸,也许觉得她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样,生出什么别样的心思来也说不定,然她真的没有兴致去管这些,自己上楼去歇着了。

上去没多久,燕君南也上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珠算。

“这是?”她有些发愣,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东西,有点不知所措。

“给你的。”他说道。

褚离摸着那珠算,珠子是用玉做的,质地温良舒爽,摸着极为舒服,那一颗颗珠子同那珠架扣得极好,用起来顺滑无比。

“娘子自幼跟着岳父大人做生意,见惯了外头的种种热闹繁华,如今被关在这里,想必心中定是极烦闷的。”燕君南解释道。

不可置否的,这确实是她心情不好的主因。

“我已经跟老陈说过了,往后咱们院里啊,那些收入支出什么的,都要交由你过目审理,虽然不能同你在家时一样,但到底是个可以算计的东西,也能解些无聊烦闷。”

“谢谢相公。”

“是我谢谢你才对。”燕君南握住她的手,“我都听小梅说了,我母亲又将你唤过去了,可是受委屈了吧?”

“没,只要相公能懂,便算不得委屈了。”

燕君南未言语,只是手一伸,将人揽了过去,将人拥在怀里。

“其实相公可曾想过,不如顺了母亲她老人家的愿想?”

放置在她肩上的手顿了顿,人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这事儿,往后便莫要再提了。”

褚离一时无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只得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又听身旁的人说道:“要你总是夹在我和母亲中间,确实为难了你,我答应你,会做出个样子来,叫她老人家安心,但若真的进考取功名什么的,是万万不会做的,也请娘子真的莫要逼我,免得影响了你我二人的夫妻感情。”

言尽于此,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而且他也算是极好了,愿意为了她让这一步,自己也总不能得寸进尺,硬逼着他些什么,不然就如他说的,真影响了两人这点相识不过三两月的浅薄夫妻情分,到底是真的犯不上。

“谢相公体谅。”她挣开人,半跪下去,与人福了一福礼。

燕君南将她扶起,“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拘谨。”

原创文章,作者:暖暖如风y,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7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