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小说在线阅读资源

第9章 有人来找江蓠的麻烦

江蓠飞身上前,只见陆泽兰被关在一个竹编的笼子里,几个人正抬着陆泽兰往水里去。

说罢就要上前,陆璟拦了拦江蓠,江蓠正想发火,却见陆璟看着河边的林子,江蓠定睛看去,竟见到林子的边缘还隐着几个人,看不清楚面容,但想来是练家子。

“此事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要小心点。”

陆璟连忙点头:“好。”

陆泽兰一直在不停的呼救,边上站着江家村的族长,还有江蓠的大伯江大海和爷爷江天新。

但二人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反倒是眼看着陆泽兰被丢到河里,面上竟有一丝喜气。

江蓠怒火攻心,捡起河滩上的石头,对着那抬着竹篓的几个人就打去,力道之大,那些人根本受不住,纷纷跌倒在河水里。

陆璟随后冲到水里,将陆泽兰给提了上来:“姨母你没事吧?”

陆泽兰怕得不停的发抖,看到二人终于是放下心来了。

江蓠手持长棍:“你们在干什么?”

江大海和江天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阴狠。

江大海面不改色的站上前控诉陆泽兰的罪行:“你娘偷人,按照我们江家村的规矩,就是该沉塘。”

陆泽兰不知如何辩解,只是大声哭喊:“我没有,我没有。”

江大海冷笑一声:“你没有?那你旁边那个小哥是谁啊?不是你相好的,难不成是江蓠相好的?”

陆璟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竟然给江家带来了这样大的灾难。

陆泽兰连忙道:“他是我大哥家的孩子,你们这些人,就会血口喷人!”

江大海冷眼看了过去:“谁知道到底是你侄儿还是你相好的,还不是你说了是什么就是什么。”

江蓠的手捏得紧紧的,出言不逊!该打!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啪”的一声,江大海就只觉得左脸巨疼,却连自己是自己被扇巴掌的都不知道。

江蓠的眸子似要喷出火来,站在江大海的旁边:“这般污蔑自己的族亲,族长,按大凛律法,该当何罪?”

江大海才发现竟然是常日唯唯诺诺的江蓠,自家弟媳回来说被江蓠欺负的时候,他还不信。

如今,竟敢打他巴掌,这如何能忍,江大海怒不可遏的推开一边的人,拎起地上的木棍就朝着江蓠打去。

江蓠背着手,侧过身子单手接下江大海的棍子,另一只手反手又是一巴掌:“寻衅斗殴,大凛律法,又该当如何?”

江大海连挨两巴掌,偏生到处都是围观的村民,只觉得心头火气大盛,他要杀了江蓠!

江蓠却不想再和他们啰嗦,抬起对着那江大海的肚子就是猛烈的一脚,这还是收了力的,不然那江大海绝对小命不保。

江大海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半空中了,然后猛的摔到了地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的。

江天新看着江蓠:“你竟敢打你大伯,你这忤逆不孝的东西。”

江蓠眉眼间满是阴狠之气,看着那本该要叫爷爷的江天新,眼神越发的可怖,狗屁的爷爷。

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众人,一时间谁也不敢上前。

“族长,我再问一遍,到底是谁说的我娘偷人的?拿出证据来,若是拿不出来,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我江蓠决不轻饶。”

江家族长也被江蓠给惹怒了:“怎么?难道你准备将我们全部杀了?”

江蓠默了默,这毕竟不是她那个时代,想起林子里那几个鬼鬼祟祟的人。

“等着!我让你们看看今日你们做得有多错?”

说完,江蓠脚下发威,瞬间跑到了林子里,那好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哪是江蓠的对手,不消片刻就被江蓠提了过来。

直接将几人丢在了地上:“我想事情和他们也脱不了关系。”

江大海的表情一变,就想逃离,江蓠看了看陆璟,指了指躲在人群后的江大海,陆璟点点头,默默的注视着江大海,生怕他跑了。

族长震怒:“你们是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在林子里干什么?”

江大海连忙大声的哀嚎,一个独眼的大汉还想叫嚣,抬眼就对上了江蓠嗜血的眼神,连忙指着江大海:“是他说要用一个美人儿来抵我们的赌债,让我们在岸边等着拉绳子就好。”

听见这话,众人面面相觑,再看那竹篓上,还真的有一根细绳子。

江天新指着那大汉:“你胡说,你肯定在胡说。”

那独眼大汉莫名被人打了一顿,已经很是气愤了,听见这话越发的恼怒:“随你觉得,既然这江大海拿不出银子,又拿不出人来,我们只有将他带回去了。”

江天新连忙拦在江大海的面前:“我看你们谁敢?”

江大海自知逃不过,强忍疼痛站了起来,指着陆璟:“他就是奸夫,就是奸夫!”

陆璟猛的瞥了过去,江蓠并没有看到陆璟的眼神,只看到江大海的双腿一软,就要往地上摔。

江蓠绝不允许任何人污蔑陆璟,指着那江大海:“你再敢乱说,我拔了你舌头。”

江大海闭上嘴巴,江蓠将陆泽兰扶了起来,看着那族长:“事情已经清楚了,大家同为江氏一族,今次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但是若是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

江族长自知理亏,在一边闷不做声。

江大海看着那几个大汉来抓他,拼命的哭喊:“爹,爹救命啊。”

剩下的人也知此事与他们无关,三三两两的人开始离开,江蓠只是冷眼看着,这个江家,除了他们那一家子的人,可没谁对她好过。

江天新猛的一把扯住江蓠:“你娘我没办法,我是你爷爷,我是一家之主。”

说着,就要拉着江蓠走:“这个,你们将她带走,抵你们的赌债。”

看着江蓠脸上的胎记,几个大汉嘲弄的笑了笑:“老爷子,就你孙女这种姿色,这辈子能有人要就不错,抵赌债?我们不亏本就不错了。”

江天新发了狠:“那就将她带走。将她带走。”

说着,就要来拉陆泽兰,江蓠猛的扯住江天新的手:“我娘,是你想让人带走就带得走的么?做梦!”

江天新的手痛得抽搐,陆璟将陆泽兰护在身后:“姨母,你别怕,我会护着你的。”

“好孩子,好孩子。”

几个大汉已经扯住了江大海:“老板说了,这江大海带回去也没有什么用,这次,就先卸他两根手指。”

江天新一时无奈,众人都只是躲在远处,看着这一出好戏,教导自己的子孙,千万不要和赌沾上边。

江天新还想扑上去,两个大汉一左一右的架着他,江天新转过头看着江蓠:“乖孙女,你出点银子,出点银子啊。”

江蓠背着手冷冷的看着:“我没银子。”

江大海只是不住的咆哮,不停的咆哮,他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污蔑陆泽兰偷人,在她被沉塘的时候,这些赌坊的人就从另一边将她扯上去。

自此以后,陆泽兰就会被送到窑子,一辈子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而他的赌债也能够还了。

没想到,没想到这江蓠和那什么哥哥家的孩子这么厉害。

江大海大声哭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还钱,一定还钱。”

独眼大汉将江大海的手放在石头上,顺手抄起了河边的石块:“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们都给过你多少次机会了?”

说完,另两个人过来将江大海牢牢的按住,独眼大汉发狠,大喝一声,所有人只听到“砰”的一声。

江大海的惨叫不绝于耳,陆泽兰怕得在一边瑟瑟发抖。

江蓠面不改色,就这么看着江大海的手血肉模糊。

转过头,本以为陆璟也是很害怕的,却见陆璟看着这一幕,眼底的好奇甚至是超过了害怕。

原创文章,作者:临渊羡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7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