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小说在线阅读资源

第7章 第一次赚钱

江蓠轻轻的擦着陆泽兰的头发:“是不是比草木灰好用多了?”

陆泽兰连连点头:“嗯嗯,我从来没觉得我头发这么清爽舒服过。”

江蓠看着墙角阴凉地方的瓦罐:“明日我将这些东西拿去县城,看看有没有可能能够卖得掉,陆璟同我一起去吧。”

陆泽兰有些不放心:“蓠儿,你这没出过远门,可以么?”

“娘别担心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江蓠竟有了想要撒娇的错觉,原来有人惦记着是这种感觉。让她欢脱得很舒服。

翌日江蓠早早的起床,给陆璟找了套她失踪的爹的衣服,毕竟陆璟的衣服实在是太过于醒目了。

但就算是穿的粗布麻衣,陆璟还是很好看,江蓠有些呆愣,这大概就是他们说的,老天爷赏饭吃的类型。

一路来到县城,走了一个多时辰。

之前只有原主的记忆,第一次亲身感受这种古代的县城,江蓠也觉得很是新奇。毕竟类似于洗发露这种东西,寻常百姓买不起,只能到县城里来碰运气。

江蓠的目标比较明确,找一个胭脂铺子试卖,有人卖就可以长期供应,一路来到一个花韵阁。

看着好些穿着打扮看起来较为矜贵的小姐从里面出来。

江蓠稳了稳心神,这不是现代,得收起自己在现代那一套来。

拍了拍脸,看向陆璟:“走吧。”

店内的老板娘看到二人,扬起笑脸,第一眼就看到了陆璟,面色一红,毕竟在这整个小县城,如陆璟这般唇红齿白的公子哥,确实不多见。那羞怯的样子,让江蓠忍不住轻咳了两声,那老板娘才转过头来看到了江蓠。

斜睨了一眼,那么大块胎记,也不知道是怎么得了这么个俊俏的小相公的?

“二位买点什么?”

江蓠为着做事方便,将原主之前长挡在脸上的头发,全部都束了起来,人倒是清爽干净了,但脸上那骇人的胎记,也就越发的显现出来了。

只是她现在没时间去管皮相罢了。

将身上的背篓卸下来,她和陆璟一人一个背篓,里面装了七八个大瓦罐,一个瓦罐,约摸是现代洗发露大瓶装的两瓶。

“老板娘,这里有洗头发的么?”

那老板娘冷眼看过去:“洗头发的?你们?用点草木灰得了。还想用什么?”

江蓠顶了顶腮帮子,有些恼怒,狗眼看人低。

但为着以后,边将背篓里面的东西往外拿,边向老板娘推荐:“这是我们……”

老板娘冷眉一横,敢情这二人不是来买东西,是来卖东西的?

再看二人一身的穷酸气,这店里什么东西他们买得起?

面色一冷,就着江蓠的手直接将那背篓上方盖着的稻草一拢:“不买东西就出去,别打扰我做生意,什么东西……”

连到底是何物件都完全没有看清楚。

江蓠尤自压下火气,陆璟也没想到这老板娘这样,拉了拉江蓠的袖子:“现在怎么办?”

二人被撵到了门口,抬眼就看到了花韵阁对面的另一个胭脂铺子,名为“蘅芷轩”。

“走,去对面试试。”

一进那蘅芷轩,老板娘笑吟吟的看着二人,并没有因为二人身上的粗布衣服和江蓠脸上的胎记做出任何不适的表情,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因为店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江蓠压下刚刚的火气,迎上前:“老板娘,您这边有没有洗头发的啊?”

老板娘正忙得不可开交,听见声音,狐疑的看了二人一眼,但伸手不打笑脸人,老板娘还是点了点头:“有护理头发的桂花头油。”

江蓠慌忙摆手:“我说的是洗头发的,不是养头发的,我这有您没见过的可以洗头发的新鲜玩意儿。”

老板娘似乎来了兴趣,让店里的小姑娘招呼着,来到柜台外:“什么洗头发的?”

江蓠将背篓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老板娘皱了皱眉头,江蓠默了默,讪笑了两声:“这装东西的是有些不好看。”

顿了顿接着道:“这样吧,我现场洗给您看,我给您两文钱当作买您一桶热水的钱,要是您不满意,我走就是了,也不耽误您。可以么?”

老板娘是看着他们从对面过来的,自是知道对面的意思,她为人素来和善,对面是县太爷家亲戚开的。

她的生意本就不易,不过是一桶热水,没什么关系。

笑着摆了摆手:“没事儿,你们进来吧,不过是一桶热水,没什么。”

江蓠和陆璟面色一喜,跟着那老板娘来到里面。

这铺子和住处是连着的,外面是铺子,穿过一个回廊就是一个小院子,是他们自己的住处。

有个小男孩,正在读《三字经》,就是读得磕磕绊绊的。

没一会儿,一个大汉提着桶热水就出来了。

只是看起来有些凶神恶煞的,陆璟默默的退了一步,藏到了江蓠的后面,江蓠有些尴尬,毕竟陆璟那大高个,她也挡不住啊。

老板娘掩着嘴轻笑:“这我家官人。”

江蓠见状顺手拿起旁边的盆:“我洗给您看看,马上就好。”

说着,将凳子放到面前,对着陆璟招手,陆璟走上前来乖乖的坐到江蓠的面前。

伸手将陆璟的木簪子取下,一头青丝倾泻而下,江蓠有些愣神,果然人长得好看,就连头发也好看得过分么?

不像她的,略略有些黄。

陆璟侧着头,任由江蓠摆弄。

一打开盖着瓦罐的盖子,一股子花香味透了出来,萦绕在小院子里。

那老板娘伸头去看,就见江蓠从罐子里用手抓了些什么东西起来,抹在了陆璟的头上。

淡淡的花香味在陆璟的头上满溢开来,老板和老板娘都凑了上前去看那瓦罐。

江蓠也不觉得有什么,洗头的时候习惯用指腹去按摩头皮,陆璟感觉自己舒服得都要睡着了。

江蓠用水将头发清干净,让江蓠站到二楼的风口:“等头发干了,您就知道效果了。”

老板娘看着二人,刚刚他们进来的时候,她只是抱着自己也是苦出身,想着权当做个好事,不过是一桶热水,但现在看来,没准真的是有什么意外之喜呢。

原创文章,作者:临渊羡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7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