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小说在线阅读资源

书名: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

作者:临渊羡予

主角:江蓠陆璟

简介:身为现代的顶级特工,江蓠一朝穿越,成了娘弱爹失奶不爱,叔叔婶婶是祸害的可怜人
斗奶奶斗婶婶斗伯父,顺便捡了个不能离她一百米的失忆软萌小奶狗陆璟
不料小奶狗竟是百宝袋,想啥给啥,发家致富不在话下
小奶狗是个小福星,乖巧听话又懂事,江蓠万般呵护,一直养着也挺好的
反而,一朝寻回记忆,软萌小奶狗竟是反派首辅!
软萌小奶狗秒变腹黑小狼狗
江蓠仓皇逃离,却被许南星圈在手里:“不是说好了你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貌美如花么?”

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

《捡个反派首辅,穿书小农女逆袭了》在线阅读

第4章 拐到个软萌俊俏小奶狗

怕吓到陆泽兰,江蓠假意闻了闻自己的身上:“娘,我回去换件衣服,有些难闻。”

万一凭空消失,这陆泽兰会吓傻的吧。

陆泽兰擦着眼泪点头:“好,快去吧,不然不舒服。”

感觉那空气涟漪越发的浓重了,江蓠也顾不得许多,慌忙跑进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就和床上突然出现的绝美少年大眼瞪小眼,江蓠非常确定,这少年是刚刚凭空出现的,她进屋子的那一瞬间,这少年还不在她房间。

手默默的摸向抵门的木棍,竟然能够凭空出现,想必不是什么善茬。

少年看了一眼江蓠,又观察了一番四周的情况,满脑子的问号。

下一刻,少年一把推开江蓠就朝着大门外跑去。

江蓠猛的被推开有些懵,就这么愣神的功夫,就被那少年给跑掉了,江蓠反应过来立刻冲出房间,陆泽兰看见大喊:“蓠儿,你去哪?”

“娘,我马上回来。”

一个回话的功夫,江蓠冲出院子时,少年离江蓠就已经有八九十米了,江蓠顿了一顿,刚想抬脚跟上,就见那少年竟然凭空消失了。

江蓠握紧木棍,闹钟警铃大作,这人,莫不是什么山中的精怪?感应到她来自现代?

少年一消失,江蓠就发现自己的周边又出现了空气涟漪。

这……

果不其然,江蓠一转头,少年又出现在了她的右边,好在现下她家门口没人,不然她连解释都解释不清楚。

少年愣愣的看着江蓠,也不懂自己怎么又回来了。但还是动作利索的爬起来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江蓠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向着门口的大山上跑去,边跑边回头计算着二人的距离。

九十五米……

嘭!

少年出现在江蓠的正前方,江蓠狡黠一笑,果不其然,这少年没法子离她超过一百米,难道这少年是她穿越过来的福利?

江蓠坐在山脚下,看着少年乐此不疲的试验了至少十次以上,再一次凭空出现后,瘫倒在地上大喘气。

这会子,江蓠才有空好好的观察那少年,眉目如画,鬓若刀裁,墨色的眼眸深邃如画,高挺的鼻梁下噙着两片恰到好处的唇,狭长的眼睛微眯了起来,眼底的疑惑满溢了开来。

周身的服饰不菲,墨色的锦缎雷云纹的长衫,腰间一条暗红色的腰封大义凛然,三千青丝用一柄温润的玉簪拢在脑后。

和她这副农女装扮,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确实是个绝美的公子哥。

江蓠默了默,这少年要带回去,不然若是他像今日这般,猛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大概率二人是要被当成怪物的。

江蓠敛起冷眼,这少年不能离她很远,既然跟她有关,那能不能送她回去她本来的世界呢?

笑得眉眼弯弯,伸手上前,蹲在地上,手杵在膝盖上:“你好,我叫江蓠,欢迎来到江家村。”

少年的眼睛就这么旁若无人的盯着江蓠,只觉得眼前的少女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是一双眸子是真的好亮啊。

听见江蓠的话,皱了皱眉头,脑子里面一团浆糊,却什么都好像想不起来,眼泪不知不觉的就包在了眼睛里。

江蓠抽回手,这是什么意思?

少年扬起头,看着江蓠,嘴巴一撇,眼泪扑簌簌的就掉了下来,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我见犹怜。

江蓠少有见过男人能哭得这般好看的,想着就伸手去给少年擦眼泪,却顿住,手上一片湿润,这哪来的雨?

抬起头,就看到自己头上约摸不过四五米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块乌云,就照着她一个人下雨?

江蓠只觉得有些离奇,少年在哭,她头上就在下雨?

抽回手,此刻就不大好去给别人擦眼泪了,少年从无声哭泣转为大哭不过是顷刻间的事情。

江蓠被滂沱大雨浇了个透心凉也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湿都**,解决眼下的问题比较重要,清咳了一声:“你怎么了?”

少年止住哭声,抬眼看着那江蓠,有些意外,这人怎么好似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少年不哭了,江蓠头上的乌云就消散了。

江蓠隐隐的明白了,这少年的心情同样也影响着她,二人互相影响,不能离她一百米就够离奇了,想不到还有这种离奇眼泪等同于下雨的更离奇的事情。

叹了口气,复又半蹲了下来,未免自己太凶,吓哭了面前的人,柔声道:“你怎么了?”

少年歪了歪脑袋,当真是好看得过分,江蓠按下心中所想,耐着性子等少年提问。

少年的声音还有一股子哭腔,在江蓠的耳朵里就有种枕边呢喃的感觉,生生的让江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忘记我是谁了,而且我为什么没法子离你很远?”

少年说完,还是就这么看着江蓠,一双桃花眼看得江蓠直呼要命,她以前惯常让人哭,不过都是怕的,但今日她有些想让面前的人哭,只因声音好听,但想起自己要淋雨,只得作罢。

“好像事实如此。”

少年的眸子好似听见江蓠的这句话后,立刻就没了光亮,低着头,好像在吸鼻子,别是又想哭了。

江蓠柔声哄着,从不知自己竟有这般的好性子:“那你准备怎么办?”

少年只得默默的摇了摇头,他应该怎么办呢?肯定只能跟着眼前的人回家的,毕竟他没法子离这人太远。

江蓠站起身,她肯定不能主动说,不然就成了诱拐了,还是个如此可人的少年。

“这样吧,你去城里问问,你的装束不菲,肯定是大户人家的公子,我就先回去了,你别伤心了。”

说完,转身就走,想起了些什么似的,江蓠又转过身:“对了,忘记跟你说了,山上晚上有狼。”

少年有些呆愣,不知道在想什么?

狼?狼是什么?

江蓠悠悠然的走着,没听到身后跟上来的声音,默默的数着二人的距离。

二十米……

片刻后,那清冷贵气的声音传来:“等一等。”

江蓠抬起头,头上的乌云散了,想来是想通了,这少年的心思还真的好猜。

转过身:“怎么了?”

少年揪着衣角,耳朵尖尖都是红的:“我可以跟你回家么?”

原创文章,作者:临渊羡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7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