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鞘养成计划》小说章节目录陆吟遥,沈丫头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剑鞘养成计划

小说:玄幻

作者:断幺九

简介:曾经的最强者,如今的剑灵,曾经的天选之子,如今的随身老爷爷,修仙不是最终目的,只是达成目的的手段之一,有言为证:天下绝色有一石,吾独占十斗半,天下人皆拖吾后腿矣!

角色:陆吟遥,沈丫头

《剑鞘养成计划》小说章节目录陆吟遥,沈丫头全文免费试读

《剑鞘养成计划》第1章 楔子 最作死的一次人情免费阅读

“你来了。”

“嗯。”

“你这淫贼!今日一定要让你死在我的剑下!”

“能不能稍等一会儿?”

“为什么?”

“我系鞋带……”

陆吟遥俯下身子,偷偷地打量着离他十丈远的少女。

不得不说,在他这些年见过的美人儿之中,少女绝对算得上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眉若远黛,目若辰星,琼鼻挺翘,樱唇莹润,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即使此时处在盛怒之中,仍旧是别有一番风情。

“可恶,遮的还真是严实,一点都看不到…..”

陆吟遥努力伸长脖子,运足第九阶巅峰的修为,将目力催动到极致,想要看一些不该看的东西。

只可惜这丫头与他打过十几年交道,早已有了防备,明明是盛夏,却裹得跟北极熊似的,据陆吟遥推测,她的裙子下面至少穿了三层打底裤。

“你看够了没有!”

少女冷冷地喝道,手中长剑出鞘,一道碧蓝色的剑气擦着陆吟遥的发梢斩了过去。

“哎!好了好了!”

陆吟遥连忙站起身,同时举起了双手,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大,不过这也不能怪她,谁让陆吟遥一不小心就让少女看到了他的本来面目呢,说起这其中的故事,那可是说来话长了……

陆吟遥,当世“剑神”,这个称号他自认当之无愧,毕竟放眼天下,修为与他相当的都超不过一掌之数,若是单论剑道,除开他那个老不死的师父,更是无人能出其右。

按照世俗的眼光,陆大剑神应该是标准的成功人士,但事实上,在这耀眼的光环之下,他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痛苦。

他的本名其实叫作王伍,出生于一个家境殷实的小康之家,只是那个老不死的师父嫌他这个名字太过土气,便把他连名带姓全给改了,姓跟那老不死的姓陆,名取“逍遥吟”之意,定为“吟遥”。

陆吟遥五岁那年,忽然生了一场重病,爹娘给他找了十几个大夫,但是一副药一副药地吃下去,却丝毫不见好转,就在他们一家将要绝望的时候,镇上忽然来了一个高人。

陆吟遥的爹娘病急乱投医,当下就去求见这见了鬼的高人,那人向二老承诺可以救他们儿子一命,但有一个条件,就是陆吟遥必须要传承他的衣钵。

二老一听这话,顿时大喜过望,不但儿子小命有救了,竟然连以后的生计都能一并解决,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到的好事啊!

陆吟遥家虽然家境不错,但也只是小民,那些高来高去的修道之人在他爹娘眼中都是神仙一流的人物,如今儿子有了仙缘,二老自然是满口答应。然而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他们日后竟会被当初的这个决定给活活气死。

陆吟遥的病好之后,便跟着他那老不死的师父去了,这一去就是七年时间,在这七年里,他刻苦用功,奋发图强,再加上他的悟性本就极高,修为进境可谓一日千里。

在他的修为突飞猛进之时,他师父也告诉了他一件关乎生死的大事:陆吟遥所修的功法乃是童子功,一旦破身,非但修为尽废,还会有性命之忧!

陆吟遥当时听了这话,并没有如何在意,他五岁就被老不死的师父拐上了山,之后过了七年与世隔绝的生活,这期间又没人跟他普及生理知识,他哪里知道“童子”、“破身”之类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然而这话毕竟是师父叮嘱的,陆吟遥又不能不放在心上,他问师父究竟是什么意思,师父却总是暧昧地笑笑,不与他明说。

后来他回家探望爹娘,便把这不解之处跟二老说了,没想到他爹娘一听,当即就气的昏厥过去,陆吟遥那时虽已有了相当的修为,但心智见识却仍如五六岁的孩童,只是大哭不止,等到邻里发现,叫来了大夫,双亲已经是不治了。

陆吟遥当时很是伤心,不明白爹娘为何突然撒手人寰,他师父却忽悠他说:“他们是见你已成大器,欢喜过度,这才发生了意外。”

那个老不死的竟然还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正好让他无牵无挂,专心感悟天道。

可怜陆吟遥一个幼小孩童,心智未开,就这么被他师父诓了回去,连那一点家财都被散了个干净。

转眼间又过了六年,师父传给陆吟遥的那套功法他已然是融会贯通,修为臻于准绝世高手的第七阶境界,师父便说陆吟遥已经得了真传,放他下山历练。

在临走之前,师父还特意嘱咐他:下山之后万万要离女人远一些,那些大胸脯的、脸蛋漂亮的更是绝对接触不得。

陆吟遥下山之后,将老不死师父的话奉为圭臬,见到女人就逃,就连那些丰满一些的、蓄长发的男人他也是敬而远之,这段黑历史一直跟到了他成名之后,让他每每想起来便有吐血的冲动,更成为了那些诋毁他为“太监剑神”之人口中的铁证。

他师父想瞒他,但这些事如何能瞒得住?江湖就是一个大染缸,无论是白的布,还是素的纱,扔进去都免不了被染的乱七八糟。陆吟遥渐渐发现,他师父口中“凶恶狠毒”的女人其实很可爱,她们鼓鼓的胸脯摸起来也很舒服。

一次机缘巧合之下,陆吟遥终于弄清楚了他师父口中的“童子”、“破身”究竟是什么意思,当天他就提着剑找他师父算账去了,却没想到那老不死的早有警觉,竟然跑的没了影,陆吟遥找不到他,便把他的老巢砸了个稀巴烂,就连换洗的内衣裤都被暴怒的陆吟遥用剑剁成了碎布。

不过事已至此,陆吟遥抓狂也是无用,对于自己的小命,他还是相当爱惜的,还没那个胆子去验证他师父说的是真是假。

在这之后,他的修为越来越高,名气越来越大,在他身边打转的美人儿也是越来越多,只可惜这些都是镜中花,水中月,看得到,摸不着,闻着香,吃不了,有好几次他都欲火上脑,想要结束自己的性命,最后却都以绝大的毅力忍了下来。

犹记得那一年蟠桃会后,天庭的牡丹仙子邀他晚上共看星月,陆吟遥当时正好闲的没事干,便答应了她。

结果那天晚上,他们只看了半个时辰的星星,牡丹仙子便开始亲他,他能怎么办?他只能装作不知道;牡丹仙子开始摸他,他装作没感觉;牡丹仙子脱的只剩一件亵衣,他装作睡着,最后牡丹仙子哭着逃走了,他却呆坐在原地,要他承认练的是童子功,一辈子不能人道,他还是自己去寻死算了。

令人郁闷的事还不止这一桩,在陆吟遥名声大噪之后,有不少初出茅庐的小辈想要借着他的名号一举成名,一般情况下,像这些无名无号的杂鱼们的挑战信他都是根本不看的,要么拿来垫桌脚,要么拿来当柴烧。

然而有一天,陆吟遥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竟然拿起一封挑战信瞟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他竟然一下子就被那娟秀的字迹和信上的馨香吸引了,鬼使神差地产生了赴约的念头。

这封信的主人比较奇怪,其他向陆吟遥邀战的人,选择的都是人气旺盛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才能更好的出人头地,但写这封信的人却偏偏选了人迹罕至的葬情谷,一个连鸟都不会去那儿拉屎的鬼地方。

说老实话,陆吟遥当时会去赴约,最大的原因是他已经猜出来这封信的主人是一个女人,而且很大可能是一个极品美人。

出于对美人的尊重,他比信上约定的时间早到了三天,然后陆吟遥就遇到了正在湖里洗澡的她,就是眼前拿剑指着他的,名为沈青颜的少女。

陆吟遥当时虽然是一个练童子功的处男,但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他都还是一名正常男性,对于这种天降的福利,没有理由不看吧?而且沈丫头实在是长得漂亮,身材更是好得出奇,那个时候她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却已经发育的极为出色,皮肤嫩的可以掐出水来,比最上等的玉石还要细腻。

然后陆吟遥就听到了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

他可以发誓,他当时真的没想要脱裤子,他也不知道他的裤子为什么会松了一半,现在想来肯定是他那个私人裁缝偷工减料,让他平白无故出了个大丑。

在那种情况下,他自然是没办法跟沈青颜解释,只好露出了一个温柔和善的微笑,要知道他的卖相还是很不错的,曾经也凭着这温柔攻势攻陷了不少无知少女。可惜那个女孩儿并不买账,后来想想,这也不能怪她反应激烈,陆吟遥当时大概是脑子进了水。

少女洗澡被人偷窥,那个人不但脱了半截裤子,还对着她“嘿嘿嘿”的淫笑,这份屈辱让她想都没想,直接就一剑斩了过来,她的资质虽然不错,当时也有第六阶的修为,但与陆吟遥这种初临第九阶的强人相比那还是差了远。陆吟遥只是轻轻一弹指,就崩飞了沈青颜手中的长剑,少女收势不及,一下就扑到了他的怀里。

不得不说,手感极佳!

就是这一记龙爪手,成为了沈青颜由愤怒到疯狂的转折点,她拼了命地想杀陆吟遥,但全是无用功。

这不是明摆着么?她一个第六阶的准一流高手,想杀陆吟遥这个第九阶的最强者?陆吟遥就是站在那里让她砍,她都未必破得了防,陆吟遥还得小心控制自己的护体真气,免得把她一下震死。

这之后的事乏善可陈,总之沈青颜是没能杀得了他,反而还让他占了不少便宜。

陆吟遥怀疑就是因为这个时候受了刺激,这丫头的修为才得以突飞猛进,短短七八年间,她就从准一流高手的第六阶冲上了最强者级数的第九阶。

不过她的天赋虽好,陆吟遥却也不是吃素的,她的修为自始至终都差了一截,陆吟遥若是有那个能力,把她就地给办了也不是什么难事。

沈青颜处心积虑地想要杀他,陆吟遥却一直手下留情,像他这样心中充满爱的剑客怎么可能对一个美丽的女孩子下毒手呢?

当然了,该占的便宜他也没少占,除了没有迈出最后一步,夫妻之间能做的亲昵的事儿他几乎对沈青颜做了个遍。

绝美的容颜加上超强的实力再加上蹭陆吟遥的热度,沈青颜很快就声名鹊起,从剑侠到剑仙,最后与陆吟遥齐名,并称为剑道双璧,陆吟遥对她既是喜欢,又是佩服,一个女孩子要在修炼界闯下诺大名声,比男子可要困难得多。

对于沈青颜动辄喊打喊杀的表现,陆吟遥也只当她是傲娇,在陆吟遥心中,已经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了,虽然她绝对不会承认就是。

渐渐的,他们之间产生了一种特殊的情愫,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一见面就开打,但沈青颜的表情却是明显丰富了起来,在说到陆吟遥的风流韵事时甚至还会吃醋。

那丫头也摸准了他的性子,哪天闲着没事干了,想(杀)他了,便给他传个讯,陆吟遥就会立刻放下手头一切事情去赴约,比她的灵兽还听话。

“你在那里傻笑什么?”

沈青颜蹙着眉问道。

不得不说美人就是美人,就算是皱眉娇嗔都是那么的可爱,不是陆吟遥自吹,他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看过沈青颜第二种表情的男人,在其他人面前,她永远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仿佛靠近她三丈之内就会结冰似的。

“没什么,就是想到了一些往事,宝贝儿……”

“唰!”

又是一道璀璨剑芒,这次更加过分,直接就贴着陆吟遥的脖子划了过去,他刚刚若是不小心打个喷嚏,指不定脑袋就没有了。

“你再这样嬉皮笑脸地占我便宜,别怪我不给你拔剑的机会!”

“好好好,尊敬的青颜剑仙大人,咱们已经打了十来年了吧?就不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谈么?”

“跟你这个淫贼没什么好谈的!”

“误会!完全是误会!我真的是正人君子啊!”

陆吟遥将双手高高举过头顶,腆着脸向她凑过去,陆吟遥对这丫头实在太了解了,她虽然嘴上说的凶狠,其实心肠软的不得了,只要不拔剑,这丫头是断然不会动他一根手指头的。

“您看,放眼天下,能够以剑道抵达第九阶境界的只有你我二人,我们何必非要拼个你死我活呢?只要我们能放下彼此的成见,互通有无,突破到传说中的第十阶也是大有可能呀!”

“没有你这淫贼,我照样能够突破第十阶,你若还不拔剑,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不出陆吟遥所料,沈青颜一口就把他给回绝了。

陆吟遥虽然郁闷,却也只能拔出他的佩剑-“天涯”,这把剑在江湖名剑谱上排行第一,世人皆传说其有神鬼不测之威,但事实上,这把剑就是他小时候在村东头花二两银子找打铁的唐师傅打的,因为手感不错,就一直用到了现在,鬼知道世人所说的“由天外陨铁所铸”、“因处子之血而天成”的这些谣言是怎么传出来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陆吟遥之所以拔剑,可不是怕她的威胁,还记得三年前的一次,那一天陆吟遥心情不太好,任凭沈青颜好说歹说就是不拔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结果那丫头生气了,当时就拂袖而去,之后整整半年时间都没来杀他。

那半年里陆吟遥又是寂寞,又是担心,生怕她出了什么事,陆吟遥发动了所有能发动的关系,满世界的找她,就差当着全天下的面向她认错了,这才哄得沈大小姐开心,肯纡尊降贵再来杀他一次。

陆吟遥刚刚摆好架势,沈青颜便一剑斩了过来,她手中的剑倒真是一把神剑,在江湖名剑谱上排行第二,剑名“春水流”,乃是西疆万载绿金所铸,端的是神兵利器。

可惜再厉害的剑,也得依托于使剑的人,陆吟遥可是第九阶巅峰,沈青颜顶了天也就是个第九阶中级,彼此之间差了两个小境界,可不是一把武器就能弥补过来的差距。

这一剑既准且狠,幽绿的剑身带出一抹黑光,这是斩开空间的征兆,若是落在其他人身上,那个人的躯体只怕会被切开的空间绞得粉碎,点滴不存。

然而就是这么凌厉的一剑,在陆吟遥面前却是没什么威胁,他左手持剑,用剑尖在“春水流”上轻轻一点,便将它上面蕴含的空间之力消弭于无形。之所以用左手剑,并不是因为陆吟遥是左撇子,而是他的右手有更重要的用途。

“看爪!”

陆吟遥怪叫一声,右手如毒龙出洞,狠狠地抓向沈青颜的胸口,要换在平时,他可能会收敛一点,先从胳膊,肩膀这些不太敏感的部位开始,不过他看沈青颜今天心情似乎比较好,胆子也就更大了一些。

沈青颜柳眉一竖,眼神顿时变得凶恶了起来,好像要把他大卸八块似的,陆吟遥暗道一声不妙,难道这丫头心情其实不太好,是他感觉有误不成?

霎那间,沈青颜劈出的剑气陡然一弯,化作一道弯月刺向陆吟遥的脉门。

陆吟遥左手手腕一抖,一道璀璨剑芒溢出,在半路便截住了她的剑气,右手则是去势不减,非要摸上一把不可。

“下流!”

少女娇叱,慌忙抽身飞退,险而又险地避开了陆吟遥的龙爪手。

“就差那么一点点……”

陆吟遥右手虚抓了一下,饱含遗憾地低声自语。

“这就是你说的正人君子?”

沈青颜剑尖低垂,声音似极力压抑着怒气,胸口缓缓起伏着,丝丝缕缕的极道剑意从她身上散开,将周围飘落的花瓣都震成了虚无,一道又一道细小的空间裂缝不断闪现,甚至还有增多的趋势。

“不是吧?我还没摸到就发飙了?事后处理的难度又要变大了……”

陆吟遥在心中闷闷地自语道。

沈青颜是个很有情调的姑娘,每次约他的地方都是人迹罕至却又风景不错的大凶之地。

像这一次,沈青颜选择的地方便是这处百花谷,百花盛开,极是美丽,只是谷中终年充斥着瘴气,没有第八阶的修为根本不敢进来。

但即便是这种大凶之地,也架不住沈青颜第九阶的力量折腾,她每次打完了拍拍屁股走人,陆吟遥就得留下来做事后处理,要不然这些大凶之地迟早要被她毁个遍。

“我只是攻敌所必救……”

陆吟遥弱弱地解释道,希望她能够冷静一点。

“你去死!!”

这三个字就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巨大的银色雷霆,这雷霆唤作“本命真雷”,乃是施术者自身真元凝聚而成,像沈青颜这种第九阶高手施展的本命真雷,就是来上三五个第八阶强者也是一样被劈成烤肉,堪称是威力惊人,当然了,破坏力也一样很惊人。

“无相剑盾!”

面对这一招,陆吟遥也不敢托大,手中长剑向前一点,以剑尖为中心,溢出了五道剑光,化作了五把虚幻的光剑,接着他手腕一抖,光剑随之转动起来,组成了一面坚不可摧的光盾。

“噼啪!”

银色的雷霆狠狠轰在了陆吟遥的无相剑盾上,巨大的力量让他都不由得倒退了三步,只不过还是陆吟遥技高一筹,银色的本命真雷虽然炽烈,却仍是被他挡了下来,难以前进分毫。

其实他要躲是能够躲开的,只不过相比硬吃沈青颜这一招,事后处理还要麻烦得多。

“哈哈哈!本座的无相剑盾连崆峒老祖的崆峒印都能挡住,你这小小的本命真雷能奈我何?颜儿你实在太天真啦!”

陆吟遥嚣张地大笑。

作为一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花场老手,他深谙一个道理:对于女人,该宠溺的时候要宠溺,该打击的时候也要打击,要让她明白彼此之间的差距,这样才能在她心里留下更加深刻的印象。

“是么?”

少女的檀口里吐出两个字,嘴角掀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尽管那笑容有些冷冽,但陆吟遥仍旧是一阵呆呆的失神,有多久没有看到过她的笑容了?上一次好像还是在偷看她睡觉的时候吧……

他这边正自色授魂与,那丫头的气息却陡然大盛,原本将要消散的本命真雷也像是磕了药一般,光芒不知道璀璨了多少倍,只是片刻间,陆吟遥的无相剑盾就被轰的粉碎。

“第九阶高级!?”

陆吟遥在心中惊呼,这臭丫头藏的也太深了,真的是想一鼓作气整死他不成?

陆吟遥用剑身匆忙一挡,勉强卸去了本命真雷七成的力道,但第九阶高级强者的一击,即便是三成力道,也几乎等同于第九阶中级强者的全力一击,他的防御在一瞬间就被那银色的雷霆摧枯拉朽般破开,整个人像是一块破布一样被劈出去数十丈远,全身经脉一阵剧痛。

“颜儿你……你谋杀亲夫……”

“去死!”

一道数十丈长的剑气怒斩而下,宛若天神降下神罚。

如此威势,即便是陆吟遥也不敢小觑,当下剑交右手,舌绽春雷,以举火燎天之势向上反撩。

两道剑气撞在一处,顿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浪,以二人第九阶的修为,猝不及防之下亦是抵受不住,齐齐被掀飞出去,从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一红一蓝两道剑气犹如两条巨大的天龙,彼此纠缠着,汇聚成了一道红蓝相间的巨大螺旋,直直冲上了云霄。

百花谷中由于充斥着瘴气,在山谷上方总是堆积着终年不散的云雾,阳光透过这片云雾,便只剩下斑驳的光影,要说起来,这片云雾也算是百花谷独特的景致之一,然而就在今日,这份奇景彻底成为了历史,笼罩整个百花谷的云雾,连带着千万年累计的瘴气,被那道巨大的螺旋吞吸殆尽。

慢慢的,在螺旋的尽头,出现了一抹极为纯粹的黑色,那一抹黑色迅速扩散,吞噬了周围其它的色彩,它涌动着,翻滚着,仿佛在孕育着什么。

“这次可真是玩大发了……”

就算是像陆吟遥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狠人,此刻也不禁脸色苍白,这种情况在他那个老不死师父留下的笔记中曾有过记载,但陆吟遥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总觉得这一切离他还远,却没想到这一天竟然来的这么快。

“轰隆!!”

天空中的黑云炸裂开来,宛如蛋壳破裂,露出了其中孕育的核心,那是极为耀眼的金色,虽然美丽,却蕴含着连第九阶高手都心悸的可怕力量。

“那是什么?”

沈青颜也是第九阶的强者,自然能够感受到天空中涌动着的可怕力量,那绝对已经超脱了人间所允许的极限,进入了神的领域。

“神劫。”

这个时候陆吟遥也没心情再调戏她了,神劫可不是闹着玩的,他虽然自负天下无敌,面对这神劫仍然是没有半分把握,按道理说,他距离能引动神劫的第九阶大圆满境界还差一大截,即便加上沈青颜的力量也是远远不足,但这神劫依旧是降下来了,据他推算,且不说他们已经消耗了一部分真元,就算二人都处在全盛状态,死在这神劫之下的概率也要超过九成九。

“神劫!?”

沈青颜一下就呆住了,面对神劫,如果说陆吟遥的死亡率是九成九,那她就是必死无疑,第九阶高级的修为面对神劫,根本没有一点机会。

“想死还是想活?”

陆吟遥摆出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对着她问道。

“活!”

少女很干脆地回答道,她虽然对陆吟遥不爽,但关键时刻还是能分清楚轻重缓急的。

“想活就过来!”

这应该是陆吟遥第一次对她如此疾言厉色地使用命令语句,那丫头似乎很有些意外,秀眉皱了皱,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顺从地走到了他身边。

“撤掉你的全部防御。”

沈青颜点了点头,庞大的第九阶强者气息被她完全收敛起来,经脉间流转的真元也被收纳回了气海。

她这么听话,倒是令陆吟遥挺惊讶的,这丫头现在就是不设防状态,若是陆吟遥起了歹意,她根本无从抵御。

“这么信任我,就不怕我拿你当炮灰么?”

陆吟遥突然间有些后悔,早知道沈青颜这么好骗,他干嘛还要费了老大的劲打死打活?只要开动一下智慧的大脑,不是早就能让这丫头由傲转娇了么?

“你本就是个无耻的淫贼,就算真的这样做,我也不会奇怪。”

沈青颜偏过头去,冷冷地说道。

这应该算是教科书般的傲娇了吧?

陆吟遥笑着摇了摇头,突然一掌拍在了沈青颜的小腹上,这一掌他几乎使出了全力,沈青颜在中掌的一瞬间便鲜血狂喷,如一只断线风筝般飞出去十丈远。

下一刻,陆吟遥便引动了自身第九阶巅峰的修为,最强者级数的气息毫无保留地扩散开来。

“轰!”

随着一声巨响,一道开天辟地的金色雷光向陆吟遥当头劈了下来,那一霎那,沈青颜的眼神由怨毒变成了惊骇。

神劫,降临了。

是的,这就是陆吟遥的计划,神劫一旦形成,就绝不会自主消散,也就是说,他和沈青颜之间至少有一个人要承受神劫。他们两个人一起抗当然也不是不行,但以沈青颜的修为和状态,实在是起不到多大作用。

他那一掌毕集全力,足以震伤沈青颜的气海,将其境界从第九阶打落下来,陆吟遥再全力释放自身的最强者气息,应该可以将神劫全部吸引到他身上。

很完美是不是?陆吟遥这一生为了泡妞做过无数的人情,但这一次,绝对是最作死的。

陆吟遥狠狠一咬舌尖,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嘴里散发开来,同时他周身的几大要穴也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这是他师门的一种秘法,能够在短时间内爆发出超越自身极限的战力。

“咔嚓!”

仅仅一个呼吸,陆吟遥布下的无相剑盾就被神劫之雷击的粉碎,那道金色的雷霆只是稍稍停滞了一霎那,甚至没有被削减多少。

“这是在逗老子么?”

陆吟遥在心中哀嚎,这才仅仅是九重神劫的第一重啊!这威力未免也大的太离谱了吧?

“给本座死开!”

陆吟遥咆哮着,举拳向神劫之雷轰去,随着“咔嚓”一声巨响,他的拳头与神劫之雷交击处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刺得他双目灼痛不已。

然而比他的眼睛更痛的是拳头,只是扛过了第一次雷劫,陆吟遥的右手掌表面的皮肉已然被灼烧成灰烬,露出了森森的白骨。

还没等他喘口气,第二、第三道神劫之雷已经劈了下来,光是感应气息,这两道雷劫的威力便要比第一道强上好几倍,陆吟遥一抖手,这些年收藏的灵宝如同天女散花一般飞出,这些灵宝沾染了他的气息,同样是神劫之雷的打击目标,有它们帮忙分散神劫之雷的威力,他也能撑的更久一些。

“轰!”

天灵盾,粉碎!

“轰!!”

离人枪,粉碎!

“轰!!!”

五虎霸刀,粉碎!

陆吟遥的眼角抖了抖,虽然对神劫之雷已经有了很高的预估,但他还是小看了神劫之雷的威力,在那金色的雷霆之下,这些世人艳羡的灵宝就像是纸糊的一般,片刻间,他的全副家当便被毁了个干净,所剩下的唯有腰间的天涯,这把剑并非灵宝,却与他相伴时间最长,他实在不忍心让这把剑也毁在雷劫之下。

失去了最后一道屏障,雷劫疯狂地涌向了陆吟遥的肉身,他的经脉无法承受这般庞大的力量,开始扭曲、崩裂,血管和肌肉像是被犁铧犁过,毁坏的不成样子,巨量的血液从身体里涌出,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按常理说,如此的失血量足够让人死上十次了,他却还能站立,也真是够坚挺的。

神劫之雷共有九重,每三重为一轮,每轮之间会有短暂的间隙,既是让神劫之雷补充能量,同时也让历劫者稍作休整,只不过这休整时间对陆吟遥来说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就算现在出现奇迹,让他瞬间回复全盛状态,他也断然撑不过第二轮雷劫。

说句很没面子的话,他现在真的想痛哭一场,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到死了都是处男,好不容易修炼到最强者级数,眼看就要苦尽甘来,成神有望,却莫名其妙的将要死翘翘,更倒霉的是,被这神劫之雷劈死,他的魂魄能不能转生都还是未知之数。

然而这种消极念头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旁边可还有心仪的女孩儿在看着呢,既然都是要死,自然是要展现出最帅气的一面,免得自己尸骨未寒,这死丫头就往他坟头上套绿帽子。

陆吟遥强忍着周身的剧痛,牵动嘴角,露出了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恭喜你,终于杀了我了。”

“不……不……不是的……不是的……”

沈青颜痛哭失声,状若疯狂,就好像是要驱赶走某种梦魇一般,最后她竟然挣扎着要向陆吟遥这边爬过来,可无论她怎么挣扎,却仍然无法移动分毫,开玩笑,陆吟遥那一掌可是蕴含了八门镇封之力,这么轻易就让人破了,他最强者的面子往哪摆?

看沈青颜哭得伤心,陆吟遥心里也是一阵难过,有一瞬间甚至压过了对雷劫的恐惧,他这人天不怕地不怕,唯独害怕女人哭,有一次他的两个红颜知己撞了车,一起哭着逼问他,直接就把他逼得跳了崖。

“欸!你……你别哭啊,我刚刚开玩笑的,你可是天下第一美人,这一哭就滑到倒数第一去了。”

任凭陆吟遥如何安慰,那丫头还是哭得撕心裂肺,到最后又吐出了一口心血。

陆吟遥叹息着摇了摇头,在女人堆里打转了这么多年,他却还是不懂女人,他活蹦乱跳的时候给沈青颜当牛做马,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却连个好脸色都没有;现在要死了,遂了她的心愿了,她又哭得要死要活的,既然如此,早他妈干嘛去了?

“轰隆!”

第二轮雷劫终于还是降落下来,这一次不止是经脉、血管,就连他的肢体器官都已无法保全,恐怖的神劫之雷摧毁一切,他的手臂像是蜡一般融化成灰烬,陆吟遥满含遗憾地瞟了沈青颜一眼,真的好想再摸一把那软软的胸部,只可惜如今已然是奢望了。

“嘭!”

陆吟遥的双目一阵剧痛,眼前的景物在霎那间消散,两只眼球爆裂开来,从眼眶中喷射出来的液体仿佛是炽热的岩浆,将他的面部灼烧的斑驳残缺。

“活下去!连我的份一起。”

陆吟遥努力张开残破的嘴唇,发出了此生最后一次声音,他看不到沈青颜的样子,也听不见她的回音,就连灵觉也被这该死的神劫之雷死死地封住,但他想他的意思应该已经好好传达了出去,那丫头也不会让他失望,毕竟是自己的媳妇。

“本座现在应该已经变成一团肉泥了吧?就这样都死不掉,本座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

陆吟遥想大笑,却找不到嘴巴在哪里。

一直以来,他都不相信自己会死,但他也想过,如果有一天他真的死了,那肯定是他忍不住把沈青颜给办了,然后死在那丫头的肚皮上,这种死法在外人看来是挺窝囊,但他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一辈子当过天下第一高手,睡过天下第一美人,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

现在计划稍微出了点偏差,导致他到死都是个处男,不过能成为近千年来有数的被神劫劈死的人,顺便还能让那丫头为了他痛哭一场,也算是不枉了他最强者的名号……

……

原创文章,作者:断幺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