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六零:捡了个男人发家致富了)顾清让宋鹤卿_顾清让宋鹤卿整本阅读

第9章 一只傻不拉几的兔子

顾清让没有进后山,只在后山的外围挖了一筐的野菜之后,就把竹筐丢在了一边。

找了个阴凉地坐下,顾清让轻呼了一口气。

从空间里抽出张纸擦了擦头上的汗,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

这天这么闷热,估计要下雨。

从她这个地方几乎可以看到一半的淮扬村,今早集合上工的人,除了几个在后山挖野菜的,其他人几乎都被安排去地里挖沟排水去了。

今年整个岭北都大涝,许多地势比较洼的庄稼地都已经被淹了。淮扬村的地势还高一点,看这么多人挖沟排水估计是想想抢救一下。

毕竟要是这批庄稼全没了,到冬天估计要饿死。

歇息够了,顾清让正打算起身背着竹筐回去,不成想在后山深处突然窜出一只野兔来,直直地撞在了顾清让歇息的那棵树上晕了过去。

看着倒在脚边的兔子,顾清让眨了眨眼,这惊喜来的有些措不急防啊。

转头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以后,顾清让弯腰拾起已经晕死的兔子,收进了空间。

就在她背着竹筐离开以后,一道欣长矫健的 身影从后山走出来,站在顾清让休息的树下待了一会,又往村子里看了看,紧接着又进了后山。

中午到公社交工的时候,顾清让正排着队,看着前面的人一点一点的记着公分。

这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转过头去,看到了一朵满身污泥的小白花。

“噗~”

顾清让毫不犹疑喷笑出声 ,不怪她笑出声,只因为是郭婷婷此时的样子实在是搞笑。

看郭婷婷满身的泥巴 ,估计是被安排着去地里挖沟放水去了。

偏偏她还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衣裙 ,估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上边跟下边漏出来的纷纷红色。

郭婷婷本来想问顾清让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回知青点,但听到顾清让毫不留情的嘲笑声,再也装不出那副纯良的样子。

“顾清让,你笑什么?”

“怎么?我连笑都不能笑了吗?你管天管地还管我笑吗?你脸咋这么大!”

顾清让耸了耸肩,她是真的不知道郭婷婷为什么老是针对自己,明明原主还在的时候,郭婷婷根本就没出现过几面。

“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有知青点?”

说完郭婷婷的表情变得委屈极了“我知道昨天是我的错,我已经道歉了。

可是你不能为了这么点小事就不回知青点呀!你昨晚是在哪里睡的?”

说完郭婷婷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一样,吃惊地捂住嘴

“你没发生过什么事儿吧!”

在说这话的时候,郭婷婷还故意提高了声音。

周围正排着队等待交工的村民听到郭婷婷的声音以后纷纷竖起了耳朵。

有瓜的地方就会有吃瓜群众,即便是在这个物资缺乏吃不上饭的六十年代也一样。

顾清让能够感觉到周围的人都把视线落到自己的身上,心里虽然在冷笑,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 。

果然人活得闲了就会各种的找死啊!

顾清让转了转眼珠,也学着郭婷婷的样子红了眼眶,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竟显委屈。

“那你倒是说说你错哪里了?明明是你联合知青点的那个李秀梅欺负我,不让我住进知青点的 ,怎么到你这里就是我不回了呢?”

倒打一耙,乱说一通她顾清让也会 ,找她麻烦,看她不收拾不死她!

众人一听,哦吼竟然还有反转,听的更认真的。视线在顾清让和郭婷婷两个人的身上来回打转。

“这······我错哪里了?”

顾婷婷也被顾清让的话给弄得有些懵,她怎么可能错了,那都是胡说的而已。这个贱人!

可是这么多人都看着,她又不能不说。一时间脸上竟然有些难看

“清清对不起是我的错,我······”

“停。”顾清让打断顾婷婷的话,歪头看着绞尽脑汁编者自己瞎话的顾婷婷

“你别光认错啊 ,你得先说你错在哪里啊!要不然大家还以为是我欺负你了呢。”

郭婷婷怎么也没想到顾清让会抓着这一点不放,深吸了一口气正想着该怎么编造一下昨天的事。

这时候在她身后的一个大爷拍了拍肩膀,一脸和蔼的看着郭婷婷

“丫头啊,做错了事别怕,只要真心道歉知道错了就行。”

道歉认错你大爷!

郭婷婷脸上的表情差点没绷住,几度要把嘴里的银牙咬碎。

“我······是我不对,昨天知青点的屋顶上漏了水,我想着清清的个子高一些,想让她上去修一修屋顶,可能是我语气不太好,所以我们吵了起来。”

真·顾·个子高·一米六·清让:我真是谢谢你。

看着比自己要高出大半个头的郭婷婷,顾清让打心底里觉得这人是纯纯的有病,一天不犯病不挨骂简直是心上痒痒。

“郭婷婷,你是眼瞎吗?”

见其他人也都朝自己投来异样的眼光,郭婷婷也意识到自己这一次是说错话了。

心里不由得怨恨这个顾清让怎么能长得这么矮?!竟然害得她翻了车。

这时候也正好排队轮到顾清让交工了,顾清让不再跟郭婷婷浪费时间,把竹筐放到称上称了称。

意外的是这一筐的野菜竟然还会有六个公分。

顾清让虽然不太知道这公分是怎么计算的,但是看到其他背着筐挖野菜的婶子看过来羡慕的眼神的时候,也知道自己得到的公分不少。

野菜被倒出来,顾清让背着个空筐心情万分美好地回家去。

等到轮到郭婷婷的时候,公社只给她记了一个三分。

郭婷婷有些傻眼。别人去地里挖沟放水都是八分,凭什么到了她这里就成了三分?

这个巨大的差距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心里不满,看着其他跟自己干一样活的人都拿了八个公分,心里越发得不平衡。

最后也只能压下自己心里的不满,一步一步的走回知青点,只有她自己知道手掌里全都是她努力压下不满掐的印子。

凭什么?凭什么!

顾清让这个贱人,她就不应该活着,不应该长大。

那一碗掺了老鼠药的汤怎么没毒死她呢!

这边刚回大家的顾清让明明是个大热天,却硬是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顾清让抱着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有些莫名其妙。

主要是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被什么坏东西惦记上一样,感觉很不好。

原创文章,作者:穗穗的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69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