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和蛇妖有个约会》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名:我和蛇妖有个约会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酥黄独

主角:林佳玳白齐

简介:为了偿还太爷爷犯下的罪孽,无奈之下我只好跟一条黑蛇拜堂成亲,成了他的妻子兼护法,却不想这个霸道蛇夫另有目的······

我和蛇妖有个约会

《我和蛇妖有个约会》在线阅读

第3章 极阴之物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上午,睁开眼就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白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醒了。”

可能是昨天折腾太久,他的声音沙哑之中透着疲惫,他正亲吻着我的锁骨和颈窝。

我猛然间从床上坐起,白齐先发制人,将我压于身下,他用漂亮修长的手指捏住我的下巴,看着这张近在咫尺,充满愤怒的脸,我有些胆寒。

“林佳玳,你别想了。你是摆脱不掉我的,和我在一起是你的宿命,也是唯一的选择。而且,诛心箭草无药可解。”

他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可是他的眸子却清冷到了极致。

别人家都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而我却不同。前人造孽我来偿还,凭什么?

想到这里我就一阵委屈,我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自己的人生,就被一条蛇给欺负了。

“怎么?觉得委屈了?你有什么可委屈的?你本来就该是我的女人,你爷爷杀了我正在经历天雷劫的双修伴侣,她的死让我损了许多道行,现在你得补上。从今日起你就是我双修的伴侣,和我一起行善积德,助我修得仙身。你我之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你!”我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齐见我气得脸红脖子粗,又起了捉弄我的心思,他把玩我一缕长发,说道:“我若是真想摧残你,就不会和你在水中缠绵欢好,水的浮力和温度能缓解你的不适。你说,我是不是很疼你?”

“······”我才不信呢,我翻了个白眼,明明就是他自己贪欢。

他冷哼一声,指着我身上暧昧的痕迹,要我好好想想昨天晚上是谁在他身下小猪似的哼哼唧唧,扭来扭去。

我看着满床凌乱的痕迹,又羞又气,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明明是他“算计”我。

“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会好好享受这种欢愉。再说了,我这么棒,你会喜欢我,也会喜欢我在男女之事上带给你的感觉。”他在我耳边轻轻吐气,灼热的哈气和不安分的手让我浑身上下如过电流。

我想起他的那一记湿、吻,“你别臭美了,等你修得仙身,咱们两个就一拍两散。”

白齐低声啧了一声,像是在提醒我不要把事情想得这么简单,还要我别话说得太满,免得以后啪啪打脸。

臭美,我才不会喜欢他呢,臭蛇。

我坐在被窝里根本不想起身,白齐要我安分守己,认真履行妻子的职责,他已经将我们这里捉妖驱邪的消息散播出去,待会就会有生意上门。

白齐正要和我细说,楼下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白大师,林仙姑,你们在家吗?”

这么快就来了啊。

我刚想从被窝中起来,却意识到自己全身**,白齐深深看我一眼,从衣柜里拿出干净的衣物扔在我面前,“十五分钟的时间,你尽快。”

我收拾完毕后给焦桃花发了一个信息,希望她多介绍一些事主,我必须尽快摆脱白齐,作为好姐妹她果断答应。

下楼的看到客厅里坐着一对年轻夫妻,他们的神情看起来极为慌张,怀中还抱着一个沉睡的婴儿。

听到我的脚步声,白齐淡淡道:“人都齐了,说吧。”

这对年轻的夫妇姓李,最近在他们家孩子身上发生了一件怪事。

李太太将孩子抱到我和白齐面前,她哭着告诉我俩他们夫妇二人跑遍了市里的各大医院,孩子的各项检查也都十分正常。

呼吸平稳,大脑没有任何损伤,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口,但就是无法醒来,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整整十天。

李太太痛哭流涕,“还是亲戚提醒了我,说孩子可能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缠上了,所以才会昏迷不醒。求求你们,救救我儿子。”她拉着我的手苦苦哀求。

李先生也是泪流满面,“两位有所不知,我这孩子是个试管婴儿,我妻子为了怀上这个孩子吃了不少苦。从怀孕到孩子出生,我们两个殚精竭虑,小心谨慎,可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只要孩子能够醒来,花多少钱都没有问题。”

夫妇二人说到这里又是一阵哭泣。

白齐似乎有些受不了这种苦情戏,他让两人冷静一下,又问道:“孩子这几日有没有去过别的什么地方?”

夫妻两人仔细回忆了一下,李先生说道:“没有,除了医院就是在家里了。最近天气不好,我担心孩子受风,就没敢让孩子出去。”

“嗯,我知道了。”白齐淡淡点头,像是有了眉目,说完就从李太太手中接过孩子和我一起抱着,这是要干啥?

我正莫名其妙呢,孩子就传来一声嘹亮的哭声。

李先生和李太太喜极而泣,忙问我俩这是怎么回事。

白齐摸着左手上的桃木手串,说这孩子的确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用极阳之木刺激一下就好了,说着就将手串放进了孩子的襁褓中。

“戴上七七四十九日,一天不能多,一天也不能少,切记。”这语气和眼神,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李先生和李太太对我俩颇为感激,当即转账三十万表示感谢,还留下了一张名片。

我眼睛顿时一亮,没想到竟然这么多。送走李先生和李太太之后,我问白齐那桃木手串是不是真的这么神奇。

白齐看着我,眼底闪过一次促狭,“其实吧,那孩子是被你丑哭的。”

呵呵哒。

我被这句话气得够呛,我反唇相讥,说道:“行行行,我长得丑,有本事你别和我拜堂成亲,也别和我那啥。”

白齐正在喝咖啡,听到我这么说,慢悠悠地放下汤勺,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歌词,“关了灯全都一个样……”

!!!

“行,你可以。”我被白齐气得七窍生烟,把我吃干抹净了又说这种话,真是个渣男。

见我这么生气,白齐也不再逗弄我,“言归正传,桃木是极阳之木,那孩子是受了桃木上阳气的刺激才醒来的。一般情况下,七岁之前的孩子或多或少都会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但不会进入直接沉睡的状态。这说明他看到的那个东西十分厉害,是个极阴之物,竟然直接让他封闭了五感六识。”

白齐说的这个道理我大概懂得,相当于开启了自我防御系统。

“我估计孩子不单单是看到了一个鬼,很有可能是看到了一群鬼,而且李先生和李太太身上也有淡淡的阴气。今天晚上咱们两个睡不了了,得去李先生家小区看看。”

“好。”我回答得十分干脆,忙起来也好,省得他总是占我便宜。

白齐可能知道我的想法,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挑眉看了看我。

我赶紧转移话题,询问白齐是否需要准备什么东西,比如纸笔墨刀剑,或者符箓。

白齐睥睨我一眼,眼神还挺不屑一顾的,他冷哼一声,说道:“林佳玳,你九叔看多了,我是蛇,又不是个道士。”

不是就不是呗,真是的。我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按照白齐的嘱咐,我特意换了一身黑色的运动衣,毕竟今晚是一场恶战。

原创文章,作者:酥黄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6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