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阴阳先生刘长生王胖子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章:车祸

由于烧烤烟火气较大,经过整改都基本搬到外环线向阳街一带,这里马路牙子比较宽,一到夏天商家们都会把摊子支到门口,形成夜市一条街。

下车后远远就看到肥头大耳的王胖子,但他没能认出我,直到我站在他面前,他盯着我看了许久才惊讶的问道。

“刘长生?你咋变这熊样了。”

我没好气的怼了一句“你才熊样呢!”

王胖子嘿嘿一笑忙安排我坐下,相互寒暄回忆起过往,讲述着现在。

王胖子说他终于找到了对象,是邻班的一个女生,还要与人家同考一所大学,双宿双飞。

我调侃他趁早放弃吧!你学习还没我好,上炕都费劲还想上大学。

不知是话题聊尽了还是如何,王胖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长生,你说你当初离开学校也没跟哥们告个别,诶!你后来和王思萌怎样了。”

离开学校的这一年,关于王思萌的回忆我始终都在克制,被他这么一提不自觉的就湿润了眼眶。

王胖子也是个聪明人,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十分抱歉的询问“你没事吧长生”

我笑了笑揉揉眼睛“没事,烟有点大。”连续吹了两瓶啤酒后站起身子,拍了拍胖子的肩膀,“我去上个厕所”

由于这里门市面积都偏小,商家并没有专门修建厕所,人们都得去马路旁公共厕所解决,好在距离不远也就三四十米。

当我距离厕所十来米时,看见马路旁边一个熟悉的侧脸,“刘思萌?”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孩一时觉得自己是不是酒喝多了。

我揉了揉有些模糊的醉眼,没错那个女孩就是刘思萌,她不像那些离开学校就开始浓妆艳抹的女孩,她还是原来记忆中的样子。

只是从原先的黑色T恤牛仔裤,换成一袭黄色长裙。

我鼓起勇气喊了一声“萌萌”

她面带微笑转过身,好像她早就知道我会认出她。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次我一定要主动一些,缓了缓神就向她跑去。

我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就跟我们第一次见面被她闺蜜围在中间一样。

“你还好吗?”我努力绷直有些醉的发软的腿,试探的问道。

看上去刘思萌有些生气了,“刘长生,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也太让我失望了。”

看到她生气我有些慌了,生怕她再次消失,“萌萌我错了,我真知道错了,我再也不会冷落你了。”边说边摘下耳钉“明天我就去剃头,我再也不喝酒不抽烟了,我都改,你原谅我好吗?”

刘思萌一瞬间就变了脸,调皮地笑着说:我才不要这么简单就放过你,这样吧!你如果能追上我,我就原谅你。

说罢带着银铃一般的笑声,跑向马路**,她的声音有些奇怪稍显空洞,当时并没有在意,而且由于是在外环,虽然道路较宽但车速快,我怕她有危险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

她跑的并不快,还时不时的回头对我笑,终于在快速车道我追上了她,我拉着她的手,对视而立。

“萌萌,我追上你了,我们和好吧!”

此时刘思萌的笑容不再甜美,而是变得诡异。

滴滴滴……

我打了个冷颤,转头望去

一辆大货车朝我们疾驰而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拉着刘思萌就往回跑。

突然觉得手上触感变得有些怪异,但当时情况紧急不由我多想,但由于距离过近,加上司机也没想到我会往回跑。

只听澎的一声,我觉得我飞了起来,又落在地上,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用模糊的双眼扫视周围,并没有看到刘思萌,也不知道她伤的重不重。

只觉得有双阴森的双眼在盯着自己看,它仿佛在笑,似乎在嘲笑我。

哥们真的要挂了吗!我还没来得及跟老家的奶奶和爸爸告别,我还有很多话没来得及对刘思萌说……

想起面容沧桑,但在自己心里身形永远伟岸的父亲

想起小时候年迈的奶奶,坐在石碾子上讲的故事

想起和刘思萌的过往……

我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依稀可以听见路人的问候,和胖子的哭喊,还有司机焦急的打着电话。

当我听到救护车那刺耳的警笛声时,终于还是没挺住昏死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我被一阵阵刺骨的疼痛惊醒,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拉扯,还伴有铁器碰撞哗哗啦啦的声响。

睁开眼睛一瞧着实把我我了一跳,只见那门头上面挂着一个白色灯箱,刻有(太平间)三个红色大字。

真正吓到我的并不是太平间三个字,而是我的左右锁骨被两个铁钩刺穿,两个铁钩都带有铁锁链,两个面容怪异的家伙,正分别握住铁链的另一端用力拉扯着。

左边这个面带笑容,一身的白色西服,身材高瘦,面色惨白,一条红色舌头吐得老长,像极了红色领带,白色礼帽上写着四个黑色大字,一见生财。

右边一黑浑身黢黑,面容凶悍,一身黑色装被他身宽体胖的身形,撑得鼓鼓囊囊,黑色礼帽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白色大字。

这不是西游记里说的,谢必安和范无咎二位爷吗?

我靠,地府也赶时髦?这二位爷都穿上西装啦?

妈的,我不会真的死了吧!妈呀!鬼呀!有鬼呀!啊……

二位爷手上动作不停,继续拉扯,此时我上身已经被拉起大半,要知道这二位爷是专门勾魂的,想到这我急忙回头一看,我的躯体还静静的躺在床上。

心中暗想,我的妈呀,这回真完了,哥们还没成年就英年早逝了?不这一定是个梦,赶忙大喊着催促自己快点醒来。

可刺骨的疼痛感并没停止,像是活生生的把肉从骨头上扯下来一般,我拼了命的的大喊,希望能引人过来帮我,但始终没能等到门开的那一刻。

我的灵魂被两个家伙从躯体里扯了出来,我就站在床前呆呆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自己。

“难道不是梦?我真的死了吗?”

一个悠远空旷的声音,从谢必安口中传出,他并没有张嘴“没错,你已经死了,走吧,跟我们去地府报道。”说罢二人便拉着铁链把我往门外扯。

我们直接穿门而过来到走廊,我看到红肿着双眼的胖子,心中泛起一丝希望,连忙忍住被拉扯的疼痛大喊

“胖子,胖子,王胖子,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哥们!”

谢必安见我撒起泼来,笑着对我说道“别费劲了,他根本就看不到你,也听不到你的话,安心跟我们上路吧!”

面容凶悍的范无咎可没那么好说话,见我不走,用那双大牛眼瞪着我,突然吼道。

“必须死”

他这突然间一嗓子,吓得我脖子一缩浑身一紧,差点没尿出来。

赶紧站起身来跟在他们身后

当我们走到医院门口时又看到一个熟人,此人正是下午天桥底下算命的瞎子,他手持绣有卜算二字的旗帜,探着路往医院里面走。

等等,他来做什么,难不成来救我?

原创文章,作者:九幽散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6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