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钱多乐李子安小说免费阅读

{种田,团宠,萌宝}
末代有自主意识的AI医疗机器人,意外穿越古代县令家
小小年纪就发现原来爹爹是县令,不过还是很穷
于是抓紧机会发家致富,努力种田创收,带着县令父亲升官发财,造福一方
礼县的人都喜欢县令大人家的一对双胞胎,长的活泼可爱就算了,还很有礼拜
后来又带着他们一起挣钱奔小康,家家户户种植高产粮食,县城里面在也见不到乞儿
他们私底下都觉得县令家的双胞胎是他们礼县的福星,人美医术高
钱多博:不用努力,就能靠着姐姐躺赢
李子安:她需要,她给予都全盘接受
………
最后谁也没想到,总是跟在县令千金身边的绝色秀才,位高权重时也爱她如初,宠她入骨
他们到底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县令千金,绝美秀才

《县令千金,绝美秀才》免费试读

第3章 李子安

砰…砰砰…..砰砰砰砰”衙门外传来一阵敲鼓的声音

钱县令有些迷糊的脑袋瞬间机灵起来,看了一眼急急忙忙跑过来的钱礼,心想今天不能休沐了

钱礼跑到钱县令跟前耳语后,钱县令就起身往衙门走去。

………

“门外何人击鼓,带上来?”钱县令坐在公堂上,一脸严肃道

不一小会,进来一对母子。

一位身穿一身布衣,脸色蜡黄瘦瘦弱弱的妇人,看着仿佛风一吹就倒的样子。

一位三岁孩童,也是瘦瘦弱弱,肤色却很白,一身书生打扮,面对县令也站的笔直毫无惧意。

“拜见县老爷”妇人一进来就赶紧跪下,见自家儿子还站的笔直,赶紧拉着他的衣角小声说:“子安,赶紧跪下,不可以对老爷不敬”

李子安见阿娘小心翼翼的样子,眼里少了倔强,缓缓地跪了下去。

“来人报人名来”

“民……民妇,李福氏,这是我儿,李….李子安”

也是是第一次见官家老爷,李福氏一脸的紧张,回答得有点结巴。

“有何冤屈?”

李福氏一脸恨意地说道:“民妇要状告夫家二弟侵占亡兄家财,并且还要买….卖了我儿”

“带被告人上来”

衙役应应道:“是,大人”

很快衙役重新返回.

“大人,被告之人没在”

“你夫家二弟在哪里?”钱县令低头问跪着的妇人

“李子村,李大郎家”

钱县令吩咐道:“去带来”

忽然传来李福氏凄惨的喊叫声:“子安,子安,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娘啊”

“你再坚持一下,很快,很快我们就有吃的了”李福氏已经泪流满面

原来旁边跪得笔直的小男孩,晕厥了过去,钱县令看着不忍心,吩咐去找县衙的大夫看看

县衙的大夫把脉之后道:“大人,他没事就是劳累过度,而且长时间没有吃东西饿得”

“唉,带下去,让夫人照看一下,给他安排点吃食吧”对于治下百姓出现这种情况,钱县令也是痛心,但是他能力有限,没法让所有人都幸福美满。

………

后院,钱多乐,一脸好奇看着躺在她旁边五官精致,长的瘦瘦弱弱而且脸色发白的孩子,一眼就看出来因为营养不良晕厥的。

钱米小心地给男孩喂了一碗糖水之后道:“好了,小姐,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说完也不期待她回答,直接抱起来就走。

钱多乐见状直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好好,我们不走,我们的小姐,我的祖宗别哭了”

福米无奈只能留下来等着。

话说回来李子安为什么会在这里。

福礼把人送来后院之后不小心碰到了正抱着钱多乐的钱米,而钱多乐则发现了快要饿死的的美少年,一阵哭豪加比划,李子安成功送到了她的院子里面。

钱米抱着钱多乐坐在椅子上等了半响,床上的人终于睁开的双眼。

他的眼神很冷,像是结了冰的湖面,激不起任何的波浪

钱米被他的眼神吓得一呆。

可是钱多了不怕啊,她以前的眼神比她还要冷呢(一个没感觉的机器),而在少年眼里面她看到了恨意,而且少年长得很美。

钱多乐甜甜一笑,控制不住这具身体花痴的本能,就差没流口水。

“小姐,怎么了?”

见钱多乐手伸向少年的方面,钱米一脸纠结慢慢抱着重新放在床榻上,并担心道:“刚刚我家小姐吩咐给你喂了糖水”

所以你不要伤害她啊。

钱多乐,手脚并用的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一双小手终于摸到了小男孩的脸上,一脸幸福的样子,而李子安也由着她摸。

好半响,多乐才停下来,眼睛看着桌子上的糕点,示意钱米拿过来。

小手拉着小手伸向糕点,钱多乐力气很大,出门几天就能把床榻踢穿了,现在自然也能很轻松的把李子安的小手拉动了,跟不要说李子安配合着她的力气移动了。

当李子安的手碰到糕点之后,多乐就把手移开了,并一脸期待看着他。

“给我吃?”李子安终于开口了声音却格外的冷漠,但也温和

多乐眨了眨眼睛。

也许是看懂了,也是因为肚子实在太饿,李子安也不拒绝,就慢慢吃了起来。

待李子安吃饱喝足之后,禄夫人终于赶到了,福礼也到了见孩子醒了,就打算带他回到前院去。

钱多乐见少年就要走了,拉住美人娘亲的衣角,示意把糕点也带走,还把自己贴身挂的小荷包解了下来,递给少年。

李子安惊讶了一下,又恢复的面无表情,看着禄夫人也不说话。

“乐儿要把东西给这个哥哥?”禄夫人转头问了问

多乐看着美人娘亲眨了眨眼睛。

禄夫人得到答案对李子安道:“乐儿送你的就拿着吧,不需要有负担”

李子安见状,好半会才伸出瘦肉的小手拿了过去,朝禄夫人弯腰表示感谢

荷包里面有她问胖爹拿的五两银子,钱多乐见少年拿了,就满足了。

啊,今天是做好人的一天。

闭眼又睡了过去。

快走到门口的李子安转身朝着钱多乐的方向轻声说:“我叫李子安”

也不管钱多乐有没有听见,就跟着钱礼快步离去

前衙门处,衙役已经把李二郎带上了公堂,此时正跪在一旁。

“堂下何人”

“李….李二郎”

确定是本人,钱县令就一脸严肃问:“针对李福氏要状告你侵占亡夫家财,你怎么说?”

“大人,冤………冤枉啊”李二郎伏地大喊

“草民没有侵占大哥的家的家财啊,是草民阿娘可怜大嫂孤儿寡母可怜,才带着我们一房住进大嫂家的”。

接着手指的李福氏大骂:“李福氏,你个扫把星,克死我大哥之后,现在又想害死我,你个毒妇”

“肃静”钱县令说

“李福氏,你可有证据证明李二郎侵占你家家财”

“大人,李二郎亲娘王氏非亡夫亲母,早年间亡夫亲爹出世,王氏担心亡夫抢夺家产田地,已经把我亡夫扫地出门,还在里正那里签了断亲书。”

“现夫君亡故,我母子二人日子艰难,但并没有请求李二郎相帮”

李二郎一听大嫂把断亲书都拿了出来,满脸紧张说:“大人,我们真的是好心照顾他们啊,没有想侵占大哥家财的想法”

“我们好心被人却被人当贼,请大人为我们为我们主持公道啊”

李二郎直接来个恶人先告知,他断定李福氏没有他们想要侵占大哥家财的证据,竟然没有证据,事实怎么样子还不是他一张嘴说了算。

钱县令为人虽然不太聪明,但是十年为官,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人性的丑陋他见得多了,一看他就知道李二郎在说谎,可是办案要证据,他不能偏帮。

钱县令想了想问:“李福氏,你可有证据证明李二郎要侵占你家财?”

李福氏伏跪在地上回答:“没有”

李二郎听了,咧嘴一笑,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李福氏见他这个样子,看了他一眼,不说话。

“这?”

钱县令跟钱礼对视了一眼,一脸的为难,刚刚想说没有证据不予受理的时候。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李子安,直接跪到公堂上,从怀里面掏出一张纸说:“大人,这是二叔家签的卖身契,卖身之人写着是李子安,上面有二叔的指纹印”

李二郎听到是卖身契,他想起今天打算指纹印的卖身契还没来得及交给人呀子就不见了,原来在李子安手上。

他知道自己完了,吓到瘫坐在地上,脚下有黄色的液体流出。

钱县令看了李子安递上来的证据,直接下令,判李二郎二十大板,劳役一年,并吩咐衙役送李子安母子二人回村,责令侵占李子安房子的李家二房赶出家门。

原创文章,作者:葡萄冰淇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6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