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静水沈续极致疼宠,沈爷的小傲妻免费阅读整本【已完结】

第5章 你认识妙街那个女孩子?

苏静水用三字经,“嗯”“啊”“哦”应付完苏振国,就回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房间中再次被黑暗笼罩。

她背靠门板,缓缓滑坐在地毯上,轻轻地对自己说。

“没关系,没关系,刚刚沈续答应考虑取消婚约呢,如果他出面反对,也许还有机会。”

“妈,我真的还有机会吗?!”

此刻的苏韵望向门口,压抑着一千个一万个不甘心。

“昨天沈老也没跟那丫头说几句话,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蒋娟摇摇头,走进女儿房间。

苏韵这间房,是典型的粉红公主风格。

可这一次,被苏静水占先,她坐在 床 上,地上已经摔 了床上的布娃娃出气。

蒋娟哄着:“只是未婚夫妻,又不是真夫妻,只要你和沈续多接触,时间一久,他自然回心转意。”

“这么显赫的婚约,为什么突然落在苏静水头上呢?而且从前完全没听说过?”

苏韵跪坐在床上,想到关键处,猛地直起身子。

“妈,你问过爸没有,指腹为婚当年是怎么来的?”

苏韵的疑问,她又何尝没想过呢。

昨晚蒋娟不是没问过苏振国,哪知道,这一问,差点没惹祸,刚被哄好的男人, 又不耐烦的发起脾气来。

蒋娟告诫女儿:“这事……恐怕有内情,甚至连你爸爸都控制不了,咱们沉住气,慢慢来。”

酒吧一条街。

嚣张的声浪,咆哮而过,紧接着,一架重机车漂亮甩头,稳稳停在了一间酒吧门口。

沈续先下车,一边往里走,一边低头取下头盔,四十五度颔首,头微微低垂,短发自然散落,随后一张棱角分明的桀骜脸,就露了出来。

紧接着,周围红男绿女,接连发出低叹。

他浑不在意,随手把头盔一丢,身后跟着的陆鸣,赶紧伸手,勉强接住。

续哥今天不太开心啊!

这是陆鸣的第一反应。

从晚山别墅区,一路到市中心,这位爷一句话都不说,脸沉得能滴出水来,谁惹他了?

迎面走来顾沉,陆鸣朝他使眼色,对方也不接。

汇合了沈续,顾沉和他并肩往里走,提醒道:“续哥,三子到了。在最里面的包厢。”

“嗯。”

沈续大步流星往里走。

……

原本约好晚上八点,愣让人等到现在九点多,这么不把人家地头蛇放眼里,可想而知,沈续一进门,自罚三杯少不了。

别看沈续是高中生,但那也是留级两年的高中生,资深的很,气场有,台面也有,三杯野格下肚,脸不红气不喘。

“三哥,久等了。”

沈续赔罪,却将酒杯倒扣。

意思很明显,今晚收官。

已经喝了三杯,是给你脸,再不识抬举,就打你脸。

三子咧着黄牙一笑,用那双三角眼,扫了扫沈续身后,顾沉和陆鸣往那一站,就像佛祖身边的金刚罗汉。

高大、狰狞,最擅长降妖伏魔。

掂掂这两人的身手,三子笑着击掌:“好好好,沈少好酒量!爽快人!揭过不提了,来来来,咱们玩牌——”

招了手下,凑齐人手,四人开始玩**。

……

也不知道今晚沈续走的什么运,一次大牌也没有,叫三子一通狠屠。

为刚才找回些面子,三子笑得一张脸上,泛着油光,十分得意。

不一会,沈续身上的大钞,就输光了。

又过一会,连陆鸣和顾沉身上带的钱,也给贡献了出去,这样,前前后后差不多输了有上万了。

钱不多,折进去的是面儿。

三子没把高中生放眼里,言语里已经露出轻蔑说:“你们也不上班赚钱,哥哥赢你们钱,有点于心不忍。”

说是于心不忍,但那摊红彤彤的票子,一张不落地全叫他收进了腰包。

他得了便宜还卖乖:“不好意思啊。”

沈续嘴角一扬:“既然三哥觉得不好意思,不如帮我一个忙。”

三子一顿,警惕大作。

三子以为是这位京城太子爷初来乍到,强龙不压地头蛇,特意上门孝敬自己,哪知道,这位沈少请喝酒,是另有目的。

这一晚上,又是喝酒又是玩牌,周旋这么久,才放出意图,三子不得不佩服这位小爷的定力。

“好说,好说,沈少的忙,我一定帮!”

鬼话连篇,信他才怪!

顾沉和陆鸣忍不住交换一个嗤笑。

沈续没什么表情,往皮沙发上靠了靠,随手拿了烟盒,抽出一支烟,无比娴熟地咬在唇间。

火苗舔上香烟,一点点明明灭灭的猩红亮起。

Zippo的火机,咔哒一声,盖子归位。

“三哥,我想麻烦你帮我找个人。”

“找人?”三子一笑:“临南虽然比不上你们京城,可怎么说也有好几百万人口,狮子身上找跳蚤,哪几把找去。”

“这么快就拒绝,三哥不想知道我找谁吗?”

推脱让人戳破,三子有点挂不住面子,干笑两声。

“沈少找谁?”

贺劲终于有了动作,身子前倾,大理石的矮桌上,正好码好一副牌,他探手一摸,然后手腕翻转,一张牌就被轻飘飘丢在三子面前。

是黑桃A。

“我找他。”

顿时,三子脸色就难看了。

牌,是三子的手下洗好放在那里的,里面早已被动了手脚,哪知道沈续 竟然对三子一伙出老千的事,洞若观火。

再加上他要找的人,恰好也写在牌面上,黑桃A……三子皱眉,心里暗暗叫苦:京城过江龙,要找黑桃A呢……

“沈少,你要找的人……神出鬼没,恐怕……”

“三哥,那就麻烦你了。”

……

三子和他的人已经走光了,包厢里只剩顾沉和陆鸣。

这两大护法,一左一右坐在贺劲身边。

陆鸣拳头大,脑子小,叼着烟,嘻嘻一笑,完全是乐天派。

“续哥,三子都让你震住了,估计很快就能把人找出来,你放心吧!”

沈续没说话。

打火机在他手上,转成了风火轮,顺着拇指拨动的节奏,没头没脑地在手心旋转,银色与黄色的火光,映着他的脸,如刀削般冷峻。

半晌过去, 沈续侧过头,对顾沉交待。

“你们跟我从京城到临南,连学籍都转过来了,就要做好长期准备。”

顾沉问:“我明白,从西南交大动手,不出三五个月,所有临南高校的地下势力,都会掌握在咱们手里,到时候咱们也不用靠三子这种人了。”

等他们建立了自己的情报网,就没这位三哥什么事了。

所以,求人办事只是暂时的,不怕三子玩阳奉阴违那一套。

沈续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陆鸣嫌气氛沉重,嚷嚷着今晚还没玩好呢。

“我叫几个人,咱们热闹热闹啊!”

顾沉骂了句傻逼。

顾沉撇嘴莞尔。

沈续动了动眉头,只剩半截的烟,夹在指尖,目光被埋葬在灰蓝色烟雾中隐约难辨。

“你换女朋友了?”沈续问。

这是问陆鸣 ,只有他换女友,比换衣服还勤。

陆鸣也来了精神。

“不就一中的嘛,罗琪珊太能吃醋,管东管西,不如孟诗琪,高一小女生 。”

就这两位,都已经为他打了好几架了,还不够烦人么?!

哎,不对,怎么续哥,突然管起这种闲事来了?

陆鸣被沈续给问的,摸不着头脑,再看这位爷的浑身上下,透着不爽,他想问也不敢问。

最后以目光,向顾沉求助。

顾沉抿唇,试探着:“续哥,你认识妙街那个女孩子?”

沈续没回答,拇指和食指捏着烟,掐在烟灰缸里。

这是默认的意思。

论脑子,顾沉虽然比不过裴猴子,但,他是从初中,就跟着沈续混过来的。

他胜在对沈续很了解。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续哥,那女孩子叫什么?”

贺劲:“苏静水。”

唇峰微动,舌尖在齿间轻点,这名字发音,又轻盈又柔软,却叫顾沉听在耳朵里,浑身激出冷汗。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炸脆豆腐的姬如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62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