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与暮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山与暮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只白

角色:林为屿赵时暮

简介:少年独爱向日葵,她也没有长成玫瑰,而是做了他的太阳
他向着他肆意生长,她为他钻破乌云携光而来
他致死都永朝太阳

评论专区

新雕英雄传:说的是《金鹰英雄传》绿帽并不出奇,奇的是这次给主角戴绿帽的是一条狗,你没有看错,是一条狗跟某女OOXX似乎之后主角还回收了?

兴宋:红老虎的书 大家都知道

剑主苍穹:依旧乘风的风格。对于现在各种卖萌,后宫无敌过头的风格来说。乘风是少数和这些完全无关的作者,并且一路坚持下来。爽点毒点都有。喜欢这口的仙草,平常是干粮。

山与暮

《山与暮》免费试读

第6章 和五班的球赛

一中从今天开始至未来的三个周每天下午都将有球赛,这是一中一年一度的校园篮球杯,前三的班级都将有一笔不小的**作为班级经费,所以每个班都充满了干劲,只有高三年级不让参加,因为他们最近只能对学习和分数充满干劲。

大家都是一放学快速吃过饭就去了球场,他们(一)班抽签抽到和5班打,林为屿作为一班主力肯定是要上场。

没一会老冯也来了,身上还挎着他上课用的扩音器,班长跟他身后抱着一箱红牛。

老冯这人平时抠搜了点,关键时候还是舍得花点钱。

双方球员到场,一声哨声打响,比赛开始。

场外加油助威的声音的场面比球场**进行的比赛还要火热。

“一班一班,就不一般”余保保取的口号确实有些脑残。

“一班加油,一班加油。”

“五班,五班雄起。”

林为屿率先进了一个三分球,接着便是场外女生尖叫的声音,这些外班女生比一班的学生更加激动,不停地喊着:“林为屿加油,林为屿加油。”

一班的球服是白色的,五班是黑色球服,穿着白色7号球服的林为屿在球场跑动。

赵时暮当时趴在桌上睡觉,林为屿叫醒她。

“赵时暮,你幸运数字是多少?”

“干嘛?”

“要定做球服了,用你的幸运数字沾点运气啊。”

“7吧。”

“好。”

于是林为屿的球服真是7号,后来赵时暮才得知林为屿的每一件球服都是7号。

中场休息,老冯递给林为屿一瓶红牛,他没接,赵时暮把矿泉水给了他,天气有些热,从冰柜取出来的矿泉水现在已经不怎么冰了,林为屿接过水咕噜喝了大半瓶。

赵时暮看了眼林为屿,他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脸颊也还在冒汗滑至脖颈。

再次上场,五班换了个球员,正是早上赵时暮在球场遇见的丛松,他穿着黑色的10号球服,白色的头发,他的头发并不是全白,而是黑发中夹着像挑染过的白发。脚上是一双干净到没有一点黑印的白色球鞋。

赵时暮是个名副其实的处女座,挑剔洁癖,可是她不得不承认从这双白球鞋看,她会觉得丛松是一个很爱干净的男孩,因为她见过把白袜子穿的发黑的男生,能像丛松这样把白鞋穿得这样白的男孩子却是不多。

丛松的篮球打的很棒,不愧是老师请他去为校参赛。

什么一班加油,五班加油的声音到后来都被那一声声“林为屿加油,丛松加油”盖住。

老冯也不喊一班加油,戴着扩音器喊着:“林为屿加油。“还像起义似的举起手,一边举一边大喊着加油。

丛松上篮时,运球跑动,眼镜有些松,他迅速用手扶了下眼镜,然后起身跳跃,球进。

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的赵时暮正在内心感叹这有点酷啊。

“你刚刚看见丛松没 ?扶眼镜投球,真是好帅啊。”

“丛松一打篮球,我就脑补了一出青春偶像剧。”

“丛松给你们,我要林为屿。”

几个花痴女孩在赵时暮后面八卦,真是好玩。

尤阳凑近对他们说:“不要觉得我胳膊肘外拐,那个叫丛松的刚刚的确帅死。”

这话像是得认可,李酒和班里有几个女生也是花痴道:“刚才真有被帅到。”

赵时暮有些心虚,故作镇定不说话,其实刚才那幕已经入了她的心。

五班队员比不上一班默契,传球的时候有两个球被一班球员劫走,最后比赛结束,一班以3分险胜五班,赢了比赛,最高兴的属老冯。

丛松和几个队员一起走了,他的脸上没有一点输掉比赛的失落感,丛松说希望在之后的比赛还能遇上一班,毕竟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他很欣赏对手,也很尊重对手,也有竞技精神。

已经没有丛松的身影了,直到林为屿过来喝水才打断了发神的赵时暮。

“看什么呢?”

赵时暮收回目光,微笑着说:“没什么。”

球场上人都走光了,只留下天边那如同巨大霓虹的晚霞,映红了球场上方的整片天空。

晚自习也是化学课,因为赢了比赛,老冯也高兴,讲完了习题后,老冯应允可以看一场电影。

想必学生时代最喜欢的就是在教室看恐怖片然后看成搞笑片,只要有一个吓得尖叫可能整间教室都是一阵尖叫声,之后又把矛头指向第一个尖叫的人:“×××,你叫什么叫,怂死了。”

他们今晚放的就是英叔的电影,本来他的电影风格就比较偏喜剧,看的过程,教室就笑声不断,直至最恐怖的片段来了,追光的非凡同学站起来大喊:“你相信光吗?”

“哈哈哈。”大家都在笑这位中二少年,却同时羡慕他心中的天真与信仰。是的,有信仰的人永远青春年少,即使被生活的黑暗笼罩,却仍会用心中追寻的光芒去照亮每一个瞬间。

第二节自习下课铃敲响时,电影也刚好结束。

周末拍了拍赵时暮的肩膀,赵时暮转过头去询问:“怎么了?”

“你去老冯办公室拿一下练习卷,就是他办公桌靠窗台旁边的,别拿错了。我去趟厕所。”

周末是老冯钦点的科代表,当然是周末的化学确实强捍,被选去参加Z市举行的学科竞赛,她把化学科的一等奖始老冯夺了回来,那段时间老冯是时时刻刻都把他的这爱徒挂在嘴边,走一路说一路。

赵时暮叫上李酒一起去拿卷子,结果碰上老冯正在办公室和另外两个老师聊天,两人走到门口恨不得掉头回去。

拿到卷子的过程可想而知哪会那么顺利,当着两个老师的面,老冯把他俩一顿狠批,从今早上课睡觉的事讲到了简单的题都做错,到最近学习态度不积极,赵时暮无比庆幸带上了李酒,而李酒在心里恨死了赵时暮和周末。

“还有那个尤阳,不要仗着拿捏了化学,就为所欲为,的确该请她来喝喝茶了。”

赵时暮和李酒听完,幸灾乐祸地相互对视一笑。

坐在教室后排和周围人打闹的尤阳打了个喷嚏后,自言自语来了一句:“不会感冒了吧。”

虎口脱险,两人都在想一定要把这个好消息给尤阳带到。

试卷“哗啦啦”地从赵时暮的手里滑出,飘落在地。

她和李洒聊天没有注意撞到了人。

“对不起”

“对不起”

她和对方的道歉同时出口。

她和李酒立马蹲下捡地上的卷子。

丛松也蹲下帮忙她捡,赵时暮入眼的是一双白色的帆布鞋,抬起头一看居然是丛松,他换了校服,丛松把卷子递给了赵时暮,她闻到了来自丛松身上的淡淡的皂液味,淡淡的却是很好闻,赵时暮笑着接过卷子,礼貌地向他说了句:“谢谢。”

丛松的脸上依旧是平时那副淡淡的表情,给人疏离感却不会让人感到不礼貌。

丛松回道:“没事。”然后迈步走开。

原创文章,作者:只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1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