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圆舞曲》小说章节目录赵中海,张女士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女人的圆舞曲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朗月清辉

简介:女人走进婚姻,要经历一场破茧成蝶的历练。结婚前,谁还不是一个小公主,结婚后,她们在工作、家庭、孩子的漩涡里苦苦挣扎,她们没有自我,甘愿放弃自我,即便如此,生活也未必会平静无波。她,林楠,一名教师,工作上兢兢业业,为家庭甘愿付出,但仍遭到婆婆的嫌弃厌恶。老公在她的支持下不断升职,孩子成绩进步。然而,有一天,她的工作出现问题,她才幡然醒悟,她迷茫了,凌乱了,她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

角色:赵中海,张女士

《女人的圆舞曲》小说章节目录赵中海,张女士全文免费试读

《女人的圆舞曲》第1章 婆婆撂挑子免费阅读

2014年3月16日,礼拜天。

小雨淅淅沥沥,带着几分凉意。

“走,我们走,有本事你自己带!”

一声怒吼打破了初春的宁静。

偌大的客厅内,一个女人呆呆的站着,她两眼发直的望着地上的玻璃碴,碎碗,一时不知该何去何从。

婆婆已经使出杀手锏,站在厨房里冷眼看着她,等她接招。

孩子才两岁多一点,自己的父母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婆婆如果撂挑子走人了,接下来的生活可想而知。

孩子是婆婆拿捏她的首要武器。

孩子恰恰也是她的软肋。

如果是以往,她或许会哀求,“妈,你别生气,是我不好……”

或者主动把现场清理,出去给婆婆买件新衣服,以此来缓和关系。

可是,这一次,她没有半点妥协的意思。

在她的意识里,婆婆是从农村来的,没有太多的知识文化,自己大学毕业,还是一位老师,与婆婆争吵,一是没有那个必要,二是就算争吵,也吵不出所以然,无疑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可是,慢慢的,她发现,婆婆并没有因为她的妥协而宽容,反而认为她懦弱,好欺负。

甚至还认为,三言两语就能把她吓傻。

这不,她又轻轻松松的使出杀手锏,一脸得意的望着她,那感觉就是,小样,怕了吧!还不赶紧求饶。

林楠咬了咬牙,一脸镇定的望着婆婆,不紧不慢道:“家里的大门时刻敞开,来去自由!”

话是一字一顿说出的,如锤子一般锤在张女士的心上。

她眉头紧锁,吃惊的望着口出狂言的儿媳妇,一时难以置信。

她怎么会这样说?她不该这样啊!她不是唯唯诺诺,害怕自己不给她带孩子吗?今天怎么了?吃错药了吗,竟然说出这般不计后果的话。

其实,在她说出走人时,甚至都想好了,接下来如何把自己端的高高的,摆出一派家长应有的气度。

然而,剧情没有按照她设定的进行。

她怅然若失,又恼怒至极。

“行,你等着,我这就给你爸打电话,让他回来,我们现在就走!”

张女士毫不示弱。

她本想趁着儿子出差,好好教育教育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儿媳妇,不成想,她不但没有悔改之意,反而还与自己顶嘴。

不管咋说,张女士曾经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是村里赫赫有名的妇女主任,再加上工作能力强,得到乡镇领导的赏识,在整个乡里都是闻名遐迩。

如今,不远千里给她林楠带孩子,她不但不感恩,连批评都批评不得,今天要是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都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你随便!”林楠风轻云淡的说着,嘴角还挂着一丝不屑。

她毫不在意的表情再次点燃了张女士心中的怒火,她近乎咆哮道:“什么你随便,我说你几句怎么了,我还不是为你们好,你竟然这么不知好歹!”

林楠微微一怔。

文明进化至今,怒吼咆哮这种最原始的交战方式早已被人摒弃。

而今,面对强势的婆婆大人,她要不要把进阶已久的文明抛弃,拿出最原始的交战武器,与她过过招。

答案是,要!

忍让久了,没有人觉得你是大度,别人会觉得你窝囊,甚至是废物!

再说了,狂吼,歇斯底里,谁不会啊!

“你凭什么说我,你生我养我供我上大学了?再说了,你儿子做的对吗?他有空就去打球,他难道还是单身汉吗?孩子不需要父爱吗?我怼他两句怎么了,你就那么护犊子。”

“他打个球怎么了?锻炼一下身体有什么不好,再说了,我和你爸都在这里,他爱咋地就咋地呗,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锻炼身体没有啥,关键是他下班后,不是加班,就是锻炼,没有一天早回来。去年十一七天假,他去锻炼了六天,剩余一天是下雨没人去,他一个人玩不成。你觉得他这样做过分不,他现在是没有家庭,还是没有孩子?家是我一个人的吗?孩子也是我一个人的孩子吗?”

“行,我说不过你,你要是一意孤行,不听劝告,我这就走!”

张女士按捺不住心头的怒火, 甚至想一耳光呼过去。

人生五十几载,还没有人敢这么给她说话,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边。

在家里,她有绝对的权威,老公是老农民,除了种地打工,其他什么都不会,事事都听她的。儿子虽然是985毕业的,知识文化比她高多了,但是儿子孝顺,对她唯命是从,她说一,儿子从来不说二,无论对与错。

在外边,她是大名鼎鼎的妇女主任,村里谁见了,不叫一声,主任好。

那种感觉,无比的美妙。

而今,这个死妮子,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与争吵,使她的威严碎了一地。

滴滴滴,她毫不犹豫打起电话。

“喂。”电话那头传来声响。

“回来,立即,马上,收拾东西走人!”

“怎么回事?”

滴滴滴。

电话那头没有得到回应,张女士已经挂了电话。

十分钟过后,公公赵中海带着孩子回来了。

孩子一进门看到乱七八糟的场景,吓得急忙躲到妈妈身后。

林楠抚摸着宝贝,小声的安慰。

赵中海倒是平静,脸上无任何波澜,这样的场景在他年轻的时候见的多了,他以过来人的经验告诉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听夫人的话。

否则,他会寝食难安。

他低头不语,随她走进卧室,找出一个皮箱,草草的收拾几件衣服塞了进去,然后问道:“走吗?”

“走!现在就走,有本事她自己带,在这里当牛当马干什么!我早就受够了!”张女士义愤填膺的说道,这句话与其说是说给赵中海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林楠听的。

林楠没有回应。

风里雨里随她折腾吧,反正明天的太阳还会照样升起。

须臾,他们收拾完了,拎着皮箱扬长而去,甚至都没有回头看孩子一眼。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林楠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是释然,也是轻松,宛如一口恶气积在胸口,突然吐了出来,顿时感觉气贯长虹,清新舒爽。

但同时又觉得茫然。

毕竟在一起生活两年多了,在这两年里,老太太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对自己的嫌弃先不说,对孩子可是百分之百的真心,为孩子无怨无悔的付出,本该好好享受生活的年纪,自愿来城里带孩子,这一点难能可贵,就算是自己,以后会不会自告奋勇带孙子,都不好说,或者说可能性不大。

如今,就这样走了,带着怨气离开了,林楠心中很不是滋味。

毕竟,她是善良的。

良久,宝宝探出头,一脸天真的问道:“妈妈,爷爷奶奶走了。”

“是啊,他们走了。”林楠回应道。

“为什么呀?他们走了谁带我玩啊?”

“妈妈带你玩啊!”

“妈妈不是需要上班吗?”

“妈妈今天不上班。”

“那明天呢?”朵朵奶声奶气的问道。

明天是周一,她有四节联排,作为数学老师,这样的联排很正常,一周至少两次。

联排课,意味着整个上午都要待在学校,孩子怎么办?

林楠陷入了沉思。

刚刚升起的轻松愉悦顿时全无,现在只剩一地鸡毛,一地狗血。

原创文章,作者:朗月清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0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