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剧本给我我来演》小说章节目录习音音,玄衣全文免费试读

“谢修齐,这个人,有些奇怪。他突然出现,又突然把我带到这里,知道我的名字,手指戒指的尺寸,甚至吃东西的喜好习惯,他都很清楚的样子。你说他是不是认识我啊?”

系统很快反驳:“认识你?认识原主还差不多。你不知道有种错觉就是‘那个人喜欢我’吗?”

系统:“你别怪我不懂你们人类的感情,我觉得你就这样,开开心心等着继续任务就好了。没必要什么都弄清楚。这个节点一过,你回去之后,剧情里面就没有谢修齐的戏份了。”

它说完,半天没等到习音音的回应,又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苦口婆心地又说:“真的,做咱们这行,你要做好准备,以后你还要很多世界要去呢,你只是来完成任务的而已。”

它听到习音音闷在枕头中闷闷地“嗯”了一声,想说什么又没开口,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天,习音音明显兴致不高,她似乎预感到什么。吃早餐的时候,对面的男人对她说:“音音,我要出差几天。”

习音音愣住,心里面果然如此的念头一闪而过,她低低的“嗯”了一声。

之后谢修齐便准备出门了,临走前他走到习音音面前,抚摸了下她的发顶。

习音音仰起脸来看他,面前的男人抿紧了唇,将习音音从椅子上拉起来,紧紧抱在怀中。这是他们认识以来最亲密的动作。他俩的头挨在一起,习音音似乎感觉到谢修齐的脑袋在自己脖颈处蹭了蹭,像一只大狗狗一样。

她觉得心里面酸酸的,不过想起来系统嘱咐她的话,又将差点脱口而出的挽留咽回肚子里。

谢修齐很快坐着车子离开,之后习音音回到自己房间,扑在床上,一言不发。

系统偷偷看着习音音的样子,安慰她:“别难过,没准他过两天就回来了呢?”

习音音的声音通过枕头瓮声瓮气地传来:“你就立flag吧。”

系统立时不敢说话了。

事实证明,有些预感真的很准,有些flag不能乱立,第二天,系统就接到了下个任务节点开始的提示。

它指引着习音音来到任务指定的地点,到了之后,说道:“应该就是这里了。”

习音音四处打量着这间咖啡厅,环境清幽没什么人。她点了杯手冲蓝山,坐在窗户边,看着外面人来人往,观察他们的神色动作。

很快,咖啡店门上的风铃一阵叮叮当当的脆响,几个高大健壮一身黑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的人站在了习音音桌前。

习音音倒是接受良好,从系统那边得知就是这些人后,不待他们开口,便站起身来,说了一句:“走吧。”就往店外走去。

身后的几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跟在后面也出了咖啡厅。

习音音站在街道上,望着街道车水马龙和蓝得看不见一丝阴霾的天空,眼睛有些发涩。她跟着那几个人上了车,上车前,她又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想要看看有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有些失望地坐进车子后座,心情十分低落。她不知道的是,她走出来的那一刻,坐在原本那家咖啡厅二楼的一个年轻男人,双眼紧紧锁住她的身影,贪婪地似乎要将她的样子全部刻在心底。

之后习音音完全听任他们安排,乖巧地上了飞机,不过一路上看起来都并不开心。系统看她这样,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哄她。毕竟这是每个系统任务者都要经历的一个坎,只能靠他们自己想开,它也无能为力。

系统看着习音音低落的样子,总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它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可是想了很久都没有头绪。

直到其他位置传来几声小孩子哭闹的声音,它才突然想起来!

孩子!

“音音!咱们忘了!还要怀个孩子呐!”

习音音:“啊?”

系统:“这怎么办呐,都上了飞机了!天呐,我怎么会忘了这码事…呜呜呜,任务…”

习音音悲伤的情绪都被系统这呜呜咽咽的声音冲淡了,她迟疑地开口:“可任务不是已经完成了吗?”

系统的哭声一顿:“是,是啊,任务完成了。可是…”

它低头去查任务进度,看到上面明晃晃写着:进度20%,下一任务节点:回国,达成0/1…

它猛地抬头,大声说:“音音!难道你有了!”

习音音:“…”

系统:“谢修齐那个禽兽,究竟是什么时候!”

习音音:“…没有…”

一人一系统相对无言,半晌后,听到系统大声说:“不管了,反正任务已经到下一个了,到时候出问题也赖不着咱们!”

经过这么一遭,习音音心里倒没那么难受了,她很快便调节好自己的情绪。

她低头看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又轻抚了下,在心里默默念了一声:“谢修齐。”

飞机降落在A市机场,习音音下了飞机后被一路护送到温家大宅。

温家是A市十几年来,发展势头比较迅速的一个家族。虽然比不上男主家族家大势大,但也算上层了。温氏企业主做化妆品,近几年推出的产品被许多贵妇所拥簇,股价接连攀升,甚至隐隐快要超过男主公司的股价。

习音音通过从原身那边接收到的记忆,和系统给她的剧本中得知:女配温依然是独生女,原本按理说应该是极受父母家族宠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温依然与父母之间的记忆少得可怜。习父常年出差,她跟习母之间似乎有着什么隔阂,一直算不上亲近。

或许正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女配才早早便出国留学,主攻音乐。

她出国这几年,一家人之间的联系更少,接近于无。温家父母除了定期给她的卡里转账之外,基本从不联系她,直到前段时间通知她回国跟闻家联姻。

习音音捋了捋关于温家的记忆,发现基本10岁前的事情都记不太清了,而记得的大部分记忆都是她独自在大房子中生活,父母对她关心甚少。她梳理着记忆,避免一会见到温父温母露馅,一边跟着那几个带她回来的人进入了温家大宅。

别墅装潢很豪华,她刚进门便看到原身母亲已经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正捧着本杂志看着。

习音音被女佣引着换了鞋,坐在温母对面的沙发上。对面的贵妇人看起来十分年轻,似乎只有三十几岁的样子。习音音进来后,有管家跟她通报,但她一直没抬起过眼皮,只是专注地看着手中的杂志。

习音音看着面前贵妇人冷淡的侧脸,有些理解了原身在剧情中,被父母强制回去联姻时那种极度排斥的心情。

站在一旁的管家见到母女俩这样相处,似乎也不意外。他只是躬身在习音音身旁,说了句:“小姐您稍坐一会儿,老爷很快就回来了。”说完便又远远地站在一旁。

习音音没什么父母缘,遇见这种并不亲近的便宜母亲,她也没有去跟她培养感情的想法。反正只是跑跑剧情而已,习音音在心里问系统:“你们这个女配系统,都不用帮女配达成什么心愿的吗?”

系统完全没想到她会问到这种问题,愣了好一会,才说:“你为什么这么问?”

习音音想着接收到的原身的记忆,说道:“温依然她应该很想得到父母的关爱吧?所以她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并没有去打掉孩子,而是想给孩子一个合理的身份,然后疼爱他,给他自己没有感受过的关爱。”

系统对于习音音的话不置可否,只是跟她解释:“是有帮女配达成心愿的任务的,只是你的权限太低,接不到。”它没说的是,如果不是习音音这种,能去用心感受女配所感的任务者,完全不会有机会接到达成心愿的高级任务。

习音音跟温母相对无言了有半个小时,这期间她就在脑海中看看剧本,跟系统聊天。半小时后,有车子的声音传来,接着一个四五十岁,两鬓发白但精神矍铄的中年男人走进来,一眼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习音音。

他爽朗地笑了两声,倒是比温母热情许多。走过来先抱了抱习音音,说:“小然可算回来了,爸爸都好久没见着你了。”

习音音回抱了温父一下,又让开位置扶他坐下,自己则靠边一点坐在他旁边。对面的温母见状,非常明显地翻了个白眼。温父也见到了,但却始终笑着,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又看了看习音音,问她:“怎么样,在那边还习惯吗?你别看你妈这样子,她也很担心你的。”

话音刚落,就听温母不屑地“嗤”了一声。

见状,温父一直挂着的笑脸也维持不下去了,他也放弃了继续说这些客套话,而是语重心长地看着一旁的习音音,说道:“如今你回国了,我们也放心了。你和闻家那孩子的婚事也该操办起来了,人家小诚都等了你好多年了。”

习音音没说话,只是静静听着。

温父又说:“既然回来了,就去小诚的家里拜访下。”

他说完,看向习音音,似乎在等她的回应。他的脸上虽然是慈祥关心的神色,但是习音音却只觉得他充满了那种商人之间虚假的算计。不过她也无意跟他争执什么,温顺地点了点头。反正她也是要走剧情的,没必要现在就反驳什么。

见习音音点头,温父脸上的笑容真实了些许,他大笑了两声拍了拍习音音的肩膀:“好孩子,回来路上辛苦你了,快去休息吧。”说罢,立在一边的管家便走上前来,躬身示意习音音,要带她去楼上休息。

习音音乖顺的站起身,跟着管家上楼,她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自己,还是为原身。

她的房间在三楼,站在门口,管家对她说:“小姐先休息一下,一会晚餐会有佣人上来叫您。”

习音音点点头,管家在她身后帮她关上房门。

这房间面积很大,不过却感觉十分空旷冷清。最瞩目的便是角落里的一架钢琴,上面盖着厚厚的布料,立在昏暗的角落中,看起来就像一只巨大的沉睡的怪物。旁边是立着大提琴,小提琴架子鼓等等各种乐器,让习音音感觉,这里更像一个乐器房,而不是卧室。

房间的墙壁上贴满了各种曲谱,有一面落地的书柜,粗略看过去里面也大多都是音乐相关的书籍。

看来原身真的很喜欢音乐。习音音心想。

她稍微收拾了一番,换上家居服。这时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但她没有开灯。

她看着窗外渐渐黑沉的天色,坐在沙发上跟系统闲聊:“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系统对她的上道十分满意,它看了看任务进度,说道:“回国任务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基本都是女配找茬-被打脸-不死心反击-又被打脸得更惨的流程了。

我看看啊,第一个就是接风宴上,女配看到女主陪男主来参加,还挽着他的手臂,心里不满。于是上前嘲讽她是自己的替身,结果被男主扫了面子。

接着又被女主的几个爱慕者说了几句,她之后就跟女主杠上了,一直找茬。故意针对女主,踩她裙子,又想把她推到游泳池……

接着是在温父的生日宴会上,女配给男主下药,把他带到房间中独处了一晚。

之后俩人开始议婚,然后又被男主悔婚,然后……”

习音音感觉不太妙,她赶紧打住系统的长篇大论:“这么多?”

系统瞥她一眼:“这还多,我还没说完呢。而且,这还是有明确写出来的戏份,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不少一笔带过的呢!到时候这些都需要你自己发挥。你知道的,这本书里面女配基本上是从头到尾都在蹦跶的那种类型。从男主的白月光逐渐变成白米粒,还是掉在地上的那一颗。”

习音音感觉十分头大,她原以为跑剧情就像拍戏那样,说上几句台词而已,没想到居然这么复杂,还要自己发挥!

她左手抵住脑袋,又问系统:“可是你说要自己发挥,谁知道要发挥多少啊……”

系统:“你不是之前演过戏吗?就拿出你演戏的套路就行!到时候会有个‘作死’进度条,满了就算完成了。”

习音音:“……”

系统:“到时候咱们进度条一满,再完成最后一个任务,咱们就能开开心心回去啦!”

习音音:“不,并不开心。”

原创文章,作者:月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