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笛周自悉全文在线阅读

第6章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第二天一早,路笛就后悔了昨晚的决定。

手机的消息提示突然响起。

路笛睡觉很轻,很容易就醒了。

拿起手机一看,才八点多。大好的周末,在起床气中开始了。

是妈妈发来的信息。

妈:我网上订了一箱芒果,今天应该会寄到你学校,记得去拿。

路妈知道路笛平时不爱喝水,也懒得买水果,所以经常在网上买了,填她学校的地址。

一箱芒果……这得多少斤?

路笛:可是很重唉~我会自己买的!

妈:你会自己买?懒得出虫了,怎么可能。反正已经快寄到了,去拿。

路笛:哦……

学校的快递点离她住的宿舍区有点远,设在靠近校门口的步行街,捧着这一大箱水果回来,肯定累个半死。

回完消息,路笛已经没了睡意。

轻轻拉开床帘,发现馨月已经不在寝室了,估计是去图书馆了。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漫无目的地刷手机。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她反倒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

以前高中的时候,虽然每天都被逼着学习,感觉很痛苦,但至少是有目标的,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学。

上了大学以后,的确有很多可供自己支配的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可是有什么目标,要完成什么计划,都得自己去打算。

反而一下子迷茫了起来。

路笛慢慢悠悠的下了床,挑一挑中午吃什么外卖,听一听歌。

浑浑噩噩地到了中午,馨月突然回来了。

她急急忙忙地把大书包往桌子上一放,就开始捣鼓自己地衣柜。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之前不是说一整天都要待在图书馆吗?”

路笛一边吃着饭,一边问。

馨月不停地把一件件衣服翻出来,却怎么都不满意。

“我换个衣服。”她迅速地回答了一句,又开始喃喃自语,“……上次买的那件呢……”

好不容易找到了满意的衣服,馨月赶紧换上,又拿了几本书就又要出去了。

“唉!你包不拿了啊?”

路笛伸头往门口看去。

“哇~你是突然转了什么性?要去选美吗?”

只见馨月穿上了一条黄色碎花裙,这裙子她买了之后觉得太淑女,就没在外面穿过,今天竟然换上了。

馨月有点不好意思地将碎发别到耳后。

“哎呀,书包太重了,我先走了啊!”

没等路笛追问下去,她就一溜烟儿跑了。

“奇奇怪怪的……”

路妈的估计果然没错,下午的时候,快递信息就发到路笛的手机上了。

“唉,等傍晚太阳下山再出去拿吧……”

黄昏时分的步行街,原本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但现在是暑假,好多学生都回家了,看起来冷清不少。

到了快递站,路笛按照手机里写明地货架找了半天,也没找着那一箱芒果。

快递站里没安空调,待了半个小时,额头上就滚下了大颗的汗珠。

路笛有些不耐烦地跑去找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跑过来找了一通,也没找到。

在密闭闷热的环境下,路笛的心情也愈发烦躁。

无意间往旁边扫了一眼,才发现自己的快递被放到了隔壁的货架底下。

工作人员说,可能是货物上架的时候放错了,也可能是别人在找快递的时候移过去了。

这也没什么好追究的,反正最后找到了就行。

路笛热得不想再多待一分钟,捧着那一大箱芒果就出了快递站。

“我的……唉……”

出了门低头一看,才发现箱子在地上沾了灰,她又把箱子抱在胸前,这会儿衣服上都是脏的了。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她无暇理会身上的灰尘,只想快点回到寝室。

往上抱了抱箱子,路笛继续往前走。

夏日的晚风本是很舒服的,但对此时此刻的路笛来说,未免有些多余了。

风从背后吹来,额间的碎发也顺着飘到了面前,挡在眼镜上。

双手抱着箱子的路笛没有多余的手去整理,只能不停用嘴往上吹气。

正当她吹拂发丝的时候,视野中出现了一抹淡黄色的身影。

穿着黄色碎花裙的馨月正站在校门口,正在和一个男人说话,二人聊得很高兴的样子。

而那个谈笑风生的男人,她也认识。

街道旁的路灯突然亮起,将他们笼罩在暖黄的灯光里。

二人似乎被吓了一跳,同步抬头望去,笑了起来。

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宿舍,路笛放下那一箱芒果,双臂脱了力般下垂。

周自悉怎么会和馨月在一起?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

路笛突然想起昨晚他发过来的消息。

“你们学校大门是不是有门禁的?外人不能随便进吧?“

好像说得通了……

回想起刚才的场景,当时她只想快点逃离那个地方。

在他们面前,抱着一箱水果、头发凌乱的她未免太狼狈了些。

她不想让他们看见自己,不想自己狼狈的样子被看到。

所以她招呼都没打,就冲回了寝室。

看到那一幕,她实在有些震惊。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妈:我这边收到取货信息了,你拿回去了吧?

妈:怕熟得太快,买的都是带点青皮的,可以放两天。

路笛:拿是拿了,不过手也快废了……

路笛:妈,下次别买了,我自己会买的。这一箱搬回来快累死了!

妈:搬这么一箱东西都嫌累,要不说现在的年轻人身体素质不行呢!

看着发来的信息,路笛没话好说了。

又是被妈妈嫌弃的一天……

路笛努力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赶快去冲了个澡。

馨月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一进门就听见一声“阿嚏”。

路笛用毛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啃着芒果。

“笛笛你感冒了啊?”

馨月抬头一看,空调开了23度。

“你冷怎么还把空调开这么低啊?”说着过去把温度调高了。

路笛吸了吸鼻子,有些没精神地说:“平时不都这么开吗……”

馨月发现她状态不对。

“中午回来的时候不还好好的,怎么半天时间你就感冒了?”

“……洗澡的时候没热水,将就着洗了一下。后来才知道学校热水器坏了,在抢修……”

路笛叹了口气,今天好像格外倒霉的样子。

“啊?那现在没有热水了,我怎么洗澡啊……”

馨月一边嘟囔着,一边过去放了放水。

“唉,来热水了!”

呵,果然倒霉的只是自己。

想起今天看的事,路笛忍不住开口。

“你……中午干嘛突然换衣服出去啊,是……约了人吗?”

馨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个……其实我最近认识了一个人……哎呀,等到时候再跟你详细说吧!现在……现在不好说……”

看馨月的样子,路笛大约懂了。

现在……是在暧昧吧?

“笛笛,笛笛?你想什么呢,怎么突然愣住了?”馨月见她出神的样子,有些担心,“你不会是发烧了吧?”

路笛连忙摇摇头,“我没事,没那么容易发烧……我妈寄了一箱芒果,今天从快递站搬回来,有点累。你要吃自己拿啊,我想先上床去了。”

“寄了一箱芒果啊,你妈可真好!”

听着馨月的洗漱声,路笛躺在床上。

其实自己可以直接问馨月,她认识的那个人是不是叫周自悉。

但是骨子里的怯懦仍在,路笛不会是那个捅破窗户纸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甪单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58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