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太子:开局被我爹七擒七纵)文攸宁吃饭是件大事_文攸宁吃饭是件大事整本免费阅读

第五章 睡觉

小男孩看到正在吃饭的文攸宁,像只耗子般钻进来,对着文攸宁狠狠一脚踹去:“让你欺负明月姐姐!”

做完坏事,小男孩又迅速逃走,躲在奶奶身后。

小孩子力道不大,加上文攸宁常年来的打熬体魄,这一脚算是不痛不痒。

只是文攸宁稍稍有些恼怒,他初来乍到的,也没惹到这小屁孩啊?

文攸宁望去,那小孩半个身子藏在三奶奶后面,只露出脑袋恶狠狠盯着他。

顺带着,连三奶奶也是一脸不善的表情,她对着赵明月大声说道:“明月啊,自古这终身大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娘亲走的早,现在家里又不剩什么人,好歹三奶奶算你半个长辈,婚嫁大事,有三奶奶帮你把关,莫要被那黑心汉子蒙骗了!”

“若是怕被人欺侮,只要三奶奶还活着,我看谁敢!”

文攸宁苦笑,原来是怕赵明月家里没人被自己欺负,撑场子来了。

估计之前那小孩踢自己一脚也是这个原因…

赵明月也听明白了三奶奶的意思,她摇摇头道:“三奶奶,冯公子没有欺负我,他帮了我好多呢!”

三奶奶恨铁不成钢道:“既然如此,我之前问他是不是你夫君他为何摇头?又问是否对你有意又是连连否认?这般男子老身见得多了,用些蝇头小利谋得女子欢心,骗了身子不说,还要将女子家中钱财卷走…”

“明月啊,你听三奶奶说,你家中没有长辈,又无甚亲戚兄弟,就怕这坏小子是来吃绝户的!”

赵明月苦笑,眼下她自己连同宅子都卖被问攸宁卖下,问攸宁又有什么可图的?

赵明月之前摆摊的地方离这里很远,街坊邻居不常去那边,他们只知道赵明月这些日子很苦,却不知道已经苦到要卖身了。

如果让这些相熟邻里知道赵明月连身子都卖出去了,她也没脸面再见人了。

赵明月好说歹说才将愤愤不平的三奶奶送走,离别前,那小男孩示威般喊道:“赵姐姐!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和小武说,小武帮你打他!”

重新回到餐桌上,赵明月先向文攸宁道歉:“真是对不住公子,小武年纪还小,不懂事,公子莫要和他计较。”

文攸宁摆摆手,那小孩子以为他是坏人,帮赵明月出头而已,况且小孩子细胳膊细腿的,踹的又不疼。

赵明月将三奶奶送的粮食先放到一旁,慢慢说道:“父亲去世后,家中不剩什么钱财,米缸也很快见底了,多亏了三奶奶这些邻里的接济,明月才能勉强过日子。”

文攸宁笑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没有你之前对他们的好心帮助,哪来如今的点滴回报?”

赵明月点点头:“公子说的有道理。”

至于张三那样的白眼狼,终究是少数。

吃完饭后,已然入夜。

文攸宁绕着院子消食,赵明月坐在明月下看着文攸宁绕圈,不知想些什么。

晚风的凉意丝丝缕缕巧入人心,夜空的星河点点滴滴让人神往。

月下漫步的俊朗少年和抱膝沉思的娇羞少女。

“公子,该休息了…”赵明月轻咬下唇,双颊爬满了晚霞一般的红晕。

“嗯,好的。”文攸宁停下脚步,径直向赵明月走去。

赵明月心中小鹿四处乱窜,再想到白日里那些人说的污言秽语,那头小鹿差点就一头撞死在胸腔上了。

果然,到了她跟前,文攸宁就停下了脚步,原本抱膝而坐的赵明月将头深深的埋进了膝盖中,掩住了她满脸的绯红。

果然…

突然,文攸宁伸手指向某处开口道:“那我以后就睡那边了,你也早点歇息。”

“啊?”

赵明月茫然抬头,有点不知所措,脸上的红晕还未褪下…

“不是要?是我想多了?”

然后,赵明月就看见文攸宁径直走向那处偏房,将门关上了。

“原来,是我错怪冯公子了…”

想起之前自己心中的龌龊画面,赵明月简直都要羞死了!

“赵明月啊赵明月,冯公子是何等心胸坦荡之人,不仅救了你的命,还未曾想要过报酬,你啊你,竟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赵明月满脸羞愧缓缓起身,对着文攸宁休息的房间施了个万福,默念道:“明月能遇公子,真是幸事,愿公子时时日日月月年年安康无忧。”

做完这些,赵明月捂着脸跑回了自己的闺房。

……

文攸宁选的屋子不大,但赵明月一直都有在勤加打扫,不说纤尘不染,也算是干净整洁。

唯一不足的就是,屋子里的东西太少了,除了一张床,就没其他的家具了。

文攸宁从地面上的些许痕迹推断出,这里原先应该是摆放着很多东西的,不过应该都被赵明月的父亲卖去换成赌资了吧!

可想而知,赵明月之前的生活有多优渥,而如今,只剩下她一个弱女子孤零零的承受着这一切。

也不知赵明月那小小的身躯里藏了多少的委屈和不甘,而她从未在文攸宁的面前抱怨过。

“这是个好女孩。”文攸宁心中默默的想:“不管怎样,还是要帮一帮她的。”

“不过,”随即文攸宁又苦笑道:“说不定我自己都要自身难保了。”

太子叛逃,这是大罪,当然不是诛九族的那种…

好一点就是关押,圈禁,差一点就是杀头了。

不过文攸宁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留在宫中装疯卖傻,稍微露出破绽也是个死字,何不逃出来,谋一番生机?

作为穿越人士,文攸宁有信心在这个世界凭借自己的知识和能力走上脱贫致富的道路。

“话说,也不知道我的通缉令传到哪里了…”文攸宁自嘲的笑了笑:“管他呢,能过一天是一天吧!”

说完,文攸宁从袖中取出一块巴掌大的金色印玺和一块白玉牌子,用一条黑色带子系着。

大余礼法,太子掌东宫金玺,配白玉而玄组绶。

没想到文攸宁逃出皇宫前还把这玩意给带出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吃饭是件大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5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