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撩火:病娇顾爷偏执成瘾》小说章节目录虞思思,虞思思猛然全文免费试读

刚开始大家都还很拘谨,在酒杯里倒满了一杯度数很低的酒,让虞思思一口气喝下去。

虞思思也不惧,直接豪爽的一饮而尽。

只是,一连好几轮下来,虞思思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运气是不是都可以去非洲做酋长了。

除了乔若瀚为虞思思挡了几杯,她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

直到虞思思又不幸的输了一局,她急忙摆手:“不行了,我真的喝不了了!”

“那就现在走出包厢亲吻你看到的第一个异性!”

乔若珊也喝得醉醺醺的口无遮拦的说着,还不忘给她加油打气。

“姐,这个大冒险不太好吧?”乔若瀚听到这话眸光有些阴沉。

“嘿呀,这算什么呀!我又不是输不起!”

虞思思倒是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挣脱开乔若瀚扯住她衣摆的手,大大咧咧的走出了包厢。

“第一个异性……”虞思思醉意朦胧的喃喃。

眼前确实走过来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模模糊糊的轮廓像是重了影。

“亲吻……”

虞思思晃晃悠悠的向着他走了过去,蛮横的拦住了男人的去路。

紧接着虞思思又是伸手拽住了他名贵的领带,用力一扯便把男人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顾司寒本是路过,今晚在红舞鞋酒吧的包厢里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商谈,结果猝不及防的被一个小丫头拦住了去路。

他的眼眸中倏然闪过一丝厉狠,还没等他厉言呵斥,那个小丫头居然就踮起脚尖,对着他狠狠地亲吻了上去。

小丫头似乎是不会亲吻,红润的唇瓣生涩的小心翼翼的覆在他的上面,一阵酒气从唇齿间扑鼻而来。

看来还是个喝醉了的酒鬼。

少女的身上有着淡淡的香草味,不是浓郁而艳俗的香水,更像是甜甜的糖果,仔细看她的眉眼间又未施粉黛,像是娃娃一样卷翘的睫毛微微发颤。

即使如此,顾司寒也对这种他看来投怀送抱的女人极其厌恶。

正当顾司寒思索是要把她大卸八块还是直接扔去喂鲨鱼时,少女突然像是完成了任务似的,猛推了他一把,连连向后撤退,一转身便闪进了包厢。

“402包厢?”

顾司寒注视着少女躲进去的包厢,轻挑眉毛,想引起他注意的女人多了去了,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黄毛丫头上心,更何况他还是个“有妇之夫”。

回到包厢后的虞思思酒醒了一大半,当她的唇印在了男人的薄唇上时,她才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些什么。

丢脸死了!

但愿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他!

虞思思低头捂着脸,因羞愧而晕染的红晕渐渐地蔓延到了耳根。

“思思!”乔若珊凑了过来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心,“怎么样,帅吗?”

“呃……”

虞思思倒是没有注意到男人的长相,愣了愣神仔细地回忆着。

那个男人的俊脸在记忆里蒙上了一层白雾,当虞思思费力的想要看清楚男人的面孔时,一时间居然和噩梦里的男人重叠上了。

虞思思吓得猛然一哆嗦,那彻骨的寒意再一次的涌了上来。

“思思姐姐,你没事吧?”乔若瀚注视着她愈发惨白的脸忍不住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我没事。”虞思思被他唤回神,连连的摆手,“可能挺帅的吧,我也没看清。”

乔若瀚看着虞思思勉强的笑容,垂在身旁的手渐渐地攥了起来。

……

虞思思刚洗过澡,浑身暖融融的,湿漉漉的长发卷在了发巾里,随意的裹了一件浴巾就惬意的趴在了床上。

或许是刚刚洗过澡,虞思思的眸子里沁着一层水雾,看起来格外引人怜爱。

这是王管家给她安排的房间。

明明是第一次步入这个房间,却总让虞思思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大概是错觉吧。

虞思思百无聊赖的把玩着垂在自己耳畔的几缕发丝。

顾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得知,这对结婚已经两年了的小夫妻居然一直在分居,一声令下,明年一定要让他抱上孙子。

以上都是王管家哀求虞思思搬回别墅时复述的。

当然,虞思思还从他那里得知,顾司寒当时低着头挨着顾爷爷的训斥,一向傲气凌人的顾少却低眉顺眼的跟个孙子一样。

好吧,他本来就是个孙子。

还不知道顾司寒是怎么处理的那份离婚协议书。

晚上的有些浓烈的酒精麻痹了虞思思的神经,以及热水澡沁人心脾的解乏,让她没来由的涌上了一阵困意。

虞思思渐渐的感觉眼皮在打架,终于撑不住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梦中似乎有一抹湿润附在她的脖颈上,再是一番轻咬,虞思思的鼻间充盈着陌生男人的气息,痒痒的,脖颈上他停留过的位置立刻染上了一抹泛红。

不对!

理智战胜了如同沼泽一般的困倦,虞思思猛然瞪大了双眸,晶亮的眸子里赫然映出了一个男人的清冷的面孔。

他的衣襟大开露出了大片的胸膛,混血儿似的眸子里像是蒙着一层薄纱,揣摩不透丝毫情绪。

只是男人的那番妖孽的美却与虞思思梦里的男人完全重合。

虞思思慌乱的捂着自己的脖颈,惊恐的向后挪着身子,试图和男人拉开距离。

谁知那男人却一把钳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捏住了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自己:“你在躲什么?”

虞思思咬着下唇不言,男人虽然面无表情却让人心底蹿升了一阵寒意。

“穿成这样是在等待我的采撷吗?”

顾司寒轻笑,清冷的眸光从她姣好的小脸向下掠过,顺着点上红印的脖颈,停留在了浴巾边缘的若隐若现。

顾司寒自然是记得这个姑娘,晚上在酒吧里就很是奔放,只是没有料想到,居然在入寝前也能看到她。

“你是怎么进来的?”顾司寒挑眉。

还能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

虞思思的内心强烈的腹诽,可却不敢说出口。

男人注视她的眼神过于危险,被他擒住的手腕似乎在下一秒就会被捏碎。

“你是谁?”虞思思稳了稳心神,终于开口问道。

顾司寒盯着她故作镇定的小脸许久,最后忍不住冷笑:“你不知道我是谁,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投怀送抱?”

“我没……”

“还是说,你对谁都这样?”

原创文章,作者:要不要喝奶茶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