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能力很夸张》小说章节目录江夜,江夜刚全文免费试读

华灯井市,人流如织。

各式各样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卖糖人喽,卖糖人喽!用脚捏的糖人,香甜可口!不甜不要钱!”

“卖书,卖书!九十高龄的老秀才精细绘制,颜色非常不正经!

只要三十个铜板,就能轻松带回家!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三十个铜板,你去不了京都,吃不了鲍鱼,不用回家开个家族会议!错过这次机会,就要再等下一年!”

“大爷上来玩啊,勾栏听曲,琵琶吹箫,样样都有!哎,别走啊大爷,给你打折吹一半!”

“烤蟑螂,烤屎壳郎!五文一串喽,挥泪大甩卖,吃到就是赚到!”

“十代单传硬气功!胸口碎大石!”

……

人群之中。

一个短褂布衫的年轻人好奇的伸长了脖子,左看看右看看,走马观花式的欣赏着丰富多彩的夜市文化,不时从口中发出几句赞叹。

“这异世界居然不宵禁,可以,我喜欢。”

“小吃食也是真多,真新奇,看起来就很诱人,可惜我没钱。”

“嘶,真白!真晃眼!”

此人便是刚逃出顾府的江夜。

他已经将车头灯关掉了,不然走在大街上太招摇了。

他可不想被当做妖怪抓起来。

至于他最后是如何安全无恙落地的,详情请参考《关于如何用脸皮迫降的二三常识》,在此就不再作过多阐释。

脸皮厚的人,运气都不会太差。

“真羡慕青楼的女孩们,每天晚上都能日入百万。”江夜揉搓着脸庞,从一片“大爷别走啊”的请求声中面无表情地穿过。

“我可是个清纯的男孩子。”

说着,江夜被胸口碎大石的叫卖声吸引了脚步,不由自主的凑了上去。

女人哪有猛男碎石好看!

与他有相同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围观表演的民众人头攒动,只想感慨一句吾辈不孤。

骑马多累啊,还是看卖艺安逸。

圈子中间的空地上,一个浓眉大汉抱拳吼道:“来来来,各位看官,过来看一看!”

“十代单传的硬气功啊,胸口碎大石!我们家第一次在建安城表演,初来乍到。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心意到了,我们就满足了!”

“表演马上开始,马上开始!”

叫好声响起来,氛围火热。

“好!”

大部分都是捧人场的。

这世界虽然武道昌盛,但武者要么身处高高在上的宗门,要么居于一方势力之中。傲世轻物,哪会自降身份的在大街上给平民百姓表演武力。

对于难得一见的杂技表演,大家都很热情很激动。

江夜费了老大劲,才艰难的挤到了最前面,也就是俗称的贵宾位置。

“这可是我蒋家祖传的招牌硬气功,开碑裂石不在话下。

硬气功只传男不传女,我爷爷还没出生就死了,幸亏我父亲天赋异禀,才让这门经天纬地的功法不至于失传!

蒋家牌硬气功,一百年专注碎石!

现在,就让我的父亲来为大家表演一下胸口碎大石!

大家掌声在哪里!”

浓眉大汉狂吼着,瞬间点燃了群众的热情,捧场的叫声都快掀翻了这片天空。

“好!好!”

“太厉害了!”

“别磨蹭,赶紧碎!碎完小爷给你打赏!”

江夜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爷爷出生未捷身先死,那他爹怎么来的?

来不及细细琢磨,表演已经在万众瞩目中开始了。

只见后方,一直在闭目歇息的长须男人,徐徐直起身。啪的一声脱掉上身衣服,露出强健的肌肉迈步上前。

两个小孩在地面铺开一张黑布。

长须男人在上面径直躺下,然后就见两个壮汉抬着块石板走了上来。

浓眉大汉拿出一柄巨大的铁锤,朗声问道:“这石板真材实料,没有半点欺骗,如有不信的可上来检查检查!”

几个看热闹的人登时凑上去对着石板敲敲打打,点头道:“是真的石头,硬的很,比我家蹲坑的那块石板还要硬!”

壮汉将石板放置到长须男人身上。

“老爹,准备好没有。”浓眉大汉举着铁锤问道。

“来!”长须男人身形一震,从江夜蹲着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长须男人的肌肉瞬间鼓起,仿佛在瞬间变得坚硬不可摧。

浓眉大汉再次叫卖了几句后,不再啰嗦,高高举起铁锤砸下。

场面此时很寂静,妇人不禁提起了心,男人则是纷纷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精彩画面。

“哈!”

石板应声而裂,长须男人移开石块站了起来,转着展示了几圈他并没有受伤。

“好!”

“嗷呜!”

“太精彩了,好活当赏!”

人群爆发出强烈的喝彩声,纷纷掏出铜板掷出,满地都是铜板。

方才的那两个孩童拿着大碗,不一会就装得满满当当的。

江夜看着这场面,突然眼红了。

……

浓眉大汉表面装作风云不惊,内心却乐开了花。

虽然都是面额不大的铜板,但耐不住积少成多啊。光这一场表演,已经够他们这群人多日的开销了。

这时,却有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

“老板,我也能胸口碎大石,能包吃包住吗?”

顺着看过去,只见一个神色略有些颓废的年轻人直起身来。虚弱乏力,像是在后方青楼包了三四天夜。

这是……砸场子的?

不怪浓眉大汉多想,他们行走多地表演,碰见过很多次砸场子。

基本上皆是抢了当地卖艺人的风头和生意,引人嫉妒。

长须男人轻吐一口浊气,皱起眉头道:“这位看官,这碎大石可不是儿戏。没有硬气功护体,说不定石头没裂你的骨头就先断了!”

人群中传出哄笑声。

“小子,我看你也不是武者,就你那小身板还胸口碎大石,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腰?”说话的是个富家公子,折扇咔的一声打开,扇尾有晶莹剔透的玉坠垂下。

“要是我能做到呢?”江夜不气反问道。

长须男人劝慰道:“看官还是放弃这不切实际的想法吧,你别看我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但我是经过数十年苦修,才能有如此功力。”

江夜信誓旦旦的模样,倒是有点让富家公子迟疑了。

富家公子自认有点眼力,家里也有不少武者。但江夜身上毫无武者的特征,根本不是武者在扮猪吃虎。

思虑一番后,还是认为江夜不可能办到。

“你要是也能做到,我赏你一百两!就当请大家看个热闹。”

“当家的,我花钱买一块石板,让这位大言不惭的小兄弟上去试试。死伤不论,在场的都做个人证。”

富家公子来了兴趣,从腰间摘下钱袋高呼道。

“那是自然,生死都由我负责,我可没想那么早死!”江夜走出人群笑道。

长须男人见状,也不好多说。

他已经劝过,尽了心意。

经常会有人见卖艺这行当赚钱而格外眼馋,但事实哪能如此容易,每一行吃饭的本领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就拿他的硬气功来说,也是有缺陷的。

每天只能硬一小会,硬多了就会伤身。

短硬不持久。

今晚叫他再碎一块石板,他也是无法办到了。

“来,快上我!”

江夜躺在地板上,迫不及待的让人把石板压在身上。

还别说,是挺重的,压得有些喘气困难。

见江夜还没开始砸,就被石板压得脸色涨红,富家公子哈哈笑了起来,“还没开始砸你就受不住了,看来这场局是我赢了!”

“就这,我身板比我脸皮还厚,砸十块我都不带哭的。”江夜不以为然道。

“小子嘴还挺硬,说得好像你脸皮比城墙厚似的。”

“来,给我砸!”

浓眉大汉推脱不想动手,富家公子一气之下撸撸袖子自己上。

“小子,看锤!”富家公子铆足了劲砸下,石板轰然碎裂。

“哎呀,要见血了,不敢看了。”

“啧啧啧,这小子肋骨都怕碎裂了吧。”

人群议论纷纷。

这时,浓眉大汉上来查看,移开碎石。

看清状况时,他瞳孔一缩,不禁发出惊呼。

“怎么可能,这么夸张的?!”

原创文章,作者:赵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6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